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其果

    國王有個可愛而又嬌氣的公主叫蓮娜。蓮娜公主特別喜歡吃蛋糕。一次,她吃得太多了,生起病來。國王請來了好多醫生,可他們一點法子也沒有,這可把國王急壞了。一他對小女兒說,

    只要她能好起來,她要什么就給什么。

    蓮娜說:“我想要月亮,要是我有個月亮,我的病馬上就會好起來。”

    國王請來了他最重要、最能干的御前大臣,命他去給公主取來月亮。

    御前大臣馬上掏出一張紙來:“哦,尊敬的皇上,我為你弄到過多少東西呵!這兒,是個清單,看看——象牙、猴子、孔雀、珠寶、粉紅色的小象、藍色的小狗、金蟲子、天使的翅膀……

    我給你弄來了巨人和侏儒,還找來了海姑娘、歌唱家、舞蹈家……還有兩斤黃油、一包糖、二十只雞——哎呀!壞了,我把我女人讓我買的東西也拿出來了,對不起!對不起!”

    國王生氣了:“我可不想談這些,快想個法子給公主弄來月亮,越快越好。”

    御前大臣搖搖頭說:“我從老遠的地方——象亞洲啦、非洲啦,把各種各樣的東西取來,可我就是弄不來月亮呵。月亮離地球十萬八千里遠,它比蓮娜公主的屋子還要大呢,它是用滾燙

    的銅板拼起來的,沒人敢碰一下;象藍色的小狗之類的東西,我可以給你搞到,這月亮,實在辦不到。”

    國王叫御前大臣滾開,又請來了最有名的數學家。他是個小個子老頭,知識可多了,腦袋上沒有一根頭發,耳朵后面常夾著一支鉛筆。

    國王對他說:“不要給我講你四十多年來算出來的難題,今天我對那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要給蓮娜公主弄來月亮,快想想法子。”

    數學家連連點頭:“蒙您下問,不勝榮幸。這張紙上,我抄滿了四十年來給你算出來的難題,我證明了‘上’到底有多高,‘下’到底有多深。我還算出了從字母“a”到“Z”究竟有多

    長距離……”

    國王火目三丈:“不要羅嗦啦!趕快弄來月亮。”

    數學家攤開雙手:“呀,我無能為力,根據計算,月亮在五十萬公里外,那家伙就象咱們這個國家一樣大呵,是用石棉做成的,又用大釘子釘在天上,什么人也取不下來。”

    國王氣呼呼地把數學家推出了屋子,讓人把他的弄臣叫來。這弄臣是個專門給國王逗笑的小人物。平時,在這宮廷里,只有他能把國王逗笑。聽到國王叫他,就穿著掛滿鈴鐺的小丑裝,

    一路小跑地進了屋子。

    國王說:“我女兒病了,要是弄不到月亮給她,她就好不了,我的大小官員都說他們沒辦法,你看怎么好?”

    弄臣歪著腦袋想了想:“他們可都是些聰明能干的人呵。可是談到月亮,卻說得不一樣,我們不如問問蓮娜公主,看看她覺得月亮是個什么樣子。”

    國王同意了,弄臣推開蓮娜公主房間的門,這小姑娘病得連說話都吃力得很,一見弄臣,就問:“帶來月亮了嗎?”

    “馬上就送來,”弄臣安慰她,“可是我要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月亮有多大呢?”

    “它跟我的指甲蓋差不多大呀.”蓮娜答道,“我把我的大拇指放在月亮前頭,指甲蓋一下就把它遮住了。”

    弄臣接著問:“那你覺得月亮到底離我們有多遠呢?”

    蓮娜連想都沒想就說:“和窗戶前的那棵樹一樣高呀,它不是經常夾在樹枝里嗎?”

    “對,對,”弄臣連連點頭J“還有最后一個問題,你說月亮到底是什么做的呢?”

    蓮娜笑了起來:“當然是金子做的了。”

    弄臣安頓好蓮娜,就去找國王的珠寶匠,珠寶匠馬上用金子做了個比蓮娜公主的拇指蓋兒還小一點兒的小月亮。然后又用一條金鏈子把它串起來。

    弄臣把“小月亮”給蓮娜送去,她十分高興,病很快就好了。第二天她就起床到花園里玩去了。國王十分滿意,可沒一會,他又憂心忡忡:到了晚上,月亮示又出來了嗎?如果女兒瞧見

    ,她就明白,脖子上掛著的J并不是真月亮,那可怎么辦?

    他又叫來了御前大臣,叫他想想辦法,怎么能讓蓮娜發現不了天上的月亮.

    御前大臣想了好半天,終于想出一個辦法,他說給蓮娜戴個不透明的眼鏡,這樣她就什么也看不見了。

    國王氣得話都說不出來,趕走了御前大臣,又召來了數學家。

    數學家摸著光光的腦袋,在地上走來走去,想呵想,他終于想出了每天晚上都在花園里放焰火的辦法。

    “笨蛋”國王罵道,“每天放那么多焰火,弄得公主睡不成覺,她還不是要生病?”

    又沒法子了。

    國王朝窗外望去,月亮已慢慢地升起來了,他趕緊把弄臣叫來,問他該怎么辦。

    弄臣開口了:“月亮是什么做的呢?到底有多遠?我覺得蓮娜比你的大臣要懂,我去問問她,看看她是怎么想——為什么月亮又掛在她脖子上,又能出現在天空?”

    弄臣進了蓮娜的屋子,她正躺在床上,還沒睡呢,手里握著弄臣給的“月亮”,直瞪瞪地瞅著窗外的大月亮。

    弄臣輕聲問道:“小蓮娜,月亮已經戴在你的脖子上了,怎么還能在天上照著?”

    蓮娜瞧瞧弄臣,嘻嘻地笑了:“這話問得可真笨呵!我這兒掉了一顆牙,不就在這兒又長起一顆新牙了嗎?”

    “當然,”弄臣答道,“一只鹿的角不小心碰掉了,又會長出一只新角來。”

    "對極了,”蓮娜閉上了眼睛,“我在花園里摘了一朵花,別的花還會開的。”

    “噢,”弄臣輕輕拍著蓮娜:“黑夜完了,就會有白天,白天完了,黑夜就又來了。”

    蓮娜公主睡意蒙朧地嘟嚷:“月亮也是這樣,什么事兒都是這樣。”她的聲音越來越低,弄臣親切地看著她,看著她慢慢地睡著了,輕輕地給她蓋上了毯子,踮著腳尖走出了蓮娜公主的

    屋子。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