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之牙 第91章 大結局

    惡鬼捂著心臟,一臉驚駭:這是怎么回事?

    想到什么的它瞪向巫小南,一臉的兇神惡煞:“你做了什么?”

    知道時間差不多了,巫小南笑著聳聳肩,非常無辜的樣子:“我什么都沒做啊?”做的是別人!

    也不需要巫小南多提醒什么,它憑靠身體上的不對勁,立馬猜到了來源,陰厲的雙眼改為瞪向王麗容:“你不是王麗容,你是誰?”

    那原本一臉呆滯的王麗容被這樣一問,淡淡地笑開了,像微風一樣清爽而又無情的笑容,也就一個人能夠笑得出來。

    惡鬼一下子就認出來了:“是你!”

    “可不就是我。”一把撕去臉上的人皮面具,再舒展一下四肢。然后容貌變了,連身體都拔高了。

    惡鬼心里痛恨,快速的出手朝史稔攻擊過去。早有準備的史稔往后一挪,避開了那一擊,來到巫小南身旁。

    它想追上去,結果單腳跪在了地上,面容開始扭曲,看它的樣子好像很痛苦。

    “怎么樣,我師傅的血好喝嗎,我身為他的徒弟我都沒喝過呢。”巫小南站在一旁說著風涼話。不想心愛女人的血,會得到反噬吧?

    “你以為這樣就能阻礙我嗎?”它抬起頭,陰霾地咧開嘴,巫小南剛覺得不對勁,就發現它竟然原地消失了。然后耳邊就傳來如情人般的私語:“愛自己的女人很重要,但其實只要是女人,都可以的。”

    聲音近在咫尺,這速度太快,就算巫小南預感到不對也來不及避開了。

    是不是這回,死定了?

    拉扯之力床來,身旁之人突然伸手一拉將她擁入懷里。她剛撞進一堵胸膛,只覺得這懷抱比起別人要冰冷很多,其他的都來不及感受就被他抱著180度旋轉了下,停止下來。

    她抬起頭愣愣地看著史稔,他的臉上依舊掛著淺淺的笑容,她稍微移動了下腦袋,從他的臂彎下探頭出去。

    他的一只手擋住了它的一只鬼爪,在低頭看去,巫小南不自覺的咬住下唇。

    在史稔腰部的位置上,它的另一只手爪扎了進去,足足五個洞。即使手指還堵著,也有血流出來。

    是為了救她,他才沒有避開的!

    巫小南抓住他的衣襟,臉埋在他胸膛上,緊而又緊,眼眶紅了又紅!

    他的大手放在了她的頭上輕按了按,她抬頭看他,他對她微微一笑,然后擋住它手爪的那只手用力一揚,就將它揮了出去。

    于此同時抱緊了巫小南也退開了,跟它保持了距離。

    巫小南沒等站穩就朝他的腰看去,那里五個洞,鮮血直流!

    趕緊伸手過去想幫他捂住傷口,但是鮮血還是不停地流出,透過她的指縫,連帶著她的手都跟著紅了。

    眼眶里的淚珠,終還是掉了下來:欠人情什么的,最不好了,讓她的心里好內疚。

    頭上的大手加重了點力道:“我不會有事。”他輕輕說道,隨即放開了她,“你退開吧,別又來擋道!”

    聽到這話,巫小南換做以前肯定又要生氣了,但現在她卻怎么都氣不起來,還乖乖地站到他身后。

    史稔跟他對峙,眼神都分外專注在對方身上,一個小動靜都可能是導火線。

    偏偏這樣的情況,有一道身影不怕被波及地跑了進去:“先等一等!”是陽天真,它先看向史稔,目光祈求。史稔輕點了下頭后,它才轉而看向惡鬼。

    不,它看的是它的父親,從小到大把它當掌上明珠一樣疼的父親:“爸,”聲音微微顫抖著,“爸,我是小真,我是小真啊!”

    不知是來自女兒的呼喚,還是血被換走的原因,他顫了下,那張陰冷的面孔也像掙扎什么而顯得扭曲。

    惡鬼往后退去,捂著胸口的位置:“你沒機會了,不要再妄想掙扎出來,沒用的。”

    聽到這話,陽天真忙再次喊道:“小佑還在家里等你啊爸,我已經走了,你忍心讓小佑從此一個人嗎?爸,這是你最后一次機會了,把這個強取豪奪的魔鬼打敗吧,您不是很厲害嗎,這家伙算什么啊爸!”

    感受到體內被自己壓制的另一個靈魂正在奮力掙扎,惡鬼見自己有壓制不住的傾向,憤怒的將目標對準陽天真:“怎么,舍不下你的兒女嗎,那我就讓你的女兒先灰飛煙滅,其后再去找你的兒子!”

    說著,它就真的沖向了陽天真,可是再即將到達陽天真跟前時,猛然往前撲倒,一只手不受控制的伸向自己的脖子,卻又不愿意般無形的拉扯起來。

    如果惡鬼只是壓制陽焜煉的靈魂的話,憑借它目前的能力,就算這次儀式失敗了,大不了它再等上一年,然后補上就行了。而陽焜煉的靈魂,是很難與它對抗的。

    偏偏,它要去動陽焜煉的逆鱗!

    如何能夠容忍?

    從他的嘴里爆吼出一句:“我絕不會再讓你傷害到我女兒的!”

    那只手終于來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抓到了那條項鏈就要扯掉,但顯然有一股力量在反對之中,同樣的嘴里又吼出另一道聲音:“我不會讓你這么做的,我苦心隱藏了近三年,怎么能讓你就這么功虧一簣!”

    還是那張嘴:“這本來就是我的身體,是你,就是你用我的手殺了我最愛的女兒,我竟然還讓你住在我身體里這么久。今天,你給我消失吧,永遠的消失吧!”

    他吼著,掙脫了它無形的桎梏,用力地將項鏈扯下,狠狠地丟了出去!

    緊接而來的,是一陣凄厲的慘叫,那聲音來自于陽焜煉的身體里。幾乎肉體可見的,一道透明的人形物體,正被逐漸地拉扯出去。

    陽天真飄到陽焜煉身邊,但又不敢近身,怕會影響到父親。

    無論那道靈魂體多么的不愿,做著最后的努力不想離開,最終還是被扯了出去。化作青煙被那條項鏈的牙齒吊墜給吸了進去。

    史稔走過去,將項鏈撿了起來。巫小南也趕緊跑過去瞧:“就這樣結束了?”她都有點莫名其妙。

    “不然你還想怎樣?”史稔笑著問。

    巫小南聳聳肩,隨即再次檢查起他的傷口:“你怎么樣,還好嗎?”

    “沒事了!”他清淡的說著,好像他根本沒受傷一樣。

    不信他的巫小南自己去查看,發現除了衣服上的血跡,好像沒有其他的血再流出來了。其實鬼醫生該取他的血液去做研究才對吧,瞧他的恢復力好像比她要高出好幾倍啊。剛才她可是看得真切的,那手指鉆進去挺深的,一下子就止血了。

    隨著惡鬼的離開,陽焜煉對著他的女兒欣慰的笑笑,伸手想要觸摸它的發絲,但最后還是昏了過去。不過陽天真已經不怎么擔心了,因為它知道它的父親已經沒事了。

    它站了起來,來到巫小南跟前:“小南,能拜托你一會送我爸爸回去嗎?”

    “當然可以!”巫小南正色道,隨即便驚詫的看到它身上隱隱發出光芒,這是……要走了?

    感覺很舍不得的巫小南上前來到它跟前:“一有時間,我會到陽叔家,幫你看看陽叔和小佑!”

    “謝謝!”

    這是巫小南第一次看見它對親人以外的人笑,而且還是對她。原來,它真的長得很好看。

    高大的發光體巨人伯伯來了,帶著陽天真走了。

    讓巫小南不解的是,史稔竟然偷偷的跟在那巨人的身后。巫小南一把拉住他:“不管你要去哪,我都要跟著去。”

    別以為他不說她就不知道,前兩次的如燕跟許毓家都出事了。

    也不知道基于什么心理,史稔只猶豫了不到兩秒就真的帶著她走了。兩人跟在巨人身后,來到了陽界和陰界的交接之地,巫小南剛好奇的打量著這奇怪的地方,不遠處他們偷偷跟著的巨人發出爆喝聲,史稔趕緊帶著巫小南趕過去。

    然后巫小南被放在一邊,史稔自己迎了上去,此時已看不到陽天真了,但是被巨人和史稔圍攻的那人手里拿著一個葫蘆,陽天真不會被收到那個葫蘆里去吧。在一旁觀戰的巫小南越看越覺得奇怪,這個神秘人怎么那么眼熟?

    他穿著一件寬大的黑袍,帶著連身帽子遮住眼睛,嘴里還捂著一塊黑布遮住嘴巴,完全看不到他的樣子,也無法具體估摸他的身形。但巫小南對他就是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最后那人不知道使出什么招數,周圍黑霧彌漫,幾乎看不見東西。等黑霧散去的時候,能看見所有事物,卻看不見那人了。

    巫小南這才跑了過去:“讓他逃走了嗎?”

    沒人回答她,可能覺得這個問題沒有回答的必要。巨人伯伯瞥了眼巫小南,轉而對史稔說道:“我先下去報道一下,晚點再跟你聯系。”

    待史稔點頭后,他唰的一下就不見了,看得巫小南一愣一愣的。

    “這是誰啊?”

    “牛頭馬面里的馬面咯。”

    “啊!”巫小南驚叫起來,“你怎么不早說啊。”

    史稔奇怪的看著她:“早說了又怎樣?”

    “我可以跟他要簽名啊,多有名的人物啊,我好不容易才見到。”

    對這么驚驚乍乍的巫小南,史稔選擇默不作聲,不加理睬。

    巫小南則趕緊跟上他的腳步:“那個……你為什么要救我?”

    他笑笑,答非所問:“今天回去要加強你的功課了,從明天開始你就先學怎么畫符吧,一天三百張!”

    “三百?”巫小南馬上忘了之前的事,“你搞屁吧,一天怎么畫那么多?”畫符需要很大的精神力去專注其中,只要走神一下下就會失敗,她現在的成功率很低,畫起來也特別的慢。

    “要是嫌少的話,那就三千吧!”

    “喂,你還是不是人啊……喂,我在跟講話,你不要走那么快啦,喂……”

    史稔輕輕的笑了,對于這個徒弟,他會好好的用心的栽培的。

    他承認自己還算強大,很少有人在明知道他很厲害的情況下還會為他擔心,除了她!

    幾不可聞的,他嘆了口氣,有說不明的味道。在她快追不上自己的時候,悄然的握住了她的手,帶著她一起走!

    Ps:因為成績不理想,所以羊這本書只能先寫到這了,羊也沒辦法,只能說這不是我決定的。后面若有時間,羊會開本后續的繼續走下去,為大家揭開謎團。

    新書《鬼債》仍巫小南弟弟巫小北出場,希望大家喜歡。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