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0、身份,是種榮耀,更是一種累贅

    “喏,你的咖啡來了,這回可以說了吧?”祁智宸對著桌面上三杯熱氣直冒的咖啡努了努嘴。

    方明哲沒有理會咖啡,而是轉過頭看著祁智宸,收起了平日里的嬉皮笑臉,嚴肅地問道:“智宸,你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

    祁智宸見方明哲如此嚴肅,也斂了笑意,沉聲吐出一個字:“問。”

    “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叫蘇清言的酒吧歌女?”方明哲直奔主題。

    祁智宸愣了一下,沒想到方明哲問的竟然不是公司的事情,而是這么私人的問題。

    見祁智宸不回答,方明哲又追問道:“你到底是不是喜歡上了那個女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祁智宸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了方明哲一句。

    方明哲摸出打火機,點燃一支煙:“要是你喜歡她,那么我會勸她離開撫北市;如果你不喜歡她,那么就無所謂了,該怎么過還怎么過。”

    聽到方明哲的話,低頭認真看文件的沈子涵一下抬起了頭:“為什么要她離開撫北市?”

    方明哲緩緩吐出一個煙圈,悠悠地說道:“我不想看到因為一個女人,而使得大家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出現什么不該有的裂痕。”

    聽了方明哲的話,祁智宸眼睛瞇細了,透出絲絲危險的光芒:“阿哲是喜歡上了那個女人么?”

    方明哲笑了一聲:“我跟她不過是昨晚見過一次面,今天見過一次面而已。怎么可能就喜歡上了?”

    “那你說的……”祁智宸的眼神里透出的氣息,愈發地濃了。

    “子涵,說實話,真是難得見到你心動。”方明哲沒有接祁智宸的話,而是將目光轉到了沈子涵的身上,“可是這個女人偏偏智宸也喜歡,為了保全兄弟的感情,我只能讓她離開撫北市,遠遠地離開你們兩個。我想,這樣的處理,對大家來說,是最好的。”

    雖然祁智宸早就發現沈子涵對蘇清言不一般,但是聽到方明哲這樣直白地挑明了說,心里還是有些不舒服。

    而作為當事人之一的沈子涵卻是瞪大了眼睛看著方明哲,一副震驚的樣子:“什么?!我心動?!”

    方明哲點點頭。

    祁智宸則是眼珠子一動不動地盯著沈子涵。

    看了看一臉沉重的方明哲,再看看略帶了幾分凌厲氣息的祁智宸,沈子涵突然毫無征兆地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你們……你們……你們太可愛了……”

    這一笑,倒是把方明哲和祁智宸都笑愣了,沈子涵這貨是不是一下不能承受跟自己兄弟成為情敵的殘酷現實,所以得失心瘋了。

    “我對清言,只是朋友之情,沒有半分男女之間的感情。雖然當時只是第一次見到她,但是總感覺像是認識了很久似的,像是一個老朋友,很久未見的老朋友。”沈子涵回憶起最初在酒吧見到的蘇清言,毫不畏懼祁智宸那可以殺死人的眼光,替自己挺身而出的勇敢樣子,嘴角一勾,微微笑了,“而智宸,明明對清言動了心,卻偏偏裝作毫不在乎的樣子,所以我就干脆跟清言走得近一些,看看智宸這次是不是還是打算玩玩而已。”

    祁智宸臉色一沉:“是玩玩而已如何?不是玩玩而已又如何?”

    “玩玩而已,我就將錯就錯,保護好清言;如果不是玩玩而已……”沈子涵深深看了一眼祁智宸,“那么就好好在一起。”

    其實沈子涵心里的打算確實如此,最開始見到蘇清言,他就知道蘇清言不是酒吧里隨手一抓一大把的那種女人,喜歡跟不同的男人玩各種花樣。

    蘇清言時而清冷時而熱烈的性子,正是他欣賞的那種,所以沈子涵打定主意,如果祁智宸這次還是像跟其他女人那樣上個床玩玩而已的話,他一定要阻止。

    沈子涵難得遇到一個能讓自己心疼的人,不好好保護,怎么對得起他自己。

    況且他剛剛那么仔細地看了方明哲拿過來給大家看的那份文件,心里對蘇清言更是堅定了那種想要保護的決心。

    祁智宸聽了沈子涵的話,摸出煙,點上,跟著方明哲吞云吐霧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不得不說,蘇清言這個女人,讓我難忘。”

    “僅僅是難忘而已么?”方明哲步步緊逼。

    祁智宸伸手將煙頭按滅在煙灰缸里,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回答道:“不僅僅是難忘。我想保護她,不讓她受傷害。這也就是我今天為什么到她學校里找她的緣故。”

    沈子涵聽到這里,微微笑了:“我就知道,你今早急吼吼地給我們打電話,絕對不是那么簡單的問題了。為了清言,你難得還吼了我一次。之后居然還向我打聽她的情況。當我告訴你,她是清大的學生的時候,我可是清楚地聽見了汽車急剎車的聲音。”

    祁智宸看著天花板,一聲哀嘆:“你的耳朵要不要那么靈敏?不就是剎車拐彎,走另一個方向而已嘛,你有必要這么清楚地點出來嗎?”

    方明哲聽見沈子涵這樣說,臉色一變,盯著祁智宸,一字一句地說道:“智宸,這個女人的身份,配不上你。如果只是談個戀愛,沒問題;要是想走得更遠,祁家的人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如果你不想悲劇重演,那么最好趁早放手。”

    “身份?!又是身份!自從我懂事開始,我就被祁家拖得失去了自我!做個事情,我要考慮會不會替祁家丟臉,能不能替祁家爭光;談個戀愛,我首先要要考慮的不是別的,而是能不能替祁家帶來更多的利益!”祁智宸聽到方明哲嘴里說出的“身份”兩個字,一下爆發了。

    “祁家少爺這個身份對于我來說,是種榮耀,更是一種累贅!”祁智宸狠狠地吼出來,像是要把之前承受的壓力一并吼出來一般。

    “淡定,看看這個,你就知道為什么我勸你趁早放手了。”方明哲從沈子涵手里接過那份文件,遞給祁智宸。

    祁智宸疑惑地看著方明哲,沒有接那份文件。

    “蘇清言的檔案。我從醫院回來之后叫人調查了她,結果我手下的人拿來了她的檔案,我覺得你應該好好看看。”方明哲淡淡地說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