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結局

    京都之秋

    煙雨凄迷

    香山紅葉

    萬里飄零

    打那長城之巔!

    望江南憶故鄉

    肖生從巴士站下了車,他本來想找輛麾托車到郊遠車站,但最后還是決定步行。雖然,他現在的心情還是相對沉重,但相比昨天,現在的心境已經是天堂了。

    他抬頭望了望天空,只看了一眼還是火熱的太陽,就刺得他連忙低下了頭。眼睛卻已有點發黑了。這讓他的視覺很不能適應,但他沒有停下來,還是向前走著,只是盡量走在樹陰下,不讓太陽曬著。

    能否與張生也一樣這樣談好了?現在,我又要重回山莊了,我該怎么著手?我可以在三個月內將營業提上去嗎?山莊已知的問題都不少了,是否有未知的其它相當嚴重的問題?我現在這樣做,是將問題解決了,還是將本來嚴重的問題又更嚴重化了呢?

    肖生一邊走著,一邊想著各種事情,甚至一點也沒有為自己今天的表現感到一絲絲高興。他反而覺得擔子更重了,壓力更大了。

    對面就是車站了。

    不管怎么樣,回去再說!他這樣想道。想到馬上要回到大棚里,他又想起了愛人——她現在一定擔心死了!

    他笑了笑,在等著綠燈的時候,從兜里拿出手機來,準備打個電話給肖夫人。

    嘟……!

    電話卻正好在這時響了起來,他嚇了一跳,手機差點掉了下去。于是他抓緊了些,并看了看來電顯示:

    是張生的來電。他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

    “張生呀……1

    “對,是我1電話那頭傳來張生的聲音。“不要介意,我是無意的!只是生氣起來亂說話了——你是知道我這個人的!你就當我沒說過,欠我那點錢,你慢慢還給我都不晚1

    肖生一下子放下心來。

    “非常感謝你1肖生說道。

    “兄弟間不用說這樣的話,有空過來找我喝酒。”

    “一定1肖生說完,掛上了電話,心情感到無比輕松。緊接著,電話又響了。

    這次是大棚的來電——

    一定是老婆的電話!肖生想道,并按下了接聽鍵。這時,綠燈亮了。于是他一邊過馬路,一邊接聽電話:

    “老婆嗎?”

    “是我,怎么樣呀?是不是被人罵了一頓?”

    “有這種情況,不過是昨天的事了,今天應該是一個很不錯的日子。”肖生溫柔地說道。

    “解決了?”

    “是的——可以說:暫時解決了!不過我沒給錢,我沒有借到錢。”

    “這樣也可以?”

    肖生笑了笑,說道:“沒有什么事是辦不到的。”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然后說道:“告訴你一個消息,不過你千萬不要激動。”

    肖生一下子緊張起來:“又發生了什么事?”他連忙問道。

    “還記得我買彩票的事嗎?中啦!有五百萬1

    肖生一下子怔住了,腦子里剎時一片空白。

    肖二從辦公室里走出來,步出公司,準備下班。由于內急,他沒有直接進入電梯,而是進入了洗手間。

    這時,他聽到隔壁女廁傳來講話聲:

    “我聽說上次肖董的弟弟來過了,是不是呀?”

    這是公司的一個文員,她以八卦好打聽出名。

    “是呀,來過了,就在昨天——1

    這個聲音一聽就知道是前臺接待小姐,除了她,沒有人有這么性感的聲音。

    “你接待他的?”

    “是呀——1

    “A—是不是跟傳說的那么帥呀?”

    “一點都不帥!頭發都快掉光了——不過,說真的,倒真是很有男人味——!而且很有風度,好像一點都不以自己是老板的弟弟為榮1

    “嘩——!你就好了,被你見著了1

    “瞧你這騷樣!恨不得跟他***似的1

    “我會的1

    “別做夢了你!我看他不是那種人——他心事好像很重……雖然開著玩笑,不過我想他的心里很苦的,一定有解決不了的事情……A——我聽說他是過來借錢的。”

    “那還不好辦,老板這么有錢,借給他不就完了1

    “才沒那么簡單呢!我聽說不但沒借到錢,還臭了他一頓——我看見他黑著臉走了出去——可就算那樣,他都還對我笑了笑……風度死了1]

    “啊#……本來是我去前臺的,都是你這死人頭……還說我騷呢,我看你更騷1

    “唉!還說呢,看見他那樣,我怪心痛的1

    “不會吧?老板真的沒有借錢給他——這個小氣鬼,弟弟都不幫1

    肖二覺得自己聽不下去,于是他重重地咳嗽了兩聲。立刻聽到隔壁傳來的一陣慌亂,然后是高跟鞋敲打著地面急促離去的突突聲。

    肖二在衛生間里又呆多了幾分鐘,確信她們乖上了電梯后,才走了出來。

    他來到電梯前,就著門口,一邊來回踱著步,一邊沉思著。

    隔了一會,他嘆了一口氣,摸出手機,撥通了肖三的電話:

    “老三嗎?”

    “還沒走嗎?司機都等半天了!我在停車場,要不我帶你回去?”

    “不用了1肖二不耐煩地說道,“聽著,我想,老四的問題可能比我們想的嚴重。”

    “有什么嚴重的,那一百幾十萬的投資,賠了就讓他賠貝!這個人不見棺材不流淚,讓他去吧1

    “這正是我擔心的1

    “啊哈!你以為他會干什么?——我告訴你,他比你和我加起來都要堅強1

    威賞山莊,三方股東還在喝著酒,說著一些笑話。雖然苦日子還沒有過去,但至少,他們看到了一絲希望。

    林生從樓上下來,鉆到車子里并打著了火。他準備到大棚去,他得去找那家伙喝點酒。

    看他又要胡說些什么!他想到這里,笑了笑,心里感到一陣溫暖。

    “還記得我買彩票的事嗎?中啦!有五百萬1肖夫人在電話里歇斯底里地叫了起來。

    肖生一下子怔住了,腦子里剎時一片空白。

    這是真的嗎?

    他的嘴角抽了二下,這是因為他想笑,可是笑不出來:

    這是真的嗎?這事怎么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我為之奮斗了十幾年,居然還沒有你一張彩票來得容易?

    難道上天真的這樣作弄我嗎?本來應容易來的,他越不來,本來極不容易來的,它說來就來了!

    他的嘴角又抽了二下,這次他想哭,可是他同樣哭不出來。

    這時,他聽到一陣急促的剎車聲,接著是腰間一緊。然后,他覺得自己失重了,眼前的景象一會是高樓,一會是天空,一會又是車輛和馬路。最后,他感到全身劇烈地震蕩,并聽到一陣骨胳的破碎聲。

    現在,他只可以看見天空,他聽見從他伸長的手里的電話里傳來他愛人的聲音:

    “喂……喂!你怎么了,聽見我說話了嗎?……”

    他想把電話伸到耳邊,可是他做不到。于是,他想直起身體來,可是他同樣做不到。他只直起一點點,就感到胸膛里發悶得想要爆炸一樣,于是他咳了一聲,血立刻從他的口里飛射出來。

    現在,他才知道自己被車撞了。于是,他扭動著唯一能動的頭部,找尋那臺撞他的車子,正好看見司機從車里飛快的出來,張大了口,慘白著臉,手足無措地看著他。他想罵他娘,可是他罵不出。

    他又扭過頭來,看了看周圍,可是他什么也看不見,只看見頂上一張張的臉,并聽見他們來自五湖四海的,各種各樣的語言:

    “嘩!好慘呀!撞得好利害1

    “這是誰呀!怎么被人撞成這樣1

    “這個人真慘呀#……”……

    “喂!喂!老公……!你怎么啦?#……1

    肖生又扭轉頭去看了看手里的電話,可是他還是移動不了自己的手臂。這時候,他已經完全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了。

    他再一次望了望周圍,看了看頭頂上人們的臉,聽著人們亂七八糟的聲音。最后,他雙眼望向藍色的天空:

    媽媽!

    他用噴著血的雙唇說出這兩個字,然后微笑著,綬綬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這時,馬路盡頭的大鐘響了起來,時針指向:

    18:00。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