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分道

    鄭吒嘆息了聲說道:“我們還是過去看看吧,萬一發現了異形也可以順便消滅它們……現在的異形應該很弱才對吧?”

    楚軒點點頭道:“是的,現在的異形還處在幼生期,我們的武器足夠消滅它們了,說實話自從看過異形這電影之后,我一直認為這虛構的生物是**進化最完美的生物,它們會根據宿主的基因來改變自己的形態與環境適應力,會不停的修改自己的基因進行進化,這和打開了基因鎖的人類是多么的相似啊。】”

    基因鎖?人類?所有人都看向了這個智力變態的大校。

    楚軒笑了笑說道:“走吧,我們還是先到那里去看看……我們邊走邊聊,基因鎖,這是世界最尖端科技,我們國家恰好走在了世界最前沿,可以說,連美國這些歐洲國家都不一定比我們知道得多。”

    在極遠古時期,人類的祖先還是猴子,不,比猴子還早一期的時候,人類的祖先在那個時代曾經出現了一個考古斷層,是的,沒有任何東西表明人類為什么會突然由猴子進化到了人,別相信書上所謂的人類慢慢進化的文段,那都是騙人的東西,什么數百萬年的進化啊,我告訴你們吧,最尖端的基因學告訴我們,這段時期只有短短一百二十余年,是的,沒有數百萬年,沒有數十萬年,甚至連千年時間都沒有,只有短短一百二十余年時間,我們人類就完成了由猴子進化到古人類的一切必須條件。”

    “人類的基因中,從最古老的單細胞生物基因,到多細胞,到魚類,到兩棲類,一直不停慢慢進化到現在的人類基因,其實所有的一切都顯示在了基因破譯碼上,你們知道那一百二十余年里,人類基因密碼上出現了什么嗎?我告訴你們吧,出現了一把鎖。”

    “是的,一把鎖,人類的所有潛能只爆發了一百二十余年,之后因為種種莫名原因而被封鎖了起來,所以之后從古人類到現代人類,其實我們進化的程度微乎其微,甚至最近數萬年里,我們人類根本再無進化,或許你們要說科技進步啊,人類比數萬年前要先進了許多,但這只是知識的累積而已,和人類本身的進化毫無關系,人類本身的進化已經逐漸停頓。”

    楚軒他也不管其他人露出驚詫莫名的神色,他依然不緊不慢的說道:“這個空間,我不是指異形一這部恐怖片,我是指整個恐怖片輪回這個空間,其實我早就見過,只是當時我還不知道它的意義,在山頂洞人頭蓋骨發現的那處遺跡里,我們國家其實發現了一塊刻字石板,我們翻譯出了其中大部分文字,意思歸納起來就是‘當人類進化陷入完全停頓時,恐怖將再次開啟人類基因鎖,將人類的進化重新向前推進。’留言的人名為‘第一批開啟基因鎖的人類’,或許,這個空間從遠古時期就存在了吧。”

    鄭吒忽然的問道:“那么開啟基因鎖會發生什么事呢?人類變成超人嗎?”

    楚軒笑了笑說道:“你們一定聽說過這么一句詩的吧,李白的‘天生我才必有用’,基因鎖的定義也正是如此,按照基因中顯示來看,人類不存在弱者,任何人類都應該有自己的最強項,而且這一項目絕對具有最頂尖的天分,事實上,人類經過鍛煉確實可以達到這種天分,譬如運動,譬如記憶,譬如智慧,那么消除基因鎖就在于,讓人類可以根據他所在的情況自行決定他的天分,你可以在需要動腦時變成超級天才,你可以在需要用力時變成大力士,你可以在需要戰斗時……變成無論如何也要活下去的,那怕是所有人都死光了你也可以活下去的超級戰士。[]”

    “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解決難題,擁有絕對不會放棄的心理,絕對不會死在任何情況下!這!就是解開基因鎖后的進化了!”

    楚軒的話給了其他人很大震撼,像他所說這種隨意改變自己的特長,能夠在任何情況下生存下去的人類,簡直就是將人類潛能發揮到極至的超人。

    “你們自己想象吧,猴子發揮這種極限之后,它們變成了人類,那么一個人類如果發揮出這種極限的話,那又將變成什么呢?”

    一直很安靜的零點突然問道:“怎么解開基因鎖?需要什么藥物還是別的什么?”

    楚軒擺擺手道:“需要一種類似與腎上腺素的物質,這種物質只能由人體自行生成,而且最關鍵的一點……它是劇毒的,我想你們也應該聽說過有老太太單手舉起了轎車,將壓在車輪下的孫子給救的故事吧,這是真實存在的事實,但是接下來這位老太太很快就死掉了,有科學家在她的血液中發現了極其微量的這種物質。”

    “所以了,不可能依靠外力來打開基因鎖,至少以我們人類現階段的科技無法做到,要打開基因鎖只能憑自己去努力……當然了,現在我們連努力的方向都不知道,所以也只能說說而已,總之,我懷疑這個空間就和打開基因鎖有關,甚至我懷疑……它是第一批打開基因鎖的人類所制造的遺跡。”

    張杰哈哈笑道:“你認為古代的猴子,它們早已經預言到我們現在會看恐怖片?并且還有可以兌換的無數未來高科技武器,你認為那些猴子能夠預言到這一切?”

    楚軒淡然笑道:“猴子或許不能,但是它們制造的東西若是智能化電腦呢?電腦可以不生不死,它可以記錄下我們的恐怖片,然后讓我們經歷在這無限恐怖中,直到我們死去,或者在恐怖中突破極限解開基因鎖,然后賺到足夠的獎勵點數離開,你覺得我這個推論如何呢?”

    零點忽然擺了擺手低聲道:“或許你說的話很有道理,但是請注意我們現在的情況……血腥味在前面左轉三十米處,誰過去看看?”

    我拿出“血薔薇之槍”說道:“還是我過去吧。”說完轉身走向過道路口,當我向左看去時我楞了一下,我有一種惡心的感覺,因為在過道左邊堆滿了無法形容的碎肉,那已經看不出曾經是人類的模樣了,骨頭,內臟,碎肉,還有許多骯臟齷齪物全部堆積在一起,除了地上散落著一些碎衣布片以外,任誰都無法肯定這里的碎肉曾經是人類。

    鄭吒他們看到沒有危險,立刻跑來看到底怎么回事,可是當他們看到我所看到的一切后,鄭吒、詹嵐、李蕭毅、李帥西四人一起猛吐起來,而零點,霸王,楚軒三人蹲在碎肉邊默默看著。

    霸王從地上拿起幾絲布條,他和零點對望了一眼,這個白種人用結巴的語言說道:“是那三個小混混,還有兩具尸體的肉量不見了。”

    鄭吒幾人本來已經停止了嘔吐,但是聽到“肉量”這個詞語時,他們又哇的一聲大吐起來,這次是連胃水一起吐了出來。

    “不,我不這么想。”楚軒仔細看著那些碎***:“我做過少量解剖實驗,這些碎肉大多是被咬碎的骨頭,還有難以入口的內臟骯臟處,而且你們看這里,這是肩骨碎片,我已經發現了三塊不同的肩骨碎片了,所以我認為異形帶走了能夠帶走的肉量,留下的是三具尸體的殘骸。”

    鄭吒幾人這次是真的連胃水都吐不出來了,他們只覺得內臟不停在抽搐,不過還好,鄭吒、詹嵐、李蕭毅的身體素質遠超李帥西這個家伙,吐了一會后勉強還有行動力,只有李帥西四肢發軟,只能扶著墻壁才能勉強站立。

    楚軒等三人討論完畢后回到了眾人身邊,他皺著眉頭看了看狀態不佳的幾人,說道:“我們先離開這里吧,事情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糟糕得多,已經有第三形態成熟期的異形出現了,而且……它們很可能就在附近。”

    他話音剛落,零點和霸王突然猛的俯身在地,這兩個男人眼中都露出一絲恐懼,特別是零點,他急急低聲道:“不對勁,有危險……”

    因為從鄭吒的是身后的過道處猛的竄出一個巨大黑影,因為速度實在太快,眾人中也就是他的神經反應速度才能捕捉到那巨大而恐怖的黑影,那是只會出現在噩夢中的恐怖生物。

    我立刻對準它開了一槍,黑影立刻被我給打退落早地上,已經死了,這是一只成熟型的巨大異形,高約兩米七八,身長連著尾巴卻在三米開外,一身黝黑發亮的外殼,巨大而長形的腦袋延伸至后背,駭人的嘴中滿是利齒,而且最讓人恐懼的是,從它嘴里伸出的舌頭竟然也張滿了利牙,這是一種光靠外形就足以嚇殺普通人的怪物。

    這時我聽道了主神的聲音:“殺死普通成熟型異形獎勵500點!”

    “靠,是普通的,這么手還有更高級的了,還有就是這些異形竟然沒有精神波動。”我在心了想道。

    “還有兩只在那里,準備戰斗。”我立刻喊道。說完我立刻一個瞬動(魔法老師)來到過道口,同時我舉起“血薔薇之槍”對著過道口的異形開槍,雖然它們的速度很快但對我來說它們真的很慢,我打中了其中一只,剩下那個瞬間用它那快若子彈的舌頭攻向我,我一個瞬動閃過它的攻擊的同時,來到它面前用槍對著它的頭部,這是比剛剛那只殺死的還要高大的異形,它立刻用它的爪子想我抓來,只見我立刻被它抓成兩半,這樣就又死一次呢嗎?不可能的因為我已經來到它的背部,剛剛的只是殘影,我的微笑著扣了扳機,子彈穿透了它的頭部,異形已經死了,但是危險還沒有結束因為它的尾巴在它死亡的一瞬間還在向我攻來,我微微的往左閃了一下多過了這最后的攻擊,這時另一只被我剛剛打中的那一只竟然沒有死,只見它爬了起來,用飛快的速度轉過通道口逃走了,我看到它逃走在心里罵到:靠,異形也會有逃走的舉動嗎。

    我站在這只異形的尸體旁甩了一下拿槍的手,整個戰斗過程不到3秒,看了一下后面目瞪口呆的各位說道:“不好意思,一時失誤竟然讓它們接近我們了。”說完后我拿出一個手絹擦了一下槍。

    “殺死成熟型異形護衛,獎勵1500點,d級支線劇情1支!”

    聽到了提示我說道:“現在不僅有普通的異形,還有異形護衛,所以你們要小心了,我一會很可能照顧不到你們沒一人,還有我沒想到異形竟然會逃走,所以我要追上它把它給殺掉免得它招來更多的同伴,你們最好找到控制室,這樣的話你們的安全才與更多的保證。對了這些給你們,你們已經強化的身體投出去的話殺傷力回很大,而且這些可是我特制的哦。”說完我拿出了十幾支標槍,槍身是螺旋試的,標槍的槍頭有深深的血槽,使得標槍的穿透力更強了,標槍的槍頭有深深的血槽。我拿起其中一支向著墻壁投去,結果標槍整支沒入墻壁之中,可見威力之強。

    他們看到結果后都瞪大了眼睛,鄭吒的反映很快,立刻從我的手中接過標槍,張杰和李蕭毅也反映過來了也從我的手中接過標槍,在他們拿了標槍之后,我又拿出許多的彈夾和一些高爆手雷給了他們。做完這些我看了一下他們說道:“那么我走了,你們要保重啊。”

    我剛轉身要走,詹嵐開口道:“天大哥,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嗎?”

    我回頭看了下,張杰幾人都對我點了一下頭,看到他們的同意,我笑著對詹嵐說道:“那么走吧,不過會很危險哦。”

    詹嵐看了我一下高興的點了一下頭。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