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咒怨結束

    在我用法術治療好楚軒的傷勢之后,我把‘血薔薇之槍’塞入他的手中說道:“這把槍可是比你手中的兵器要強百倍的哦,你可要抓緊丟了的話,可是很難在獲得一把的哦!”

    楚軒睜開他閉上的雙眼,他看著我驚訝的說道:“董天是你,你為什么……”

    我接口說道:“這些問題還是留著以后問吧,現在我們先解決眼前的事吧。”說完我聚集出靈子弓。

    楚軒似乎可以看見我手中的弓箭,他楞了一下,然后抬手推了一下眼睛說道:“真不明白你是什么樣的一個人,從我們見面開始,你似乎就對我很了解……”在說話的同時他也抬起手中的槍。

    “砰……”

    聽著耳邊的提示,“殺死咒怨主體枷椰子一次,獎勵1500點,C級支線劇情一支!”我微笑著說道:“獎勵1500點,C級支線劇情一支嗎!看來主神還滿公平的嗎!”

    楚軒推了一下眼睛說道:“恩,可以這么說吧,我獲得了4000的獎勵點和一個B級支線,比手表上提示的少了1000點,因為后來你加入戰斗的緣故吧。”

    我笑著說道:“怎么樣啊,楚軒大校,活下來的感覺如何啊?”

    “恩,馬馬虎虎吧。”

    我在救過楚軒后,沒有多久就回到了鄭吒等人的所在地。在我剛出現在鄭吒的眼前時,他立刻跑來問我楚軒怎么樣了,我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搖了一下頭,然后他沉默的片刻,說出回酒店的決定。

    在我們回到酒店之后,身心疲憊的鄭吒回到屬于自己的房間里休息去了,而櫻空MM和詹嵐、銘MM三個女生則把我拉進她們的房間里問我這兩天到那里去了。

    我只好對她們說道:“我昨天去了東京……”

    在我把我著兩天所有的事和她們說了一遍之后,已經是凌晨兩點左右了,也就是說這是第四天了。三個MM在聽完我敘述之后,一個個升了一個懶腰之后都到另一個房間去睡覺去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房間里,我看了一下窗戶外的景色,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我突然感覺到害怕,不知為什么,當我用佛力把哪個冤魂的結合體的分身給超度了之后,我的修為瞬間提升到地級的中期(度劫中期的程度),本來這是一個值得慶祝的事,可是我的心中對此確感到這是一個不詳的預感。

    太陽慢慢的從天際升起,黑夜退去,鄭吒等人相繼起床后,大家在一起吃了一頓早餐。這時鄭吒突然對詹嵐說道:“詹嵐,你是除了楚軒以外思維推理能力最強的人,我想問你一下,你覺得‘主神’將我們扔入各種恐怖片里,究竟是為了干什么?”

    詹嵐想了一下道:“應該是為了讓我們體驗恐怖?或者是想讓我們面臨死亡?不……如果加上楚軒以前的推理,我想‘主神’是為了讓我們進化吧,在生和死的邊緣上突破自身極限,進化并且解開基因鎖,如果楚軒的推論沒錯的話,我只能想到這一個答案。”

    鄭吒點點頭道:“沒錯,我也是那么認為的,‘主神’應該不會只是為了讓我們死亡,所以才把我們拋入恐怖片里,每一場恐怖片,其實都有破解的辦法或者需要打敗的敵人,換句話說,‘主神’不可能讓我們陷入絕境。(其實鄭吒到現在也不知道我和三個MM合在一起已經殺了咒怨的主體枷椰子兩次了)”

    一旁的張杰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說,得到佛經就是‘主神’留給我們的線索?可惡啊,那佛經卻已經被那兩個混蛋給……”

    “不,我的意思是說……呃,該怎么形容呢,佛經或許是可以克制咒怨的其中一個辦法,但是我們為什么要如此懼怕咒怨呢?”鄭吒停了一下說道:“先不說咒怨如何恐怖,但現在的我們并不一定會死,所以我們現在我們……”

    鄭吒腰間的聯絡器震動了起來,他連忙將聯絡器開關打開,頓時從里面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是楚軒……鄭吒聽好,這或許是我作后的提示了”

    就讓我證實一下最后的猜想吧……”

    “物理無法傷害到嗎?幻覺?亦或是……阿諾,攻擊吧!”

    “果然……沒有獎勵點數,而且必須是大量靈類子彈累積傷害,這才能消滅一個靈魂體……”

    從聯絡器里傳來了楚軒的聲音,同時還有大量槍彈聲響起,鄭吒連忙將聯絡器放在了眾人面前的茶幾上。

    “阿諾,小心身后,靈魂體很可能會先攻擊傷害到它的人。”

    “……不能觸碰,否則會失去身體控制力嗎?”

    “必須是身體每一部分都要攻擊到……”

    接著又是連串的槍聲響起,同時還傳來了一個物品悶然倒地的聲音。

    “依然沒有獎勵點數,難道七的暗示是指……”

    “每殺掉一波,則下一波的鬼魂變得更強……目前已經殺掉三波,那么這一次代表的是第四波嗎?”

    “第四波!”

    “不!沒有獎勵點數,沒有任何提示,還會繼續……”

    接著聯絡器里沉靜了許久,眾人隱約間似乎還聽到一男一女正在爭執著什么,接著那個女的驚叫起來,再過不多時,只聽到菜刀砍肉的聲響。

    “幻覺?亦或者是……”

    “被攻擊的部位消失后進入我腸子里,怎么做到的?不是物理也不是什么精神攻擊……是無法用科學解釋的鬼怪類攻擊吧。”

    “不可能不存在,換句話說,平常時攻擊無效,只有當你進行攻擊的瞬間才能……”

    “嘔……好漲的感覺,還是喜歡吃顏色好看的食物……”

    “第五波……完結!”

    突然從聯絡器里傳來了咯咯咯咯的聲響,聽起來就像是鬼魂貼在聯絡器上發出的聲音一樣,陰森而恐怖。

    “是隱身的嗎?或者說……是在我體內?”

    “這就是第六波嗎?從體內攻擊內臟……”

    啪啪啪數聲槍響后,聯絡器里傳來了重物摔倒的聲音,隨后就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有的只是嘶嘶嘶的電子信號聲。

    隨后我們利用楚軒的提示作出了作戰計劃,然后我們開始分批守夜的人,張杰和齊騰一一班,詹嵐和櫻空MM一班,鄭吒和零點一班,我和銘MM一班,

    時間飛快,一夜無話,第二日眾人基本上都是一起行動,因為為了不讓鄭吒一伙對我產生懷疑,我只好和他們一起行動咯,白天我們幾乎就是隨便找家飯館吃了些飯菜,又在附近酒店開了間房各人梳洗了一下,接著眾人又回到廣場上繼續孤守,雖然有時我會在幾女的要求下帶她們去逛一會街,但我們是不會走多遠的,而且隨身帶著聯絡器,逛街的時間也不會超過兩小時,晚上來臨時又是分組守衛。

    時間依然飛快……期間我雖然有偷偷的和楚軒聯絡一下,但轉眼已是第七日黃昏,只要再過七八個小時,恐怖片就會結束,鄭吒等人開始高度緊張起來。

    夜晚降臨,咒冤終于來了,雖然期間張杰并沒有對詹嵐等人做手腳,首先詹嵐是道士,所以對精神力控制有一定的免疫力,如果出了意外就有可能暴露自己,櫻空MM他想控制也控制不了,至于銘MM呢,她身邊的可是我誒,所以他沒有上演原著中的那一幕。

    咒怨來臨前,鄭吒被張杰叫醒,因為他們發現我和三個MM都已經失蹤了,唯一留下的只是一把槍(血薔薇之槍)和一個字條,字條上寫著關于這把槍的資料。

    而這時的我們則來到了,咒怨所在的房子里,在我的一聲令下,詹嵐用‘五雷符召喚出天雷劈向了事件發生源頭,之前封印‘枷椰子’的那口井,而銘MM則照我的吩咐用炸彈炸毀那間房子。而我們這樣做的后果,是我們受到一個比原來要強大許多倍的‘枷椰子主體冤魂’的攻擊。但是在我的保護下,三個MM終于把‘她’給解決了,最后我們獲得了豐富的在戰果,詹嵐一共獲得了7000點獎勵和一B一C的支線劇情,銘MM則獲得6000點獎勵一B一D的支線劇情,櫻空MM則獲得4000點獎勵和B級支線一支,因為我主要是保護她們三人,所以我獲得的最少了只有1000點獎勵和D級支線一支。

    隨后主神提示我們‘枷椰子’的攻擊減弱,知道這個結果后,我們都沒有去支援鄭吒,而是和楚軒會合,因為我相信以鄭吒的求生欲望加上我留下的那把‘血薔薇之槍’他們一定不會有事的。

    時間過的很快,在主神的一聲提示下,我們都進入那種半睡半醒狀態中,隨后我們就回到了主神空間的平臺上……。

    PS:不知道有沒人會罵我,不過我想說,我現在才發現寫書很難,就算是同人也不是好寫的.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