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契約女傭的炮灰日子

    聽到我去廁所,東方蕭夜的臉霎時陰了三分,然后七分,然后黑線密布。

    過了一分鐘,他的腿終于邁開了步伐,向廁所前進啦。

    呼,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上完廁所,東方蕭夜不知從哪里找來了裙子和襯衫。他把襯衫穿在自己身上,帶我換好衣服后才帶我到校醫去。當然,這不是重點,我想要強調的是,他找到衣服后,就當著我的面直接將自己原來那件丟進了垃圾桶。他說他討厭他的東西帶有一點點污漬。唉唉,新發的校服哎,真是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

    醫生幫我擦過藥后,我就一瘸一拐的往凌亞楓睡的房間走去。我想去看看他,畢竟他是因為我才暈倒的嘛!可是誰知我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了他暴跳如雷的聲音。

    “滾,你們都給我滾出去。”

    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轉身準備往回走,房門卻在這時打開了。

    “就是這個女生,都是他害楓殿下昏倒的。”

    “沒錯,就是她,姐妹們,你們說,我們是不是要為楓大人報仇雪恨啊?”為首的女生一臉不快,狠狠地逼視我,恨不能把我一口吞下去。

    拜托,我那知道他那么脆弱?再說,這種事我也很無辜啊,你們怎么都不替我想想?我一步一步往后退,她們卻一步一步緊逼。

    完了完了,看這架勢,今天我要被徹底撕裂了。我閉上眼,抱著視死如歸的態度,咬著牙縮在墻里,準備迎接一場拳頭暴風雨。

    “呀!”女生們卯足了勁向我捶過來。

    “住手!”

    呃,好熟悉的聲音,居然有人救了我耶,是誰這么仁慈啊?我興奮得抬眼看過去——東方蕭夜面無表情的站在前面,周圍散發著向神一樣的萬丈光芒,我第一次覺得他是如此可愛,如此讓我膜拜。

    可是,下一秒,我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什么嘛,根本就是死性不改!

    “她現在是我的倒霉女傭,你們欺負她可是要經過我的同意哦。”東方蕭夜兩手插在褲兜,一派愜意泰然。

    “女傭?小桃子,你淪為夜的女傭了啊,哈哈,真是報應啊!”凌亞楓撫著額從房間里走出來,但到我就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

    “我沒有同意的啊。”又沒有簽字,不承認,不能承認,打死也不能承認,真簽了的話,我一輩子都要毀在他的手里了。

    東方蕭夜搖了搖頭,輕輕嘆息,假裝十分不舍的模樣,痛心疾首地說:“唉,這樣啊,那你們繼續吧,當我現在的樣子沒出現過。”

    呃,什么情況?天哪,我,我這些女生竟然又陰笑著向我走過來了。

    不要啊,我不要毀容,不要,我現在的樣子已經夠慘了。

    “那個,你們能不能看在我已經瘸了的分兒上,放我一馬?”看這陣勢,我很沒骨氣的出聲求饒。

    小子不忍則亂大謀,大女子要能屈能伸,該低頭就要低頭,又不會缺一塊肉。如果不低頭,就會腫很多大包啦。

    為首的女生臉色一變,扭曲的說道:“放過你?放過你我今天晚上就要失眠了耶,不要再說了,你忍忍啊,不會很疼的。我們就沒人踹五腳、揍五拳而已啦,很快就會過去的,我保證!”

    保證!保證個頭啦!你們那么多人,我保證我今天晚上一定會死在你手上的!蒼天哪,我萬能的神,你不要拋棄我啊!我向耶穌發誓,我們桃家世世代代都是好人啊!啊啊,東方蕭夜,你不要走啊,不要丟下我

    眼看拳頭就要向我落下來,我大喝一聲:“我是東方蕭夜的女傭!”保命要緊,走一步算一步吧。

    這句話真的很有效,女生們一個個都停了下來,保持著那個姿勢靜止著。凌亞楓很鄙視的看了我一眼,東方蕭夜則慢慢的轉過身,對我勾了勾手指,示意我跟他走。

    好吧,為了躲過暴風雨的襲擊,我便暫時聽從你!

    我跟在東方蕭夜后面往教學樓走去,朗朗的讀書聲從教室里不斷傳來,已經是上課時間了,我卻還在這里,這下非得被老師處罰不可。我管不了那么多,繞過他們的身軀,跑步向紅貍班教室沖去,希望能趕上老師在前面進去。

    打開后門,我躡手躡腳的溜進去,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不料老師的聲音第一時間在耳邊響起:“桃千綠,你在干什么?你去哪里了?為什么會遲到?”

    慘了,這個圓滾滾的湯圓老師可是出了名的嚴厲呢!

    “我”啊,有了,我的腿不就是鐵的證據嗎?

    “老師,我的腿受傷了,所以去了趟醫務室,所以,所以就遲到了。”

    嗯,是這樣沒錯,桃千綠,你正是太聰明了,哈哈!

    “是這樣嗎?”湯圓老師朝我的膝蓋瞥了一眼,說道,“好吧,快坐回座位,開始上課。”

    “是。”

    我從后面沒人坐的地方悄悄拿了一把椅子,搬到自己座位坐好。剛坐下去,就感覺到一股陰風從旁邊襲過來,這可真不是一個好現象啊。

    咦?好奇怪,為什么總感覺有人盯著我?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頭皮都開始發麻了,我中邪了?啊,青天白日的,應該不會有什么邪門的事發生的,天靈靈,地靈靈,水靈靈

    惡魔驅散,惡魔驅散!

    “砰!”

    一個飛鏢從后面飛過來,準確無誤的插在我的桌子的正中間。我嚇得一個激靈,手中的筆毫不設防的射了出去,穩穩當當的砸中老師的后腦勺。

    刷刷刷——

    數十雙眼睛向我直插過來,湯圓老師雙目圓瞪,大喝:“誰?誰這么沒有素質?”

    “桃千綠。”所有人都豎起食指指著我,我怨恨的瞪著后面的凌亞楓,臭小子,又是他陷害我。我張了張嘴,正準備向老師解釋這一切的時候,就見凌亞楓不慌不忙的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粉色信紙,放在手里揚了揚。

    那不是我寫給給韓澤旬的情書嗎?哎呀,我狂暈!這個臭小子,好,我一咬牙,咱大人大量,再次放他一馬。我可是胸懷無敵、堅強勇敢的桃千綠啊!這點小事打不倒我的,哼哼!

    我悶悶的低下頭,向湯圓老師虐誠的道歉:“老師,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記筆記的時候滴沒墨了,以為甩一下就可以了,沒想到會甩到講臺上去。真的很對不起。”

    老師無奈的搖搖頭:“好了好了,快坐下聽課,真是一點兒課堂紀律都沒有,你這個風紀委員怎么當的?”

    嗚嗚,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直都是恪盡職守的風紀委員啊,老師你不是一直為我驕傲嗎?天哪,為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我頓時從心底生出一股無力和挫敗感。

    咦?不對啊,怎么還是感到不對勁呢?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發生的事情太多,被嚇到了嗎?不可能啊,我桃千綠可不會這么容易就被打敗的!

    對了,剛剛那個人是凌亞楓?他不是在我后面的嗎,怎么會又到了我旁邊?難道他會瞬間轉移大法?

    就在我納悶之際,一陣陰陰的風從我的左邊又拂了過來,我冷不丁打了一個冷戰,有種脊梁被戳彎的感覺。不管了,肯定是因為昨天被韓澤旬忽視沒有睡好的原因,好了好了,該認真聽課了。

    呼呼

    奇怪?還是有風啊,好奇怪的風!

    “嗯哼,倒霉女傭,你上課怎么總是三心二意呢?”

    見鬼,見鬼熟悉的悶哼,熟悉的禍水音調。

    我倏地轉過頭,東方蕭夜正在悠閑淡定的坐在我的左手邊,歪著頭,看著我邪邪的笑

    他竟然在這里?而且還是我的同桌?天哪,誰來給我解釋一下這是為什么?

    “啊!”

    我大叫一聲,像是被高壓電電到一樣彈起來,跳出半米遠。

    “桃——千——綠,你不想上課就給我站到會議室去,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我的課堂上不允許你如此放肆!”老師三步并作兩步的走到我跟前,氣得吹胡子瞪眼。

    “不,不,對不起,老師,他,他”我顫抖的指著東方蕭夜,開始語無倫次。

    “哦呵呵,他啊。”老師一改前態,突然來了個180°的大轉彎,嘴角笑得快要生出一朵花來,“我忘了介紹了,這位是我們紅貍班新轉來的學生,叫東方蕭夜,以后大家都要想尊重我一樣尊重他。”

    不不不,這不是真的,這是幻覺,幻覺,一定是幻覺!

    我不可能跟這個惡魔同一個班級,更不可能那么倒霉地正好和他成為同桌。啊啊啊,肯定是我眼花了,耳朵也出了毛病。對,沒錯,嚴重失眠導致神經失常,產生了幻覺。嗯嗯,下課后去買點藥吃!

    真是受夠了,受夠了,又擺出這副無害的表情,我一陣狂風暴雨的哆嗦!誰給我塊豆腐,讓我撞死算了,一了百了,眼不見為凈!

    “你,你為什么要坐在我的旁邊?”

    “很簡單啊,我是為你好,你是我的女傭嘛,這樣方便使你工作啊。”他說得很認真,很無辜,好像拿著尺子使勁打人的那個人是我,我才是那個還他受委屈的壞人。

    有沒有搞錯?

    忍耐,忍耐,我要忍耐!

    “倒霉女傭,怎么,你不歡迎我嗎?”東方蕭夜站起身,向全班同學冷冷的掃視了一眼,輕輕問道,“大家歡迎我嗎?”

    “歡迎歡迎!”

    “非常歡迎,極度歡迎!”

    全班一直舉雙手認同,沒有一個持反對意見。我頓時只覺得眼前一黑,無數星星在頭頂冒啊冒。

    我這是招惹誰了?

    啊,真是人沒人性,天沒天理!

    又是一天的下午,體育課間,由于藍祁班英語老師臨時有急事,無法上課,于是把課交給我們紅貍班體育老師一起帶,所以那節課,本是28人的體育課就變成了56個人的體育課。

    用體育老師的話說便是:“人多力量大,教起來省時又省力!”

    不管怎么說,我是沒什么意見啦,反正做好我分內的事就可以。可是,我似乎忽略了很嚴重的一點——我的身邊潛伏著好幾個吃人不吐骨頭、吃葡萄不吐皮的惡魔!

    最重要的是他們個個長得面若桃花,一派溫文爾雅的樣子,用完美的外表欺騙著大眾,而大眾還欣然接受他們這些披著人皮的撒旦,只有我一個人能悲哀地看清真相。

    可是,往往看清真相的那個人下場都比較凄慘,這似乎是一個定律。

    好吧,好吧,我承認,我對他們有著怨恨,深切的怨恨,但這也不是我單方面的,都是他們先惹我的。

    課堂上,體育老師要我們學游泳,說這項運動對身體極有好處,以后會增加這方面的練習。我一聽,心里樂得直開花,終于有我一展拳腳的地方了,終于有我的用武之地了,哈哈!

    我要利用這絕佳的機會讓韓部長看到我婀娜多姿的身材及天下無敵的優美泳姿。噢噢,太好了,太好了,這真是送上門的大好機會啊!

    嘿嘿,水果湖體育館的水不是一般的深啊,沒有一點看家本領諒她們也不敢下去,啦啦啦。

    所以,當老師宣布去校體育館時,我激動得淚流滿面

    我心里無比美好地想象著這樣的場景——兩個班的女生都不敢下水,羞怯地站在岸邊,而我桃千綠便在眾目睽睽之下輕輕地躍入水中,如一只深海來的人魚,輕松愜意的在泳池游刃有余,悠然自得,讓那些女生羨慕得一塌糊涂!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包括韓澤旬,而我只是輕輕的向他游過去,在他贊賞的目光下,聲音沙啞的告訴他:“韓部長,我喜歡你!”

    他驚訝,他詫異,但也高興,歡喜。他撫摸著我額角滴水的發梢,微笑著說:“那你愿意和我交往嗎?”

    “我愿意,我愿意”

    哈哈,這樣的場面我做夢都在想哇,真是太美好了啦!我真的好幸福啊,桃千綠加油,你一定會贏的!你是誰啊,桃千綠呀,桃家第N代傳人啊!

    那樣的場面如果真的發生,于豆花鐵定會氣的頭頂冒煙的,哈哈!

    我站在體育館門口的臺階上,興奮不已,為即將到來的幸福醞釀情緒。

    不行不行,我得先穩定穩定,別激動。

    “哈哈哈!”我還是忍不住仰天大笑了三聲,“這都是天意啊,哈哈!”

    “倒霉女傭,什么事情讓你笑到腰都快斷掉了?是不是想到怎么還我那一百萬了?”東方蕭夜無一刻不在提他的那一百萬,其實他就是拐著彎告訴我,我就是他的女傭,是他的屬下。

    “沒什么啊,我只是突然精神病復發,哦呵呵,我去吃藥了,哈哈”我對他綻放了一個大大的笑臉,然后從容的走了進去。本姑娘今天高興,心情很晴朗,不跟他計較,呦嗬!

    凌亞楓看著我不同尋常的舉動,先是一愣,爾后兩眼一眨,痛哭流涕地說:“呦呦,小桃子啊,你是不是那天摔傻了啊?我可憐的小桃子,這可怎么辦啊?嗚嗚,都是哥哥不好,你快去吃點藥吧,快點好起來啊,哥哥以后一定好好對你的。嗚嗚,天哪,這真是一場悲劇啊!”

    這個臭小子,真是欠扁!

    “哇嗚,小桃子,你不要用一副十惡不赦的表情看著我嘛,我會心痛的,等會兒哥哥會補償你的。嗯哼,來,給哥哥一個笑嘛。”凌亞楓走過來十分惡心的捏起我的下巴,唇角上揚的笑容足以讓人窒息。

    幸好我的定力足夠,不然也會慘遭他的“毒手”

    “拿開!你有病啊!”

    “哦呵呵,竟然被你發現了呢,我也進去吃藥了,拜拜!”凌亞楓妖媚的對我一笑,并向我揮了揮手。

    這個壞小子,竟然學我!

    我對凌亞楓的補償不置可否,壓根沒放在心上。

    老師教了我們基本動作后,就坐在岸邊一邊喝著果汁一邊看著我們練習。情景跟我設想的一模一樣,幾乎所有女生都不敢下水要么面露羞澀地坐在岸邊,要么睜大眼睛瞪著韓澤旬那矯健的泳姿,想跳又不敢跳,還有的干脆拿著救生圈趴在水池邊遠處羨慕的直流口水。

    哈哈,該輪到我桃千綠上揚了,我一定讓你們大吃“兩”驚,永生都不會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桃千綠,你終于可以光宗耀祖了!噢耶!

    我換上泳衣,無比驕傲的做了幾個熱身運動,選了各視線好的下水角度,站在上面點了點腳,劃了劃水,將“矯情”兩個字發揮得淋漓盡致。

    呃,只可惜,這一切都沒有人看到,除了于豆花。因為我還沒有跳水嘛,等下她們就會注意到我了。

    我深吸一口氣,準備一鼓作氣跳下去,卻被于豆花一把拉住:“喂,桃子,你有什么事想不開啊,腿不是剛好嗎?不要逞強。”

    “沒事了,你放心,我保證你等會兒下巴都會掉到地上的。嘿嘿,看到韓部長沒有?我要向他游過去。”我指了指不遠處的韓澤旬,對著與豆花笑道。

    “噗”于豆花口中的水猝不及防的噴了出來,她更加用力的拉著我,“桃子啊,你表白也不一定非得要在水中表嘛!得得,大不了我不要你買達芙妮了啊。我告訴你,你要是有個萬一,我可不會就你的啊。”

    她緊緊拉著我,生怕我一個不慎就掉了下去。呃,其實于豆花就是這樣一個人,刀子嘴豆腐心,是個心地善良的姑娘。哈哈,可是,我這樣泳技高超的人怎么會有事呢?

    我要讓明天校報的頭條上醒目的登著我桃千綠的名字,而且還是韓澤旬一起。

    嗯,就是這樣。

    我拋給于豆花一個安心的眼神,撒開她的手,做了幾個準備動作,深深深吸一口大氣,再呼出一大口氣。

    呼呼,我跳

    然而,我身子呈傾斜狀還沒有跳下去,就聽見凌亞楓站在水中,舉起雙手,高調的宣布:“各位,各位,都看這里,我有件事情要宣布。”

    此話一出,所有視線刷的朝他射過去,好像探照燈一樣緊緊鎖住他,以及他手上拿著的東西。

    前者是東方蕭夜,后者是韓澤旬!

    靜默,前所未有的靜默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們兩個人身上。東方蕭夜冷冷的環視著四周,估計在搜尋我的身影。奇怪,他找我干嗎?我深吸一口氣沉下了水底。

    恍惚間,我聽見韓澤旬的聲音在水面上低沉響起:“呵呵,請問哪位是桃千綠?”

    悲劇,他居然不認識我?太失敗了,太失敗了,不過這也算是在他心底留下一段抹不掉的回憶了,不是嗎?只是,這回憶貌似有點

    沒有人回答他,估計大家都在找我。哈呼,哈呼,我受不了了,大家快點轉移目標吧!我憋不了了啦,我的功力還沒有達到打破吉尼斯的紀錄。

    嗚嗚,哈呼,哈呼

    “嘩。”

    冒了好幾個水泡,我騰地從水里冒出了頭,還未睜開眼,就聽到大家異口同聲的道:“她!”

    “刷。”探照燈的方向全部打向了我,韓澤旬一臉微笑緩緩的向我游了過來。噢,我的心臟就要跳出水面了。他向我游過來了耶,真的游過來了耶。天哪,他不會是來揍我的吧,怎么辦?怎么辦?我往哪里躲啊?

    我迅速向四周掃視一圈,竟然沒有一個可以逃出去的地方。

    慌亂,慌亂

    我轉過身,奮力的趴在池邊往上爬,整個形象只能用一個“囧”來形容。在我快要爬上去的時候,韓澤旬那清澈的聲音像是平湖的凈水清清涼涼的蕩在我耳邊。

    “桃千綠。”

    “呃,我是。”我肩膀一顫,背對著他點頭,像是后面有鬼在追一樣的,死命抓著前面的池邊不肯回過頭去。

    “你可以先轉過來嗎?”他輕輕拍了拍我的肩。

    “呃,呃,我好。”我的肩膀又是一顫,慢慢的轉了過去,但仍只是低著頭不敢看他,生怕他一個不爽把我直接揍到報廢。

    整個游泳池里聽不到半點水聲,大家都盯著我們倆,屏息以待。我也把呼吸調整到了最低極限,等著迎接他的下一句話。

    無論是暴風雨還是拳頭,仰或是拿開我的涮,我都認了。是我有錯在先,沒錯,做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

    “你會游泳?”

    “嗯,會一點。”剛說完話我就后悔了,為什么要說會一點,你應該說很會嘛!真是的,桃千綠,你這個大笨蛋!

    豬是怎么死的,就是像你這樣笨死的!

    靜,特別安靜!

    呃,他干嘛不問了?問完了嗎?就這樣,就這樣結束了?

    大概過了三分鐘,我都聽到我呼吸的聲音了,他溫柔的聲音終于緩緩的響了起來:“你,你真的喜歡我嗎?可以告訴我,你喜歡我哪點嗎?”

    呃,這個,一定要說嗎,整個大腦處于極度缺氧狀態,臉紅得比番茄還要番茄。我的天哪!連脖子根都開始發熱了!

    我看了看他,結結巴巴地說道:“全,全部!”

    “呵呵,這樣啊。”他盯著我的眼睛,柔和的雙眸快讓我溺進去了。我已經快承受不住了!我脆弱的小心臟可受不起這么長時間的折磨,不如主動出擊吧,反正事情到這個份兒上了,不會比這更壞了。

    拋掉矜持,拋掉羞怯吧!桃千綠,你要狠狠的高調一回!

    嗯,好吧,桃千綠,你是最棒的,加油!

    我深吸一口氣,紅著臉一眨不眨的瞅著他,用盡全身的力量對他說:“韓澤旬,你,你,愿不愿意跟我交往?”

    又過了三分鐘,大概是他在思考該怎么回絕我,總是我已經做好別拒絕的準備了,可是我沒有想到卻聽到了讓我噴血的答案。

    “呵呵。”他溫柔一笑,“明天下午5點這個地方見面,我們來一場別氣比賽。如果能贏過我,我便同意你做我的女朋友。”

    韓澤旬說完就爬上岸,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整個游泳池從萬籟俱寂再到突然爆發,像炸開的沸水,噼里啪啦地炸個沒完,尤其是女生們那尖銳的尖叫聲,差點沒把游泳池給掀翻。那些帶著強烈怨恨的目光恨不能在我身上燒出個洞來。

    “怎么可以,我的王子哇”

    “臭丫頭,為什么是你,為什么是你?桃千綠,你給韓澤旬下了什么迷魂藥?快點,從實招來!”

    大家都不敢置信,包括我,事情突然峰回路轉,我已經不知道剛剛這一切是虛幻還是現實。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置之死地而后生?

    韓澤旬真的同意了嗎?不不不,他沒有同意,他只是給我一個機會。如果我明天勝了,那就可以成為他名正言順的女朋友了!哈哈,是這樣沒錯!

    可是要怎么樣才能勝過他呢?他那么厲害,雖然我也挺厲害沒錯,可是跟他比起來還是沒什么把握。不行不行,一定要拼盡全力,今天下課再練練。

    嗯,你一定行的,要振作,振作!

    要不可以讓東方蕭夜透露幾個絕招,耶,這個主意不錯。我想東方蕭夜望過去,正好看再見他朝我的方向走過來,氣勢洶洶的樣子。

    不好,不妙

    雖然不明白他為什么生氣,又為什么要我換衣服,更不明白要帶我去哪里,但善良的我依然按照他的指示換好衣服,去門口等他。

    我有把柄在他手上,我先在是他的女傭,雖然沒有簽賣身契,不是正式的,但實際我已經是他名正言順的女傭了,想賴都賴不掉。

    這真是個杯具的現實!

    “少主大人,你有什么事嗎?干嘛突然之間兇巴巴的?”我看到他出來,我忍不住開口問道。不會是被凌亞楓傳染上精神病了吧?他剛才還說吃藥去來著。

    他帶著危險訊號地望著我,雙眸似乎閃著凜冽的寒刀:“倒霉女傭,我決定把賠償金增加一萬,你覺的夠嗎?

    什么什么?增加一萬,為什么?

    “憑什么?”一百萬這輩子都還不清了,搞不好下輩子都要搭在你手里,真是的,為什么還要增加一萬?

    “那增加兩萬?”

    “喂,姓東方的,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不要拿金錢踐踏我的尊嚴。”真是的,狗急了還會跳墻呢,人逼急了更是會抓狂的!雖然我也狂不到哪兒去……

    “是你毀約在先的,你忘了第六條和第七條怎么寫的了?不得在我眼皮底下談戀愛,這樣會妨礙你工作。不得犯花癡,與別的男生糾纏不清。你把這些可都忘得一干二凈了啊!唉,真替你可悲。我決定了,以后你每毀約一次,就加一萬賠償金。也不是很多嘛,你毀約十次也只是十萬而已,嘖嘖”

    “你,你,你卑,卑鄙!”我十指顫抖的指著他,氣得說不出成句的話來。太可氣了,我桃千綠好歹也是個堂堂正正、清純可愛的姑娘,竟淪落到如此地步!

    蒼天哪,給我一條明路吧!

    為什么激情如花的歲月,我連戀愛的愿望都變得那么遙不可及了呢?都說物以類聚,我如果跟這個家伙在一起待久了,肯定也會精神失常的。上帝啊,求求你派個天使來拯救我吧!我不要沒有希望的過完下半輩子,那簡直生不如死,崩潰啊!

    我緊緊咬著自己的大拇指,努力壓制著即將要暴走的沖動。

    “夜?”

    突然,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帶著疑惑,帶著迷茫。

    是安碎碎。

    在光的折射下,她逆著身影,就像從天而降的仙子,步步生花。

    “夜,你什么時候回國的沒想到你也轉來了水果湖中學。”安碎碎高興的向他走去,甜美的笑著,看樣子,應該是老熟人了。可是東方蕭夜的臉上是什么表情,怎么像踩到狗屎一樣難看?整張臉好象被拉過皮一樣,瞬間變得面無表情,冷冷的,仿佛西伯利亞寒流剛剛經過。

    不不,是比西伯利亞寒流還要寒冷的寒流!

    “倒霉女傭,看什么看,還不走!”東方蕭夜毫不理會安碎碎的熱情,拉著我從她身邊擦肩而過,簡直無視那個美麗的少女。

    呃,我還真是有點不忍心啊,他怎么可以對大美女視而不見呢?任憑她在后面喊的多大聲,他連頭都不回一下,真夠絕的!

    我悄悄回頭看了一眼,安碎碎已經整個消沉了下去。

    第二天下午,我早早的就去了游泳池,準備趁比在之前做做熱身,順便練習練習。基本上這樣的時間段都不會有什么人,一進門,我屁顛屁顛得問門衛叔叔我今天是不是最先來的。

    門衛叔叔笑瞇瞇的露出兩顆大門牙說:“同學,你不是最先來的哦,前面有兩位同學剛走,不過現在整個游泳池只有你一個人了。”

    好吧,只有我一個人更好,我桃千綠的天下,噢耶!

    我三下五除二的迅速換好泳衣,準備來個天下無敵的優美跳水。可是突然想到等會兒還要比賽,于是決定先保存體力,熱熱身再說。

    好吧,熱身就熱身,為什么我還聽到一聲什么東西被撕裂的聲音?不是這么巧吧?我睜大眼睛全身檢查了個遍,也沒看到有什么蹊蹺。呵呵,怎么可能,應該是幻聽,每次一遇到韓澤旬有關的事情都會幻聽。

    嗯,加油,Go,Go!明天一早醒來整個校報都會貼滿你的名字,哈哈,旁邊就是韓澤旬。嗯,現在休息休息,養精蓄銳。

    多了一會兒,游池外傳來驚天動地的腳步聲,接著就看見無數花癡女蜂擁而進,整個游泳池都震了三震,太彪悍了!

    接著,你推我擠的人群中讓出了一條道,韓澤旬和安碎碎慢慢地走過來,站在我的前面。

    “桃千綠,你可以放棄嗎?你不會贏的。”安碎碎突然勸慰似的冒出這么一句。

    呃,我招惹她了嗎?憑什么要我放棄?難不成他也喜歡韓澤旬?

    不會吧,這個對手也太強了!

    “還沒比怎么會知道結果呢,是吧?韓澤旬,你也希望我更你比吧?”我沖韓澤旬羞澀地拋了一個不算媚眼的媚眼。

    韓澤旬一怔,笑出兩個小酒窩:“那么就開始吧。”然后他輕輕松松的跳下了水。

    周圍響起一陣歡呼聲,同學們還真熱情啊!

    我走到隔他一米的距離,問:“韓澤旬,你希望我贏還是希望我輸?”

    他愣了一會兒,表情顯得有些復雜,肯定心里極度不愿意讓我贏吧,估計他會全力對待的。

    沉水之前他看著安碎碎對我說:“隨緣吧,如果我們有緣,你會贏的。”

    呃,這是什么答案?到底是希望我贏還是不希望我贏?我看向岸邊,所有的人都在為韓澤旬歡呼,為他吶喊,就連豆腐花那個死丫頭也在為韓澤旬加油。呃,我的人氣還不是一般的低。你們這些沒人性的,一定要一個一個的收拾你們!

    正盤算著怎么收拾這群沒良心的家伙,人群中就突然響起了兩個高xdx潮的聲音,而且還是為我加油的。哎呀,太難得了!

    “倒霉女傭,好好發揮,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如果你輸了就要再加一萬賠償金的哦。”

    “小桃子,加油哦,楓哥哥支持你。”

    呃,東方蕭夜?凌亞楓?他們怎么突然那么好心,竟然會為我加油?他們竟然拿著高清的擴音器為我加油?有沒有搞錯?莫不成這里面有什么陰謀?

    我眼帶寒光的射過去,準備插他個千瘡百孔,卻見他一臉真誠的拿著擴音器靠在高臺上,純白的身影像是從天而降的天使。我的心頓時軟了下來。天,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白馬王子?

    淡定,淡定,現在是比賽時間,不能因為他分了心。

    我和韓澤旬互相點了點頭,同時沉入水里。前熬的時刻來了,從水中看東西是令人心血沸騰的,尤其是對面還是自己崇拜已久的帥哥。我的那個小心肝啊,撲通撲通的,恨不能穿破表皮就那樣跳出來。

    我不由得又得離他近了一些,臉熱得跟什么似的,不過他應該看不出來吧!哈哈,在水里真好,只有我們兩個

    我萬能的神啊,就讓這一刻靜止吧,靜止吧!

    想著想著,我不由得又近了一步。哈哈,趁這個機會要賺個夠本哇,假使真輸了,那也值了,死而無憾啊!

    韓澤旬見狀,向后連退了四步,好像我是瘟疫的魔鬼似的,唯恐避之不及,我不服氣,擦拳擦長的慢慢向他游去,勉強露出個還算是笑容的笑容。別小看哦,這可是高難度動作,氣都快不順了,還在逞強,我突然無比佩服我自己。

    果然是桃家人,這下我對自己的身世無比的肯定,跟我老爸那無與倫比的自信真是如出一轍,絕對是正統的!

    呼呼我冒出了幾個水泡。

    “嘶”

    什么聲音?哎呀,不好,我用手摸向后背。

    “轟——”腦袋里一聲悶雷!怎么搞的?泳衣的肩帶竟然要完全斷開了,只剩下一點點的掛在一起了,不是這么巧吧?暈啊!這是什么情況?

    我趕緊用手捂緊肩帶,瞪大眼睛拼命向韓澤旬揮手,示意他停止比賽,可是這家伙居然還在往后退。有沒有搞錯?我有這么讓你討厭啊?

    芳齡如花,青春年華,長得也不寒磣啊!

    不行了,不行了!

    “嘶——”

    哦,買糕的!徹底斷裂!

    好吧好吧,,我不得不說,泳衣,你真是太對得起我了,太為我爭氣了!

    什么嘛,關鍵時刻掉鏈子,我等會兒把你挫骨揚灰!

    我緊緊揪著斷掉的鏈子,“呼啦”一聲浮出水面。

    哎呀,新鮮空氣真好啊!

    “哇,快看,我們韓部長贏了耶,哈哈!”

    一陣接一陣的歡呼聲響起,個個面露喜色,好像古代大軍揮劍打敗匈奴似的振奮。太讓人挫敗了,好歹給我點安慰嘛!今天真是太衰了!想想我桃千綠自從遇上東方蕭夜那個壞蛋后就一直沒過上過好日子,更不要說別的啦!

    難道這才是天意?

    呃,眼下該怎么辦呢?我的衣服,我怎么上岸啊?我向于豆花使勁瞪眼色,希望她能識相點給我遮遮,誰知這家伙一臉莫名的說:“桃子,你的眼睛怎么了,進太多水了啊?”

    什么啊,我演技有那么差嗎?你的眼睛才進水了呢!沒看見我都急死了嗎?我總不能在游泳池呆一下午,等大家都散了再走吧?

    嗚嗚,有沒有好心人來救我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