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 異形 開始

    面對這三個流利流氣的青年,在我一旁的鄭吒理也不理的大聲說道:“請大家靜一靜,具體事項我們接下來會詳細解釋,現在還是請楚軒給我們講一講異形一這部恐怖片里的細節吧。”

    楚軒聞言后他點點頭冷靜的說道:“接著,商船里的成員自然是打算消滅異形了,他們的武器并非很多,給我印象最深的應該是火焰噴射器,當然了,以我的推算來看,這種近距離高溫武器,對于擁有超快速度和防御力極高外殼的異形來說……殺傷力近乎沒有,但它卻可以在近身瞬間撕碎了你……”

    那三個青年剛才似乎被鄭吒的語氣嚇了一跳,當他們看到我們理也不理他們繼續說話時,這幾人惱羞成怒的吼了起來,那個滿臉銅環的人沖鄭吒吼道:“媽的,你小子算什么東西?敢命令老子們?我絕對認識你,我可是知道你住那里的,信不信老子們帶人去砍你全家!”

    這時張杰冷笑著將沙漠之鷹從懷里掏了出來,他指著那滿臉銅環的青年道:“閉嘴,現在是搜集情報最緊要的時候,別惹老子發火。”

    三個青年和他們身邊幾人見到手槍后頓時都慌了起來,那些旁人馬上閃到了一邊,在三個青年身邊瞬間出現了一塊空地,三個青年對望了一眼,他們都哈哈笑了起來,那個滿臉銅環的青年居然也從懷里拿出了一把手槍,邊拿邊說道:“你混哪兒的?媽的,要買假貨也就買這種五四型啊,沙漠之鷹?真它媽的逗,你以為沙漠之鷹的真貨誰都搞到啊?一看就知道是假貨了……”

    在他把槍拿出的瞬間,張杰一點也不遲疑的扣下了扳機,一聲劇響,那青年握槍的手臂被整個打斷,沙漠之鷹的威力何等之強,打中手臂之后,巨大的力量輕輕一撕,所有人回過神來時,青年整條手臂已經被子彈打斷為了兩截。

    那青年最初還愣了愣,他貌似不信的搖了搖手臂,當劇痛從神經傳到他大腦里時,他總算是瘋狂哀號了起來,他和他身邊兩個青年頓時都跪倒在地上,因為他們終于知道張杰手里的沙漠之鷹并非是假貨,而這個認知把他們嚇得是屁滾尿流,三人再也不復之前那樣的囂張。

    鄭吒看了下周圍后暗暗點點頭,我想他是發現那幾個非常冷靜的人了.

    這時李蕭毅跑了過去揀起了那把污血中的手槍,他擺弄了一下道:“張大哥,這是假貨,不是真東西。”

    張杰點點頭將沙漠之鷹放回內衣口袋里,他淡淡的說道:“拿噴霧劑給他止血,還有所有新人給我記好了,別拿槍對著我,我會精神緊張!到時候很可能會做出一些緊張的舉動來!”

    我在一旁接口說道:“詹嵐,幫他治療一下,免的這家伙弄臟這里。”

    詹嵐看了我一下點里一下頭,來到那個青年的身旁,對著她揮了一下手,只見那個一道綠光飄向青年,青年身上的傷口開始恢復沒有一會他的傷口就不在流血了,斷臂出已經看不出是剛才被打斷的樣子了,而是像是很久以前的舊傷。

    他從懷里掏出包香煙,遞了一根給楚軒道:“不怕嗎?那可是真槍啊。”

    這時楚軒剛從剛剛詹嵐救人的手法中反應過來,他推回香煙笑道:“不抽煙,那會殺死我的腦細胞,如何?還要我繼續說異形一這部恐怖片的劇情細節嗎?”

    鄭吒笑了笑,自己點燃根香煙道:“那就麻煩你了。”

    “異形的恐怖超過了所有人想象,商船里的人越來越少,這個時候這部恐怖片里卻出現了一個BUG,也即是劇情邏輯矛盾,電影里的情節是,主角等人在這時發現了他們中的一人是機器人,這個機器人是由政府派出來監視他們,機器人的任務是將異形帶回地球交給地球政府,并且可以看情況而放棄商船成員的性命。”

    “這里就是我說的BUG了,按照電影里機器人的話來說,政府在商船到達外星遺跡之前就知道那里有異形,政府的打算是犧牲掉商船成員來換回活生生的異形,但是這可能嗎?政府居然不派科學家或者軍人去取回異形,反而派出了一個機器人混進商船成員中,而且這個機器人還并不是商船成員的首領,換句話說,商船成員有很大幾率并不會帶回異形,他們只需要在遺跡里看一看就可以回來,那政府不是要靠著‘有可能’的幾率來得到異形了嗎?這根本不可能,沒有政府會做出這么白癡的舉動,放棄絕對遵從命令的軍隊,而選擇可能會帶回,也可能不會帶回的商隊,這絕對不可能!”

    楚軒說到這里時扶了扶眼鏡繼續說道:“我打個小比喻吧,某國知道在自己國家的沙漠中埋著一顆核彈,那么這個國家是會派軍隊嚴密監控并且帶回核彈,還是將一名軍人放在一個商團中,然后憑運氣路過那里時偶然發現核彈?可以說,拍攝異形一的導演在這里無法自圓其說,所以才出現了一個如此明顯的BUG。”

    我們幾人對視一眼沒有說話,楚軒仔細看著我們的神態繼續說道:“之后商船剩余成員打算炸毀商船,他們將會逃到宇宙救生倉中,但是在逃跑過程里又被殺死了兩人,這時所有商船成員只剩下了主角一人,她終于順利逃到了救生倉中,同時異形也跟了進來,主角發現異形后穿上了宇宙服,接著她打開了宇宙逃生倉的大門,頓時因為宇宙真空的原因,倉內空氣迅速逸出,連帶的這股拉扯力也把異形也扯了出去,之后主角才活了下來,她也是所有成員中唯一一個活下來的人。”

    “劇情我已經說完,現在四位能夠告訴我一些事情了嗎?譬如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這里就是那艘有異形的宇宙商船吧?”

    除了我鄭吒和其余幾人驚疑的對視起來,這時楚軒笑道:“我剛才只是試探一下而已,但是現在我有些肯定了……只是情況還請三位說明一下,否則我始終無法想象我為什么會在這里。”

    鄭吒楞了一下問道:“你是什么時候看過異形一這部恐怖片的?”

    楚軒扶了一下眼鏡道:“大約是七年前吧,這么近的時間里看過的東西,所以我還算記憶猶新。”

    聽到他的回答,周圍人都暗暗咋舌,七年前的東西居然還是記憶猶新,那不是說他們都是屬于沒有記憶的人了?

    楚軒忽然向那群新人說道:“大家應該都是在網頁上看到‘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這個選項吧?”

    周圍人都回答了起來,雖然口音五花八門,但是總歸回答的都是肯定,而且來的人都是選擇了“YES”這一項。

    “當時我正在使用電腦編寫程序,但是竟然會有這么一個選項出現在編程界面下,而且最關鍵的是,當時我的電腦是斷開了網絡連接的,我還不知道有任何病毒可以入侵我自編自用的防火墻,所以我馬上開始破譯這段選項的來源與源碼,但是你們猜我發現了什么?”

    楚軒扶了扶眼鏡繼續冷靜的說道:“這段文字并非是由電腦的0與1所構成,它的源碼并非是電子程序,而是由一種奇特的文字符號所構成,這種文字符號如果我記憶沒錯的話,它分別是由三種文字所構成,甲骨文字,紙草文字,楔形文字這三種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所構成,其中還有大規模無法解釋的奇異符號,但這就不能在沒有對比物的情況下翻譯了。”

    “我好奇極了,你們要知道,當電腦突破0與1的極限時,其實就是人工智能出現的時候,更別說這段文字的構成居然同時使用了這許多文字了,所以我選擇了字符數多得多的‘YES’選項,而拋棄了字符數只有幾個的‘NO’選項,結果很讓人驚奇啊,我居然出現在了這里,雖然并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這里應該離開北京市很遠很遠才對吧?”

    我看了看四周目瞪口呆的眾人,拍了拍手說道:“不愧是龍隱的人,真是驚人的推理能力啊,楚軒……大校。”

    楚軒看了看我笑了笑說道:“不錯以我220的IQ如果推論不出這些問題,那我還真就是白活了,不過我有個疑問,就是我現在明明已經離開龍隱基地,但是探測儀上卻顯示我并沒有離開半步。”

    楚軒亮了亮他的手表,據他所說,這手表曾被重新設計過,像他這類國寶級科研人員,為了防備被間諜劫持,其手表可以與龍隱基地的主電腦聯絡,除了可以不停向主電腦發射信號確定位置以外,手表上更是會顯示他已經離開龍隱基地多遠了。

    “那就是我瞬間離開了我所在的空間,所以在這個空間里,手表自然是不可能接受到龍隱基地主電腦的電子信號了,它仍然會認為我在龍隱基地里,這也是我唯一所能推論出來的理由,現在看來,這個匪夷所思的理由竟然會是真的了?”

    我們幾人對望了一眼,鄭吒忽然說道:“詹嵐你來給他們解釋一下這里是什么地方,我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吧。”

    詹嵐笑道:“那我就謝謝你們了……不過不用了還是叫李蕭毅給他們解釋吧。”

    我在一旁接口道:“聽詹嵐的吧,她的身體素質不會恐怕只比鄭吒差一點而已,所以還是給李蕭毅來解釋吧。”

    接著李蕭毅將這里的情況向眾人進行了說明,特別是詳細解釋了所有人將會在無數恐怖片中不停輪回活動,每生存一部恐怖片將會得到一千點獎勵點數,這些獎勵點數可以兌換武器或者強化身體,而現在眾人就是站在異形一這部恐怖片里,手上那塊才出現的手表上顯示了他們的任務,殺死異形,當然了,這個男孩還是隱藏了關于恐怖片支線劇情的事,不可能見一個新人就告訴他們。

    新人中大部分人要么露出不信的表情,要么是顯得驚慌失措,新人里除了楚軒冷靜的打望四周以外,還有另外兩個人冷靜的看著我們,其中有一人是一個高大的白人。

    這時鄭吒走到二人身邊伸手問道:“兩位貴姓,這位聽得懂中國普通話嗎?”

    其中一人身材稍微有些消瘦,但是一看就知道渾身都是鍛煉得非常緊繃的肌肉,他并沒有和鄭吒握手,反而是退了一步道:“你可以叫我為零點,其余問題我不想回答。”

    那個白種人反而是大咧咧的握住了鄭吒的手道:“坎帕;羅夫斯基,你可以叫我坎帕,當然聽得懂中國普通話了,只是說起來還不習慣……你好大的手勁啊。”

    至于其余的人,除開那三個一直軟跪在地上的小混混以外,其余五人分別是兩個大肚皮中年男人,三個衣著上來看似乎都是職場白領的家伙,分別是二男一女,這兩個男子看起來都是二十多歲的青年,其中一個還算機靈的打望四周,另一個則笑呵呵的在同那名白領女人打情罵俏。

    一旁鄭吒大聲說道:“現在請各位把自己以前的職業,年齡,還有最擅長什么方面說出來,接下來我們才能各自分配自己的職責。”

    這里大家沒有和小說里那樣露出懷疑表情和要求印證事實的真相,因為詹嵐在剛才救人時已經說明我們沒有在說謊了。

    坎帕;羅夫斯基才大咧咧的說道:“我是國際雇傭兵成員,是最頂級的火力手,你們可以稱呼我的外號霸王,說實話,我倒寧可你們是在撒謊,這還真是一個糟糕的地方啊。”

    零點則冷冷的說道:“我沒名字,你們還是叫我零點吧,我是職業殺手,特長是長途精確狙擊,可惜這部恐怖片里似乎并不需要我的技能,而且這里也沒有狙擊槍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