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 開始吧 生化

    冰冷,抖動、、、、、

    這是我這時的感覺,我慢慢睜開眼睛,這時我聽到一個聲音說:“不錯,你是最早醒的,你們之中你的素質算是好的了”。不用我說了,說這句話的一定是那個即是隊長既是指導者的張杰了。我做了起來看向周圍,首先我看到的是一個黑發青年冷笑的盯著我,約莫二十四五歲,模樣普通至極,但是在其臉上卻有數道疤痕劃過,看起來甚是猙獰恐怖。而他的他身邊還躺著五個人,四男二女,除此以外在這個封閉的環境中還另外有十數名外國人存在,其中四個男的當中有一個白領的裝扮,看來就是那個鄭吒沒錯。“沒錯,看來的確是無限的恐怖世界里了”我在心里想到。

    這時無限的主角也醒了,不過我是慢慢的坐起來但他是猛的從地面跳了起來同時他還驚慌的看向四周,“不錯,你是這次來的人里素質最好的一個。”張杰這樣和他說到。“這里是什么地方?你們是誰?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鄭吒問到,他用的是外語。

    “仔細想想,它應該已經把這一切植入你腦海里。”張杰回答到。

    看著他們兩人的對話,我在心里笑著想到“看來和書上寫的一樣啊”,之后所有的新人都醒來了。只聽張杰說到:“這一次是生化危機第一部,菜鳥們,你們的運氣可真是好啊,第一次進來就遇到了這么輕松的恐怖片,即使是死也會死得很輕松才對。”說完他深深吸了最后一口香煙,將剩下的煙頭狠狠捏滅在了手心中。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在不過只是意識進入到了電腦中,就像是玄幻小說那樣的遭遇,只要我們玩成這個游戲,意識體就會回到身體里,然后重新生存復活?”鄭吒身邊一個小胖子坐在地上問道。

    張杰從懷里掏出一把手槍,沙漠之鷹,他打開手槍調試起來,邊調試邊說道:“是不是意識體我不知道,但是你會感覺到痛,會受傷,會死,而且你也說錯了,當你完成這次的游戲后,接著會進入下一部未知恐怖片中,這部恐怖片或許你看過,或許你沒看過,每次‘主神’都會調進來新的成員,以填補上次恐怖片里死亡的新人,每次人數在七人到二十人之間,換句話說,這次的生化危機一是危險性非常小的恐怖片,所以我們加起來才只有八人而已。”

    那個小胖子冷笑著說道:“你怎么知道那些死了的人不是已經回到身體里了?說不定還是他們自己選擇死亡的呢。”(之后就不寫了,)

    我看著已經嚇得渾身無力小胖子,他嘴里還被塞入了槍口,這讓他連求饒都不成,心里想道:“還真是無趣和原文一樣的后果啊”。之后鄭吒和其余二男二女勸開了他們,而我一直沒有說話。拉開的張杰繼續摸著手槍道:“在恐怖片中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而且被這些恐怖片里的惡魔折磨而死,你們會死得凄慘至極,所以如果沒有決心活下去,我是你們的話就會馬上自殺。”

    之后詹嵐那個小說中的大胸美女說道:“那我們沒辦法回到我們的身體里了嗎?”

    張杰抬眼看了她一眼說道:“這次新人的素質還真是好呢……沒錯,確實有回去的希望。”

    在他說完這話以后除了我外,他們六個人都屏住了呼吸,直直的看向了張杰。

    每完成一次任務,也即是活過這一次的恐怖片,你將得到一千點獎勵值,這一千點獎勵值將可以兌換許多東西,譬如可以兌換一百天在這個恐怖片的世界里生活的權力……”張杰青年淡淡的說道。

    看著他們在我的面前把小說的內容重新給我演了一遍,終于說到正題了,這時張杰揚了揚左手,上面有一塊黑色純金屬的手表,樣式古樸而純粹。我和眾人一樣都看相自己的左手,手上有塊手表,這塊手表里顯示了幾個數據,一是正在倒計數的三個小時零七分,二是一些數據名字歸納,喪尸個數,爬行者個數,新人個數……

    這時只聽到張杰說到:“每殺十個喪尸獎勵一點獎勵點,每殺一個爬行者獎勵一百點獎勵,每殺一個新人……獎勵一千點獎勵點……”然后我、鄭吒、詹嵐安靜的回看向他。

    “當然了,是負的獎勵點……”

    ——————————————————————我是偷懶的分割線————————————————————————————

    張杰說道:“看看手表,左上方是不是有一個名字,念出它。”

    “馬修·艾迪森!”

    “這是電影里雇傭兵的隊長,這部電影屬于特定地區恐怖片,恐怖片劇情只發生在這實驗室里,‘主神’為了限制難度,在這樣的恐怖片中是無法逃離劇情區域太遠的,離開這個馬修·艾迪森一百米外,我們就會……轟的一聲什么都沒了,懂了吧?當劇情里的他死了后,這個限制又會加到其余劇情角色身上,環環相扣,我們只能拼命在這個恐怖片里活下去。”張杰解釋道。

    這時鄭吒忽然問道:“那個‘主神’是什么,你之前一直在說這個名字。”

    “‘主神’應該就是管理我們進入這個恐怖片循環的東西,它給予我們獎勵點數,兌換也在它那里進行,‘主神’是一個光團,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張杰揚揚手道。

    帶眼鏡的詹嵐又問道:“最后一個問題……這數字代表了什么?”她指了指手表上正在倒數的數字。

    “你必須在這個恐怖片里待的時間,時間一完結你就可以活著回到‘主神’處,領取獎勵,接著面對下一部恐怖片。”張杰回答。

    就在這時,這節車廂已經開始慢慢減速,張杰幾口吸完香煙,他將沙漠之鷹從懷里掏出來后道:“好了,劇情從現在開始,他們從現在開始已經可以聽到我們的對話,記住,被他們聽到我們的話題會被扣十分,每一句話十分,負的部分從下次得到的獎勵中扣除,菜鳥們……好好活下去吧!”聽完他說的話,我在心里想到:“終于要開始了,等著一天我等了十年了”。

    車廂漸漸緩慢直至停止,那十數名外國雇傭兵握著槍謹慎的向外突出,張杰第一個大咧咧的走了出去,詹嵐看了看我們幾個人,也跟著出去,眼看著那名叫馬修·艾迪森的黑人走遠,鄭吒他們也全都跟了上去。而我則是用最快的速度來到關瑞恩的列車箱那里準備拿獎勵點和支線劇情,因為我好象記得在一些同人上看到過只要獲得T痛毒和它的解藥就有可能獲得獎勵點和支線劇情。在我從一個黑包內找到一個金屬箱,我看到是一個密碼箱后立即用能量破壞密碼鎖,之后我獲得了6支T病毒和解藥,然后我關上金屬箱,準備趕上部隊,剛站起來時,腦中就有一個極其冰冷而不帶感情的聲音響起及一些信息:

    “獲得T痛毒,返回主神空間每支獎勵1000點,D級支線劇情一支”

    “獲得T痛毒解藥,返回主神空間每支獎勵1000點,D級支線劇情一支”

    “獲得注射器,返回主神空間得獎勵10點

    我聽到后笑了一笑在心里想到:“果然有獎勵點啊,而且主神的聲音和書上寫的一樣不帶有一絲感情啊”。我立刻跟上部隊,在車廂外是一處車站平臺,這時大胸美女在我傍邊拉了我一下說道:“你怎么這么慢啊,你剛剛在干什么啊?”我看先后她,我沒想到她竟然回注意我,我當然不會告訴她為什么只是笑著說道:“有的時候,有一些事是必須解決的。”她聽我這么說露出了一個明白的表情就不在說話了。

    眾人順著平臺一直向上走,很快,在車站平臺與實驗室入口處,一座封閉的鋼鐵大門擋在了眾人面前,那大門上還有一組特殊的符號,表示著該實驗室的公司與此處危險!

    我們幾人一直緊跟在雇傭兵們身后,走到大門前時,一個身穿火紅色長裙,腿部高開叉衣裝的美女忽然向黑人馬修·艾迪森問道:“我想知道你們是誰?還有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不用說她就是生化的女主角艾麗絲了。

    馬修·艾迪森轉過頭來看向了她,他對其余幾名雇傭兵揮了揮手,這幾人連忙從包裹中取出一些機械,開始在大門那里破解起來,而他繼續對這名美女說道:“我們受雇于UMBRELLA公司,也包括了你……這座大門通往了‘蜂房’,你是公司登陸在案的大門保安人員,所以我們才會帶上了你。”

    艾麗絲聞言一陣迷茫,她撫mo著手指上的一枚結婚戒指,喃喃的問道:“那這是什么?”

    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你并沒有結婚,這不過是個掩飾而已,也是你保護蜂房的標志。”

    “那什么是蜂房呢?打算偷竊T病毒的商業間諜瑞恩問道。

    馬修·艾迪森對另一名雇傭兵說道:“給他們看。”

    那人點點頭,隨即在電腦鍵盤上不停按著,片刻之后,他的手提電腦出現了一些畫面。

    “這是進入蜂房的通道……蜂房深處在浣熊市地底,這是我們發現你時的那棟大樓,在這里我們乘上了進入地底的火車,火車帶我們來到了蜂房入口處,也即是我們現在所站的位置上。”

    屏幕上的畫面不停變化,最后一座如蜜蜂巢***般的建筑物出現在了電腦屏幕上。

    “這就是蜂房,一座深藏在地底的絕秘研究機構,由UMBRELLA擁有并監督它,蜂房內部共有五百名科學家及其它工作人員,他們根據公司的需求在這里研究某些機密,這些機密對于公司來說至關重要,當然了,這些機密甚至連我們也不清楚,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由熱感應器顯示出來。”

    馬修·艾迪森一直解釋著,在電腦屏幕上果然也顯示出了眾人所在,他們正站在蜂房頂端的車戰平臺處,而看過生化的人都知道現在是絕對安全的地方,至于再過片刻,這里就會成為死亡禁區。

    “那他們呢?”艾麗絲忽然指向了我們。除了我和張杰外,鄭吒等人頓時大驚,因為他們一直以為自己是游走在現實之外的人,認為恐怖片歸恐怖片,劇情里的人物不可能和他們發生交集,他們只需要躲避那些恐怖的怪物就行了,現在看見生化危機一的女主角竟然會指著他們說話。

    馬修·艾迪森說道:“他們也是這里的保安,公司有他們的資料登記……但是我很懷疑公司上層的指示是否出錯,除了那名黃種人是合格的戰士以外,這些人根本就是普通市民。”

    鄭吒等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這時張杰一直在觀察他們的表情,但當他的眼光看想我是楞了一下,因為我一直是露著微笑的表情,這讓他小小的郁悶了餓一下。

    接著就聽到瑞恩又問道:“為什么我會失去記憶呢?我現在什么往事都想不起來了。”

    馬修·艾迪森道:“蜂房有其自體防御系統,由蜂房中央電腦火焰女皇所控制,當蜂房被認定遭受攻擊時,中央電腦會放出一種神經性毒氣,它會讓人昏迷四個小時左右,蘇醒之后會出現一系列副作用,其中一個副作用就是人體失去記憶。”

    瑞恩又問道:“失去記憶?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多久?”

    馬修·艾迪森搖搖頭道:“根據個人體質而定,可能是一小時,一天,甚至是一個星期。”

    旁邊另一名非雇傭兵青年忽然問道:“你的意思是蜂房已經遭受到了攻擊?里面有恐怖分子?”

    馬修·艾迪森看向他道:“……也許比那還要糟糕。

    這個人是誰,看過生化的人都知道他是馬特,一名前來尋找姐姐的非公司員工,其姐姐是在蜂房內部的高級研究人員,因為得知公司正在研究T病毒,在知道T病毒的恐怖之后試圖將公司這一情況告訴政府,而他姐姐聯絡的外部人員正好是女主角,在其把病毒偷竊出來之前,病毒已經被瑞恩偷竊并且泄露,之后他姐姐也因為吸入病毒而變成了喪尸。

    之后我們進入研究所內,我一直在看著事情的發生沒有說話,這是我看見鄭吒正和馬特那小子在聊天,我想大概和小說里了的一樣吧。這時我們來到了新人的體能測試那一關了,因為我們要在十分鐘之內到達底層。隨著馬修;艾迪森的一句:“走樓梯,十分鐘之內必須要到達底層,所有人跟上!”開始了新人在生化的第一個難關,當然不包括我。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