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補償你

    聽我這么說,他立刻著說到:“這可不是一個仆人對主人說的話哦!”

    “什么,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大喊道。

    “不用這么著急,讓我慢慢告訴你!”在我說完,他微微一笑說道。

    “恩?”

    “神族,你們這些人類對我們的稱呼,只不過我不是普通的神族罷了。”

    “神族?不是普通的神族?哼…你有什么特別嗎?”

    “所謂普通是指他們本是普通的種族,通過修煉一步一步的成為神,這類神沒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和本領。”

    “就像修真者一樣嗎?”我開口問道。

    “是的,可以這樣理解,但是他們成就是有限的。”

    “有限?”

    “恩,他們永遠無法成長到頂端的存在!”

    “全都是這樣的嗎?”

    “不是,有一族就不是,雖然他們非常的弱小,但是他們卻擁有龍族的血統,他們完全可以成長到最頂端!那就是你們這些自稱為龍的傳人的華夏人。”

    聽他這么說,我忍不住問道:“那么你也是嗎?”

    “真是遺憾,我不是,因為我族是和遠古龍族同時誕生的種族。我族的天賦中擁有任意穿越次元時間和掌握運用空間能力的能力,所以我們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說著他微微一笑,然后繼續說道:“可是龍族雖然強大,可是卻只有寥寥數人,所以我們和龍族有了一協議,我們要創造一種擁有龍族的任意調用外界力量不在乎空間次元的能力的種族。我們在失敗無數次,終于成功了,而這個種族就是你們這一族。但是…你們因為天生擁有使用這兩種能力的天賦,所以不管我們怎么努力都無法賜予更強大的力量,所以你們只能一步一步的修煉,一次次破開次元空間而成為神。”

    “這就是修真的最終目的嗎?”我在心里想道,

    他突然開口說道:“不錯!這就是修真的最終目的!”

    “啊?”聽他這么說我疑惑的道。

    “如你所想,那就是修真的最終目的,所以我才給了你對你來說最適合的修煉法決。”

    “為什么是我最合適的修煉法決啊?”我聽他這么說,我想到我修煉的速度,我立刻忍不住問道。

    “因為你有不死身,所以那個法決是最合適你這樣的存在了。”

    “我們這樣的人,你是說不止我一個這樣的人嘍,在那?”我急切的問到。

    只見他保持微笑緩緩說道:“我不知道。”

    我的頭上立刻出現一滴豆大的汗珠,這時又聽他說道:“因為我的族人都失蹤了。”

    “不會吧,你都找不到”我立刻疑惑的問道。

    他笑了笑說道:“我也沒辦法,我的族人不想讓我找到他們,我也找不到啊!”

    “哦,原來如此”我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道,同時在心里想道:“怎么從剛才開始就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啊?”

    “有什么不對勁的?”

    我習慣性的回答道:“恩…沒什么,我只是在和你聊天的時候覺得…恩?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啊?

    “哦,這個嗎!在你成為不死的存在時我就可以了,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隨便去看你的內心的,但是我們現在離得太近,就算我不主動也可以聽到。”

    “啊!那怎么才算是離的遠呢?“我驚訝的問道。

    “以你已知的最遠的距離單位大概是一億光年吧!”他平淡的回答道。

    “哦,原來如此啊,那我就放…什么?一億光年…你當我是傻子嗎?”

    “不要這么生氣,一億光年對你來說是長了一點,但是對于我這樣的存在的確是很短的距離!”

    聽他這么說,我收起了氣憤的表情,看著他問道:“對了,你給我留的是什么功法啊?怎么修煉的進展那么慢呢?”

    “那是因為你是我的“無”啊”他說到。

    “我是你的“無”什么意思啊?”

    “不會吧!我可是用你所知道知識去說的誒!”

    “那就請你解釋一下吧!”

    “哦,原來你沒有看那本書啊”?

    “什么書啊”?

    “就是那本叫《三只眼》的漫畫書啊,上面有一個種族三眼的哞迦羅一族,額頭有第三只眼睛,容貌美麗,不老不死的妖怪,其漫長一生之中能有一次將人類的“命”吸入自己體內,被吸去“命”的人即為“無”,額上有“無”的印記,亦不老不死,與三只眼同生同死”。

    “你是說我就像是漫畫中的“無”一樣,和你同生同死?”聽到他說到這里我忍不住問到。

    “不是就像而是本身就是,只不過你比較高級而已!(我怎么聽就像是貨物一般)”

    “為什么?”

    “因為三眼的哞迦羅一族只過是我們和遠古龍族作出的瑕疵品,他們雖然擁有人類所沒有的天賦,但是他們的成長率太底很難在有什么大的成就了。所以我們就在此之后創造了人類,人類的最初并不好,于是我們就以三眼哞迦羅一族的肉體為藍本讓人類進化。對了因為我們在創造的時候無意創造了太多的空間次元,于是我們就讓一些進化好一點或比較完全的“人類”種族去統治他們帶者他們尋找完美的進化之路。可是那些家伙不僅不去做我們布置的事還限制了人類的進化,不過他們大概怕我們懲罰他們,他們就給予人類另一種進化方式,大大限制了進化的界限!”說到這里他就停下來了。

    “那到底是什么啊?”我趕忙問到。

    “笨蛋,就是利用工具啊,本來的進化工具知識輔助占很少一部分的,但是現在你們人類離開工具你們可以做什么啊?”他生氣的說道。

    “對了,那你為什么選中我做你的“無”呢”?我問到

    “那是因為你身上有空間的力量,雖然很微小,在我看到你時我開始驚訝了一下,以為的肉體太弱了。于是我便查了你的記憶,得知你是所謂的穿越引起的你身上的力量也是你的靈魂在穿越的時候沾到的一點點。我想你應該有發展的潛力,但又怕你因太弱死了于是我就把你變成我的‘無’然后給了你“無”的修煉功法后我就離開了,在外面逛了一會就來看你了(逛了一會,天那你的一會給我就好了)”

    “什么!正確的功法!我的修為和蝸牛爬的一樣,就這樣還是正確的功法。我有現在的修為是死了幾次才有的唉,你沒有搞錯吧?”我又大聲問到。

    “不會啊,雖然慢但那是我根據你的肉身的強度創造出來的,最合適你不過了,而且這個功法在你“死”一次后會快速增加修為的啊。你不會是怕死吧?別擔心那你是死不了的,只要我還沒死。”他用一種滿是疑惑的口氣說到。

    “那么神啊,我怎么樣才能稱之為‘死’一次啊?”

    “用你的話說,大概是被打成分子狀態后你恢復了就會功力大增的(分子你去被打一下試試)”

    “靠,你不如不說,以我的功力在地球上有誰可以殺我,我的肉體強度還那么強,我也不會傻的送上門給人殺吧?”

    “不錯,這是一個好主義啊,你難道沒有發現你只要不運功你的肉體就只是普通人的3到4倍的強度而已,這就是原因那,這樣只要你不運功,別人就可以輕松的殺了你啊?”他笑著說道。

    “你還是在說廢話,誰和我有深仇大恨,殺就殺吧!還把我打成分子!”。

    “說的也是啊,那你說怎么辦”?他問到

    “還能怎么辦”說到這里我停了下來,又接著說到:不如你把我變回原狀,讓我平凡的過完余下的人生吧,好嗎?

    “不可能的,把你變成“無”一樣的存在,是我的生命中只有一次的,所以說不可能變回原狀的”。

    “那你可以補償我嗎?你知道嗎我學習了各種知識來消磨時光,可是學什么都很容易,我只要花別人幾倍的時間就會學會,我不會擔心時間不夠的情況,但是我怕時間太多”我央求的說到。

    “好吧,我從你的腦海里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好吧!我就補償你…”。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