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20節 妹妹

    天空中,煙霧繚繞,百花齊放的地方,一位白衣女子靜靜的坐著……

    忽地煙霧開了個口子,走出來個身穿紅袍,手里夾著筆記本的紅臉帥哥。

    “梨梨,我來看你了,嘿嘿,歡迎不……”紅臉帥哥笑著說道

    “閻王,你這么有空,不怕出事?”白衣女子淡淡的說著。

    閻王抱著筆記本電腦,走到百花仙子身前,放下筆記本電腦,抬著頭四處張望了下,說:“給你帶好東西來,紫藤茶呢?弄幾杯來喝喝。”

    “哼!屋子里有,自己去泡。”百花仙子冷哼一聲,有點好奇的看著筆記本電腦。

    “我泡的,沒有你弄的好喝,你快去,我在這等著。”閻王動手開啟手提電腦,不停的按著。

    百花仙子有些不樂意的看了眼本本,轉身進屋。不一會,便端著一個水壺,兩個杯子出來。

    “自己倒!”

    “喲,凝露紫砂壺,難得難得,這茶壺陪了你幾千年了,原本一凡物,此時竟隱隱帶著股仙器,不可多得不可多得啊。”閻王伸手摸了摸水壺,感慨著。

    “只是,這水壺千年來,毫無感情,卻換來品質的飆升,隱隱有突破神器的感覺,而你呢?”閻王再次淡淡的說著。

    “世間凡物階有情,你從何而得,這凝露紫砂壺沒有感情?”花仙回復道,臉上的表情,恢復清冷。

    “罷了,再說這些也無益……你看看這個,認真看,有問題看完之后再問。”閻王把手提電腦,專向花仙,捻起茶杯輕輕的抿了口,上次被燙到,一點感覺都沒有,這次倒覺得,味道非凡,心下不禁寧靜了不少。

    百花仙子疑惑的看著顯示器,兩個大大的字映入她的眼瞼——《花仙》!!!

    煙霧經久不散,百花齊聚之地,近千年來,都是這副模樣,閻王覺得有點無聊,他早就看你了,嘴里喝著好像永遠也喝不完的紫藤茶,眼睛直愣愣的盯著正專注看電影的花仙。

    一個半鐘頭過后,花仙面無表情的端起茶水喝了口,說:“什么時候的事情?”

    “呵呵,怎么,你要做什么?”閻王玩味的看著花仙。

    “現在傳承者怎樣?”花仙沒理閻王,又問道。

    “在排隊。”閻王淡淡的說著。

    “排隊?排隊干嘛?”花仙有點摸不著頭腦……

    “排隊等著下一次傳承啊……”

    “她死了?怎么死的?”花仙臉色大變!

    “騙你的……你自己沒感覺到么,不過我想也快了,這幾天她情緒十分不穩定,生死簿上她的去世時間沒有記錄,但估計也快了。”閻王一直都是淡淡的說著。

    原本飄動的霧氣,好像一下子凝結住一般,閻王有股窒息的感覺。而后他揮揮手說:“這幾天好好看著她吧,也許你會有點感悟。”

    “她有什么愿望?”花仙接著問道。

    “我怎么知道,她都想死了,還能有什么愿望,你這輩子都別想成神,今世的思想,對下世也稍微有影響,這個傳承者,可能以后永遠都得不到愛,你永遠就給我呆在這千年不變的破地方!!我走了,哼!”閻王抱起手提電腦,甩了下衣袖,消失無蹤。

    這事發生在楚漣漪跳樓三天前……

    三天后……

    花仙就這么靜靜的看著,看著這凄苦的女人慢慢的走向死亡,看著殷紅的血液蔓延著……

    “我該幫她么,或者,我該幫我自己么?這一切的一切難道我都錯了?或許正該如那個小姑娘所說,放棄其實也是一種愛……

    “此時我竟感覺不到她身上的傳承力量,已經無法回收這條分散的元神,或許正是因為她對自己的感悟……但我也無力幫她,世間之事,皆有因果,已成定局的事情,我無法挽回……”

    “不,你可以幫她!”閻王的聲音再次傳來,濃濃的霧氣凝結成他的身軀。

    “你要我放棄進入神境的機會?”百花仙子語氣充斥著冷淡。

    閻王冷哼一聲,說:“只有神境大門敞開的那幾十秒的時間內,位面的時間會錯亂!你只要放棄這次升神的機會,運用鍛造身軀的能量,扭轉這個位面時空的秩序,就可以救她一命!”

    “我數千年來,就是為了登上神位,這次為了個小小的分身,而放棄這種機會,你覺得可能么?”百花仙子臉色帶著絲寒意。

    “哼,別跟我說你不知道位面的事情,就算你這次沒有登上,下次位面動亂,神境之門自然會打開!只不過你進入神界的時間晚了那么些許,而且進入神界之后軀體的力量降低一點,這會影響到你么?”閻王繼續勸解道。

    “位面動亂,談何容易,世界存在這么久,僅僅只有盤古開天地和姜子牙封神榜引起的位面動亂,僅僅只有這兩次而已,誰知曉下次的動亂時間,也許是萬年,也許是萬萬年之后呢?”

    閻王安靜了會,靜靜的看著百花仙子,“為我留下,可以么。”

    百花仙子怔了一會,頓悟……

    身后一扇金光閃閃的大門出現,門戶打開,七彩色的氳氣冒出。百花仙子衣袖一揮……嘴里輕輕的念起洪荒時代的語言,而后兩手迅速結印,一聲砰然巨響,神界之門消失……

    她與閻王相視而笑……——

    楚漣漪慢悠悠的醒來,腦袋有點昏昏沉沉的,她掃視四周,頓時覺得十分奇怪,“我不是剛剛死了么?怎么跑來青青網吧了?”

    四周橫七豎八的躺著一宿未眠的青年學子。電腦屏幕閃著熒熒白光,一個男性角色,正張開白色的翅膀飛翔在空中……“呃,這不是我那小羽靈號……怎么回事?”

    聊天框中出現一排小字,漂亮貝貝:殤哥哥,快回話啊,我都一覺醒來了,你還在線吶。

    楚漣漪楞了下,回復:對啊,我……你哥哥呢?

    漂亮貝貝:我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哥哥玩這個游戲的?我還準備過幾天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月凝憂殤:我們不是早認識了?你哥哥不是賀云翔么?

    漂亮貝貝:哇,你居然都知道我哥哥現實中的名字吔,你是誰呢?認不認識偶?

    月凝憂殤:你是晴晴啊,我怎么會不認識?

    漂亮貝貝:哇,太神奇了!你居然認識我!天哪,你是誰啊?

    楚漣漪頓時察覺到問題,連忙打字問道:今天幾號?

    漂亮貝貝:你玩游戲玩瘋啦,今天9月28號啊!

    月凝憂殤:2005年?

    漂亮貝貝:廢話!

    楚漣漪傻了,“天哪,2005年9月28號?三天之后,我去二哥家,會變成女人?人死了之后,就會回到這個時間么!啊!!!!!”她難以置信,不禁尖叫起來!

    不遠處一個身穿警服的小白臉,慢慢走過來,然后呆呆的盯著楚漣漪看。楚漣漪大怒,罵道:“看毛看!是不是要檢查身份證,老子沒帶,怎樣!”

    小白臉警察楞了下說:“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說話這么粗魯……對檢查身份證,快拿出來。”

    “我是男人!”楚漣漪大吼。

    “男人?男人會長那么大的胸脯么?”小白臉警察嗤笑了聲。

    楚漣漪楞了下,低頭看到兩團熟悉的物體……“我還是女人?那……”忽地心頭一喜,又是一陣發苦,“這什么意思啊……”而后轉頭對小白臉警察說:“我打個電話,叫舍友把身份證送來。”

    她掏出手機,給林青靈撥了個電話過去,林青靈惺忪的聲音傳來:“喂……漣漪,什么事啊,這么早……”

    “漣漪,你叫我漣漪?”楚漣漪越發奇怪。

    “不叫你漣漪,難道叫你老婆么?這么早什么事?”林青靈開玩笑的說著。

    “不是,我沒帶身份證被扣在網吧了,你把我的身份證帶出來。”當下,楚漣漪只想早點回到宿舍搞清楚情況。

    林青靈靜了一會,開口說道:“大小姐,你是不是打錯電話了,拿身份證,你找小可啊,你住女生宿舍,難道叫我這么一大早去女生宿舍給你拿出來?”

    楚漣漪再次久久的一愣(這節楞了很多次,小水都楞了……),說:“我住女生宿舍么?”

    “拜托,別耍我了,你不住女生宿舍,難道住我們宿舍啊?”林青靈十分納悶,今天這丫頭發什么瘋了?

    “那我是男的女的?”楚漣漪傻傻的問了句。

    林青靈大吼:“你無聊啊,別拿我尋開心啊,大小姐,我追了你那么久,你問我,你是男的女的,你是不是想說,我是同性戀啊?”

    楚漣漪傻傻的掛了電話,一陣無語……心頭泛起淡淡的苦澀,淡淡的欣喜……

    (全書完)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