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咒怨開始

    又是那種半睡半醒狀態中,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當眾人回過神來時,我們已經站在了一間很普通的房間里,地上鋪著一層榻榻米,房間與房間之間是用紙門隔離,而且看房間的裝飾之類,這里應該是日本風格的民居。

    我看向新人,我數了一下,是十四個新人,也就是說有一個新人被排除了,不知道是誰啊,但千萬不要是我的小櫻空啊,我在心里想道。

    我回頭看一下大家,只見張杰坐在地上喃喃的說道:“咒怨啊,是咒怨啊,而且還是二十人難度的咒怨……我們這下可是……”

    詹嵐正在這個住宅的第二層向外觀望,然后她笑著說道:“看來沒有錯了,這個宅院和咒怨里那處鬼屋完全一模一樣。”說完她轉過頭來對著楚軒說道:“估計你最不擅長這類靈異恐怖片吧?那么這次由我來分析如何?”

    楚軒默默點了點頭。

    此刻已經有新人從地面上爬了起來,詹嵐沒有刻意去注意他們,而是專心給鄭吒幾人說著咒怨的概念。

    “所謂咒怨,就是當一個人滿含怨念而死時,他的怨念變成了一種詛咒,這種詛咒一般都會保留在這個人生前所居住的環境里,一旦有人進入到他生前的環境中,這個人就會被詛咒所殺死,而在這部恐怖片里……詛咒所在地就是這套宅院!”

    說道這里她看了我一下,繼續說道:“在咒怨這部恐怖片里,只要有人被詛咒纏上了,那么這個人就將必死無疑,或許是幾天后,或許是幾個星期后,總之,這個人將會隨時被鬼魂殺死!”

    鄭吒嘆息了聲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在其實已經被詛咒了?只要等到恐怖片一開始,我們隨時都可能會被鬼魂殺死?”

    詹嵐笑著說道:“是的……這就是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的靈異類恐怖片了,我們沒辦法分析出鬼怪靠什么殺人,并且也無法知道該如何躲避這些鬼怪……。”說這里她又停了下來,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因為我的職業的原因,這次對我們來說并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危險。”

    聽到詹嵐的話,張杰和鄭吒趕忙問道:“為什么因為你的職業,就沒有了我們想象的那樣危險呢?”

    詹嵐看了我一下笑著說道:“因為我的職業是一名道士,所以在鬼怪方面的恐怖片,我的作用是非常大的。”

    “什么,你的職業是道士,為什么我們之前不知道呢,我還以為你只是一個治療師和輔助師呢。”張杰驚訝的說道。

    詹嵐嘻嘻笑道:“那么你現在知道了吧,好了你們還是看一下我們要完成恐怖片的任務是什么吧!”

    幾人同時看向了自己的手表,手表上顯示咒怨任務為存活七天,同時還有另一個選項,殺死咒怨主體枷椰子一次,獲得恐怖片支線劇情B級一個,獎勵點數……五千!

    “B,B級支線劇情?獎勵點數……五,五千?”

    張杰猛的從榻榻米上站了起來,他興奮的大叫道:“媽的,拼了啊,B級支線劇情外加五千點獎勵點數,值得拼命了啊,玩完這一票,兄弟們想吃干的吃干的,想喝稀的喝稀的,吃飯盛兩碗,一碗吃,一碗倒……”

    剛才的壓抑氣氛頓時被張杰沖淡了許多,鄭吒笑罵道:“你真的以為會那么簡單?想想皇后有多恐怖吧,殺了它我們才得到每人一個C級支線劇情,這咒怨主體枷椰子肯定比異形皇后恐怖多了……”

    此言一出,幾人頓時都沉默了起來……

    雖然在來之前,莫名的,所有人都兌換了大量靈類子彈,可是他們經歷不是普通的鬼怪類恐怖片啊,而是咒怨啊,是以全員皆殺而著稱的無解恐怖片。

    我沒有動,只是安靜的坐在榻榻米上,看著詹嵐開始給那些蘇醒過來的新人講解“主神”空間的規則,而我則在思考怎么在不傷害她的情況下介紹我和櫻空的關系,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可憐的女人罷了,因為我的存在又給了她希望,難道我還要親手打破它嗎?

    “媽的,你說這里是天堂吧,老子絕對相信這里是天堂!”

    就在鄭吒默默思考著時,忽然從新人里爆發出這樣的吼聲。

    一個滿臉通紅的東北大漢站在那里粗聲粗氣的吼著:“老子明明是在網上談生意,不過就點了一個彈出來的廣告窗罷了,怎么突然間就跑到了這里?媽的,別以為老子沒見識,你們從我后面用麻醉針把我麻倒,然后搬到網吧旁邊的房子里恐嚇訛詐,對吧?別他媽以為很有創意,早就有無數人試過了……”

    新來的這些人看起來都很普通,無論是服裝動作,還是他們面對變化時的反應,其中三個人的反應對于別的人來說有了些古怪,而其余十一個人都開始嘰嘰喳喳喧鬧起來,那個東北大漢更是帶頭向樓下走去,在他身后跟上了七個人。

    反應古怪的三位,除了我的櫻空小姐外就是我救的那位在原著中有著悲慘下場的銘湮薇小姐和物品鑒定師齊騰一了。

    這時,穿著一身很是性感的睡衣的銘湮薇,眼光朦朧,神色庸懶的伸著懶腰,胸部兩點嫣紅若隱若現,我立刻來到她的面前,給她披上了一件披風。

    我的這一個動作,使得剩下的三個年輕人都用一副憤怒的眼神看著我。這時銘湮薇也睡醒了,發現環境不對的她,頓時扯開嗓子就尖叫了起來。

    忽然從樓下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叫喊聲,同時還傳來了那個女人的話語……是日語!換句話說……當他們能夠和劇情人物互動時,就代表著恐怖片已經開始了!

    同時我也感覺到一股陰冷的黑氣襲向在場眾人,而我旁邊的性感美女似乎感覺到什么,身體猛的一抖。

    而鄭吒則從納戒里取出了沖鋒槍,舉槍就向二樓斜方向的閣樓上掃去。啪啪啪的槍聲響起,閣樓大門頓時被打得了粉碎,所有人全都莫名其妙的看向了他。

    槍聲響起后,樓上樓下都暴發出了女人的尖叫聲,樓下的新人們頓時大喊著向街道外跑去,而樓上的六個新人則楞著沒有動彈,這時楚軒默默的站了起來。

    “……那就這樣吧,咒怨的電影我也看過,這部恐怖片活下去的幾率,和人數的多少沒有絲毫干系,即使你逃到外國也會被殺掉,即使你身邊有幾十人護衛也一樣無法茍活……我就此退出團隊,如果我們還能活著再見面的話……張杰,嫂子做的飯菜,顏色可真好看啊。”

    說完,楚軒和阿諾背著軍用背包向樓下走去,眾人都眼睜睜的看著他消失在了樓梯口處。

    我旁邊的銘MM似乎已經看出我是誰了,她似乎很興奮,不過她一直都憋著沒有說出來。

    而我沒有說話,站起來走向正在看書的櫻空那里,我知道她早就看到我了,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她抬頭看著我,我也看著她,我輕輕的走道她的面前,我身后的鄭吒和詹嵐兩人感覺到我的不同,他們用一中疑惑的眼光看著我,沒有說話。

    來到櫻空的面前,我從乾坤戒中拿出我為她特別煉制的戒指,遞到她的面前說道:“櫻空,嫁給我吧。”

    PS:呵呵大家沒有想到吧,因為我不想主角在這個世界有太多的遺憾,所以就這樣安排吶。

    也謝謝大家對本書的支持,我已決定寫‘拳皇’了,現在正在準備當中。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