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 分道揚鑣

    “拯救傭兵C完成,獎勵1000點,D級支線劇情1支!”

    之后張杰也趕了過來,對著鄭吒他們幾人吼道:“干什么?我不是讓你們緊跟著他們嗎?啊!你們沒看過電影嗎?在這里會有一只爬行者逃出來!”

    說完,張杰手里的沙漠之鷹不停連點,迎面而來的喪尸連片的爆頭倒地,接著拔腿就向雇傭兵逃去的方向追去,我立刻轉身抱起詹嵐轉身追去,對著鄭吒二人說道:“還不快走。 ”鄭吒二人回過神來后也連忙跟著跑了過去。

    在我和張杰的開路下,我們終于在雇傭兵們關閉中央電腦室大門之前沖了進去,轟然一響,背后那些發出低沉呻吟聲的喪尸都被關閉在了外面。

    “很不錯呢……”張杰將沙漠之鷹插在了腰間,他帶著嗤笑般的對著鄭吒和詹嵐等三人說道。

    鄭吒問道:“什么意思?”

    張杰回過頭看了看過道那的那些雇傭兵小聲說道:“其實新人最危險的就是第一部恐怖片,心態問題是關鍵,第一,你要明白自己的處境,我見過許多新人都以為這一切是幻影或者是電視臺什么節目,所以他們死得最快,而且死得極其凄慘,而這一次來的新人,包括還活著的你們三個,都能夠很快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特別是你和詹嵐,你們的素質是我見過的人里最好的,你們不但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而且還能夠很快克服恐懼,這就是你們素質的體現。”

    “第二,克服了恐懼還不足以活下去,第一部恐怖片時你們其實就是普通人,運氣好些知道劇情,但是即便這樣死亡的可能性也非常之大,所以了,新人在面對第一部恐怖片時其實就是一個運氣的淘汰過程,只要第一部恐怖片能夠活下去,你就能夠得到兌換品和強化自身素質,譬如這把沙漠之鷹,或者是我這樣的身體強化,懂了吧?”

    張杰說完這些話后,他從懷里掏出一包香煙,先遞給了鄭吒一根,再向我遞來,我搖了搖手,他看看我后道:“祝賀你們,菜鳥,活下來的感覺如何?是不是覺得很爽很爽?就仿佛是**瞬間的**一樣,這種刺激,哈哈哈……”

    這時李蕭毅也伸手道:“張大哥,也給我一根吧。”

    可是張杰沒有給他還調笑了他一番,這時我們忽然聽到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同時女主角艾麗絲的聲音也從門外傳來:“開門啊!快點開門!”

    過道上的雇傭兵們也都跑了過來,張杰不等他們開口,就自顧自的拉開了大門,艾麗絲和馬特馬上從門縫中鉆了進來,同時在他們后面還有無數喪尸的手在拉扯他們,張杰獰笑了聲,拔出沙漠之鷹就是幾槍打去,這些喪尸的手臂馬上被整個打斷,接著轟的一聲他又將大門關了起來。

    馬修;艾迪森連忙問向艾麗絲二人道:“外面怎么樣了?來時的那條路還能走嗎?”

    艾麗絲搖搖頭道:“外面到處都是那些鬼東西,他們就在那條路上等著我們,不可能走得通了。”

    雇傭兵們都是一片沉默,那個使用電腦很厲害的卡普蘭抱頭說道:“我們逃不掉了,火焰女皇主機房里可沒有另一條通道!我們完了!”

    那名劇情里引發這一切的男主角瑞恩忽然說道:“我們留在這里不行嗎?等到外面發現我們還沒回去時,他們一定會再派來增援部隊,我想這里應該是安全的吧!我可不想再去面對那些打不死的鬼東西了。”

    聞言,那些雇傭兵們都有些神色尷尬,瑞恩奇怪的問道:“有什么不對嗎?我說錯什么了嗎?”

    卡普蘭咳了一聲道:“或許沒有什么增援部隊了……”

    瑞恩惱怒的將他衣領抓住問道:“什么意思?什么叫作或許沒有增援部隊了?”

    馬修;艾迪森這時嘆息了聲說道:“我們接到的命令是帶回火焰女皇主板,同時封死整個蜂房與外界的通道,還記得我們在大樓與蜂房之間的通道嗎?在三個小時之內如果無法回到那里,那么大樓與蜂房之間將會整個封死……該死的公司上層,我終于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命令了,這里面原來全是這樣的鬼東西!”

    瑞恩放開了卡普蘭,但是他神色更顯慌張,他大聲說道:“不,他們不能這么做,難道他們打算把我們活埋在這下面?”

    那名手掌被咬的長發雇傭女兵雷恩說道:“為了保護研究機密不被泄露,這是最安全的辦法……我們如果都死了,就更不怕有任何人泄秘了。”她說完時,皺著眉頭捏了捏手掌,手掌傷口處依然是鮮血淋淋。

    眾人都沉默起來,瑞恩稍微冷靜了一些,但是他卻更加憤怒說道:“在這距離地面半里深的地方,才告訴我們這些事情?為什么不提前告訴我們?”

    雇傭兵們都默默的低著頭,艾麗絲忽然開口說道:“別爭了,還是想想怎么出去吧!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出口離開這房間!”說完,她從桌上提起了裝著火焰女皇主板的口袋,轉身就朝主機房走去。

    馬修·艾迪森連忙問道:“你拿主板想干什么?”

    “當然是重啟它了!”

    看著雇傭兵與男女主角們逐漸遠去,鄭吒問道:“不進去看看嗎?”

    張杰冷笑了聲道:“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沒看過電影,與其有那閑心去看劇情,倒不如在這里保存好體力,一會再多殺一些喪尸更劃算。”

    詹嵐來到我旁邊用只有我兩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董天剛才我聽你吩咐用你給我的槍打開馬特的手銬時我聽到了主神的提示說什么,我獲得了1000獎勵點和一個D級劇情,你是不是已經知道結果才叫我做的啊,這可是一場恐怖片才能獲得的獎勵點啊,還有那什么D級劇情的。”

    我看向她用同樣大小的聲音對她說道:“剛才我不是救了那幾個雇傭兵嗎,那是我就獲得了獎勵點以及那個D級支線劇情的,所以我想如果救了主角的話應該回給獎勵的,所以就給你個提示而已,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畢竟你還是女人嘛。”

    她看向我,滿臉都是謝意,我笑了一下,拍了自己的腦門一下小聲的說道:“我在我來的時候的車廂拿到這個,應該是T病毒的解藥了,過會他們回來時你從那個醫護兵那里拿到注射器替那個被咬的女雇傭兵解毒,還有他們問你為什么會有時,你就說不知道。”說完我拿了一個裝滿藍色液體的試管給她。

    她感謝的看看我,收起試管后摸了摸額頭道:“對了,張杰,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她笑著說道:“我們是怎么回到‘主神’那里呢?它從天上落下一道光?還是我們逐漸消失不見,或者是突然出現一個空間通道讓我們通過?”

    張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的,反正每次要么是任務完成,要么是時間結束,下一秒,我就直接出現在了‘主神’大廳中,所以你們也不用擔心到時會因為種種情況無法回去,只要你能夠活下來就行,對了,即使你中了T病毒或者別的什么,只要在回到‘主神’處時你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意識,那么你體內的病毒和別的什么都會統統消失,同樣的,如果在恐怖片里你失去了肢體,只要花十點獎勵點數就能夠修復。”

    她皺了皺眉頭問道:“你剛才提到了任務,是吧?”

    張杰獰笑道:“當然了,我說了我們不過是掙扎求存的蟲子罷了,天知道什么時候會發出什么樣的特殊要求,譬如你們才到這里時,不能離開劇情人物一百米以內,這就是一種特殊的任務,我的上一部恐怖片才惡心……不說那些了,總之情況就是這樣,我們也有可能在恐怖片里完成一些特殊任務,以此來增加我們活下去的難度。”

    她嘆息了聲說道:“這下糟糕了,我本來想……算了,就當我沒說好了。”

    張杰愣了一下問道:“你本來想干什么?說出來聽聽。”

    鄭吒忽然說道:“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們待在這里不離開,對吧?”

    她愣了一下笑嘻嘻的對鄭吒道:“沒錯,我本來就是這么打算的。”

    說完這些后,她又看向我道:“董天你也呆在這吧。”

    我笑了一笑說道:“對不起啊,我不想帶在這里等待時間的結束,我還是希望繼續的刺激的活下去,所以我回繼續的和雇傭兵們走下去。”說完我又拿出幾個彈夾和一個火機樣式的炸彈給詹嵐道:“好好保護自己,一定要或下去。”

    討論完畢之后,等到雇傭兵們走出來時,她們四人已經笑著迎了上去。

    張杰吸了口煙對雇傭兵隊長馬修;艾迪森說道:“我們四個人留下來。”

    而詹嵐則是向醫護兵要了一個注射器,正要為那個女雇傭兵雷恩注射,剛開始她還不愿意,我只好對她說道:“雷恩女士,我和詹嵐女士并不是資料上所謂的保安,而是UMBRELLA公司的研究人員,那些怪物有很強的感染性,如果在被咬后30分鐘內注射解藥的話就會變成和他們一樣的怪物,所以請你接受注射吧。”之后詹嵐給她注射了解藥,做完這些后,詹嵐再次用感激的眼光看向我,同時她的眼里多出了一絲柔情。

    這時張杰和馬修;艾迪森已經談好了,馬修;艾迪森走了看了我一眼對我說道:“董天,你和我們一起走嗎?”

    我笑著點點頭,馬修;艾迪森回頭看了鄭吒和詹嵐他們幾人又沉默了許久,他這才黯然的道:“我明白了……卡普蘭,把那條激光通道的防御系統打開,你們就待在火焰女皇的主機房里吧,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安靜的等下去,如果我們還沒死的話,會把你們的情況反應給公司……不要死了。”

    張杰帶著鄭吒三人躲進了火焰女皇主機房,接著卡普蘭才將那條激光通道的防御系統打開,通道兩邊的燈光又一次亮堂起來,鄭吒四人從鋼鐵大門的玻璃窗口向我和雇傭兵看來,雇傭兵們也在通道另一頭的鋼鐵大門向那邊張望,雙方都從彼此眼里看到了一種憐憫,不過我從鄭吒和詹嵐眼里好象看到一定要活下去的眼光,我給了他們一個安心的眼神后轉身離去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