正文 第36章 同歸于盡

    在一個奇怪的空間里,有兩個“人類”在不停的戰斗,不過他們的戰斗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的戰斗了。

    “怎么那……就只是這樣了嗎?我說過的,在你沒有拋棄那些無聊的感情之前你是打不贏我的,不……應該是在你拋棄那些無聊的感情后,大概可以和我打一個平手吧,不過不管怎樣,你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一個容貌俊美表情冷酷的青年用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

    “死……真的是那樣的話,或許也不錯,但是讓我拋棄我的感情,我的答案只有‘拒絕’兩個字。”說話的是一個和剛才說話青年擁有同樣相貌的“人”,不過的表情不是冷酷而是焦急的。

    “哦……你不怕死,那你為什么不乖乖的讓我殺了你呢?為什么你要逃跑呢?你不覺得很無聊嗎?”

    “無聊,我不覺得,我只是想找到殺了你的辦法而已。”

    “哦……真的嗎?我的到是要很期待啊,擁有和我同等力量卻沒有辦法用來戰斗的你和完全掌握戰斗方法的我到底誰是贏家。”

    “哼,這要試過才知道。”說完立刻沖了過去,一瞬間就出現在冷酷青年的身后,抬起手中的拳頭狠狠的擊往冷酷青年的身上。

    只見冷酷青年一邊躲過攻擊一邊開口說道:“不用在拖延時間了,你的戰斗方式我全都知道,而我知道的你全都不知道,這是我們之間的差距也是實力的差距。”剛說完,就已經重重擊打在了表情焦急的青年身上。(從現在起,表情冷酷的青年叫青年‘甲’,焦急的叫青年‘乙’。)

    青年乙立刻如流星一般飛了出去,可是在飛了一段距離后,就已經穩住身形再度沖了上來,可是引著他的只有青年甲的攻擊,如同‘龍珠’里的沖擊波一樣的攻擊。在再度被擊退后,青年乙立刻召喚出一把戰刀,大喊一聲“六道輪回”,只見青年周圍的刀光幻化出層層幻影再化作一道五彩斑斕的刀光攻向青年甲。

    青年甲在看到他的攻擊后笑了一下,然后召出戰刀看似隨意的劈出一刀。可是在刀光相遇時,并沒有想象中的沖撞聲,而是相互抵消掉了。

    青年甲的是聲音再度傳來道:“我說過的,你的招式我全都了如指掌,所以破解方法我當然也知道,那么你也接我一刀吧。”說完青年甲瞬間劈出三刀。雖說只是三刀,可是它卻封住了青年乙周圍所有的空間。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青年乙只有硬接著一招。

    “砰……”

    劇烈的碰撞聲,再看青年乙時,他已經渾身是傷。可是青年乙身上的傷卻已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恢復如初,這一切都說明他們不是人類。

    戰斗一直進行著,可是青年乙沒有任何優勢,他總是受傷,雖然他可以很快的恢復,但是他幾乎沒有好的時候,只要他一恢復就會立刻被打傷。

    這時他們持刀對立,青年甲突然冷笑著用他那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一直玩這個游戲,我已經厭倦了,那么我現在宣布游戲……結束。”

    他的手已經穿透青年乙的身體,不過以青年乙恐怖的恢復力,這些應該不算什么。奇怪的是當青年甲把他手收回之后,青年乙的傷勢沒有任何恢復的情況,而是像普通人類一樣。

    血不停的往下流,青年甲則笑著說道:“當我們彼此用**攻擊時,傷勢則不會像我們用兵器時那樣可以恢復。所以你……死吧!”

    現在青年甲的手正穿透青年乙的是身體,不過他的雙手也被青年乙給緊緊抓住。只聽見青年乙緩緩的開口說道:“不好意思,我答應過她,不管我在什么地方都不會忘記她,雖然我對她的諾言有很多沒有實現,但是這個諾言我一定要實現,那怕是死,我也不可以忘記她,所以……結束了。”

    “什么……?難道你要……啊”

    在青年甲的叫聲中,他們一起消失在這個空間,因為青年乙在最后和青年甲同歸于盡了。

    在一個奇怪的空間里,有兩個“人類”在不停的戰斗,不過他們的戰斗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的戰斗了。

    “怎么那……就只是這樣了嗎?我說過的,在你沒有拋棄那些無聊的感情之前你是打不贏我的,不……應該是在你拋棄那些無聊的感情后,大概可以和我打一個平手吧,不過不管怎樣,你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一個容貌俊美表情冷酷的青年用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

    “死……真的是那樣的話,或許也不錯,但是讓我拋棄我的感情,我的答案只有‘拒絕’兩個字。”說話的是一個和剛才說話青年擁有同樣相貌的“人”,不過的表情不是冷酷而是焦急的。

    “哦……你不怕死,那你為什么不乖乖的讓我殺了你呢?為什么你要逃跑呢?你不覺得很無聊嗎?”

    “無聊,我不覺得,我只是想找到殺了你的辦法而已。”

    “哦……真的嗎?我的到是要很期待啊,擁有和我同等力量卻沒有辦法用來戰斗的你和完全掌握戰斗方法的我到底誰是贏家。”

    “哼,這要試過才知道。”說完立刻沖了過去,一瞬間就出現在冷酷青年的身后,抬起手中的拳頭狠狠的擊往冷酷青年的身上。

    只見冷酷青年一邊躲過攻擊一邊開口說道:“不用在拖延時間了,你的戰斗方式我全都知道,而我知道的你全都不知道,這是我們之間的差距也是實力的差距。”剛說完,就已經重重擊打在了表情焦急的青年身上。(從現在起,表情冷酷的青年叫青年‘甲’,焦急的叫青年‘乙’。)

    青年乙立刻如流星一般飛了出去,可是在飛了一段距離后,就已經穩住身形再度沖了上來,可是引著他的只有青年甲的攻擊,如同‘龍珠’里的沖擊波一樣的攻擊。在再度被擊退后,青年乙立刻召喚出一把戰刀,大喊一聲“六道輪回”,只見青年周圍的刀光幻化出層層幻影再化作一道五彩斑斕的刀光攻向青年甲。

    青年甲在看到他的攻擊后笑了一下,然后召出戰刀看似隨意的劈出一刀。可是在刀光相遇時,并沒有想象中的沖撞聲,而是相互抵消掉了。

    青年甲的是聲音再度傳來道:“我說過的,你的招式我全都了如指掌,所以破解方法我當然也知道,那么你也接我一刀吧。”說完青年甲瞬間劈出三刀。雖說只是三刀,可是它卻封住了青年乙周圍所有的空間。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青年乙只有硬接著一招。

    “砰……”

    劇烈的碰撞聲,再看青年乙時,他已經渾身是傷。可是青年乙身上的傷卻已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恢復如初,這一切都說明他們不是人類。

    戰斗一直進行著,可是青年乙沒有任何優勢,他總是受傷,雖然他可以很快的恢復,但是他幾乎沒有好的時候,只要他一恢復就會立刻被打傷。

    這時他們持刀對立,青年甲突然冷笑著用他那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一直玩這個游戲,我已經厭倦了,那么我現在宣布游戲……結束。”

    他的手已經穿透青年乙的身體,不過以青年乙恐怖的恢復力,這些應該不算什么。奇怪的是當青年甲把他手收回之后,青年乙的傷勢沒有任何恢復的情況,而是像普通人類一樣。

    血不停的往下流,青年甲則笑著說道:“當我們彼此用**攻擊時,傷勢則不會像我們用兵器時那樣可以恢復。所以你……死吧!”

    現在青年甲的手正穿透青年乙的是身體,不過他的雙手也被青年乙給緊緊抓住。只聽見青年乙緩緩的開口說道:“不好意思,我答應過她,不管我在什么地方都不會忘記她,雖然我對她的諾言有很多沒有實現,但是這個諾言我一定要實現,那怕是死,我也不可以忘記她,所以……結束了。”

    “什么……?難道你要……啊”

    在青年甲的叫聲中,他們一起消失在這個空間,因為青年乙在最后和青年甲同歸于盡了。

    我看著眼前的的一切,我不自覺的想道:“我怎么還活著,我不是和另一個我同歸于盡了嗎?”

    “死,你怎么可能會死,我不是說過嘛,除非我先死,不然你就不要考慮。”帶我回來的“神”開口說道。(神:喂,仙人怎么我還沒有名字……。仙人:十分抱歉,我好像忘了。神:你說你想怎么死……?仙人:嗚……對不起,虛空大人。虛空:“早說不就行了嗎!”松開滿身是傷的仙人笑著說道。)

    “那為什么……?”

    “沒什么為什么,你通過考驗了,完成你的心之考驗。”虛空笑著說道。

    我楞了一下道:“心之考驗嗎?”

    虛空笑著說道:“恩,在漫長的修煉過程中,你必須要守護好自己的心,一個敢于面對任何事的心,這樣你就不會覺得孤獨了。”

    我楞了一下喃喃說道:“敢于面對一切的心嗎?”

    “好了不說了,現在你將進入第二個世界,好好活著吧。“說完他完全不里我的反應就一腳把我揣飛。

    我在完全昏頭的情況下,來到我穿越的第二個空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