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如果沒有你,我的世界將不會完整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陳恩浩便已經在康民醫院休養了12天了,明天就是他出院的日子了。

    整個下午,莫婉如都處于一種極度興奮的狀態,一直在病房內來回走動著,一個人興奮地自說自話:“恩浩,你說明天去哪兒慶祝好?是去唱K,還是去BBQ?我覺得在家里舉行Party也不錯,咱們可以叫上一大群朋友和同學來玩兒。恩浩,你出院后還會回幸福鎮嗎?我想你應該不會回去了吧?畢竟你的家在夢幻城。如果你回去可以來我家住哦!我家很大,有很多客房……”

    林若若和陳恩浩默契地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露出無奈的苦笑。

    林若若這次過來本是打算幫他收拾東西的,怎料他的衣物和用品早就被陳家的女傭收拾好了,整整齊齊地疊放在沙發角上,只等明天陳家的司機載陳媽媽來給陳恩浩辦出院手續時,順便把它們載走。有錢人家的生活果然不是她這種小老百姓可以想象的。

    幫不上忙的林若若只好閑著沒事做地坐在一旁聽莫婉如發表著她的慶祝計劃,和她一同受罪的還有陳恩浩。本以為莫婉如隨便說個幾分鐘就完了,怎料大半個小時過去了,她依然興致勃勃地說著。林若若和陳恩浩聽得頭昏腦漲,不由得無奈地相視苦笑。

    然后林若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連忙從背包里拿出隨身攜帶的備忘錄,翻開空白頁,拿筆“刷刷刷”地快速在上面寫著。寫完后,林若若趁莫婉如不注意,把本子遞給陳恩浩。

    陳恩浩一怔,立刻反應過來,快速地接過本子,只見本子雪白的紙面上寫著兩行清秀的小字——不如明天咱們提早離開醫院,去游樂場玩兒?

    陳恩浩的嘴角微微彎起,抬頭看向她。當她發現他在注視著自己時,伸出小指頭比了比莫婉如的方向,食指放在唇邊,對他做了個別說話的手勢。

    陳恩浩為她的小動作感到好笑,但還是縱容地點頭答應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學校不用上課,林若若一大早就來到醫院。陳恩浩也是起了個大早,換好衣服后就在醫院大門口等著。林若若一到,兩人便立刻一起離開了。

    兩人先是去了市里最大的游樂場,玩過山車、玩摩天輪、玩海盜船……差不多把整個游樂場的游樂設施玩遍了,兩人才意猶未盡地離開。吃過午飯后,兩人又跑去登山,參觀了據說很靈驗的寺廟,并在寺廟里為對方求了平安符。

    下山時,已接近傍晚。

    金紅色的太陽斜掛在天邊,漫天的金紅色霞光照亮了天空的每一個角落,大朵大朵的浮云隨風變幻出各種不同的形狀。微風輕拂,飄來了誘人的飯菜香。

    “時間過得好快哦!”林若若把手舉向空中,艷紅的霞光透過指間的縫隙映在她的臉上,“不知不覺一天就過去了。”

    “別玩了,我送你去車站,太晚的話,伯父伯母會擔心的。”陳恩浩拉下她的手,拉著她往汽車站的方向走去,“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們下次可以再一起出來玩。”

    “可以嗎?那真是太好了!”林若若喜出望外地拍著手,腦中靈光一閃,一個主意驀地在她的腦海中閃現,“恩浩,你明天有空嗎?”

    “有事嗎?”

    “不如明天我們去雅藤閣吃飯吧?我記得夢幻城也有雅藤閣的連鎖店。”她記得趙麗麗說過,林小哈當初約她去雅藤閣是為了向她告白,雖然沒有成功,但想必他對這件事情是有一些印象的。現在她和陳恩浩的關系已經比他剛恢復記憶時好了很多,該是更進一步的時候了,這個時候她在雅藤閣向他表明心意,說不定會讓他記起些什么。

    陳恩浩不知道她的復雜心思,沒有過多思考就點頭答應:“好。”

    “那明天晚上咱們7點半在夢幻城的雅藤閣見哦!”

    和陳恩浩定下明天的雅藤閣之約后,林若若歡歡喜喜地坐上了回家的汽車。

    第二天約會時,林若若打扮得與上次和林小哈約會時一樣:米黃色的半腰外套,粉色的及膝連衣裙,輕盈的裙擺鑲著一圈銀色花邊,雪白的長靴讓她的腿看起來更顯修長,黑亮的長直發柔柔地垂在胸前,把她的小臉襯托得白皙清純。

    林若若的想法很簡單,她覺得這次的穿著打扮和上次一樣的話,更有助于喚起他的記憶。

    因為對夢幻城的環境不熟悉,林若若提早半個多小時出發。因此,當她來到雅藤閣餐廳時,陳恩浩還沒有來。無事可做的林若若手撐著下巴,悠然地打量著餐廳的布置。

    夢幻城的雅藤閣和幸福鎮的有點兒不一樣。雖然一樣是位于商業街的中心路段,一樣是因美味的食物、高貴華麗的裝潢、昂貴的消費和五星級的服務質量而聞名,但夢幻城的雅藤閣明顯就比幸福鎮的更大、更加漂亮。同樣是典雅精致的屏風,夢幻城的明顯就更大、更華麗一些,款式也明顯比幸福鎮的多。大紅酸枝博古架上的藝術品也比幸福鎮的高一個檔次。甚至連天花板上的施華洛世奇水晶燈也比幸福鎮的華美璀璨。

    唯一沒變的大概就是餐桌的布置。英倫風格的紅格子桌布美麗典雅,桌子中間放置著一支嬌艷欲滴的粉色玫瑰,嬌嫩的花瓣上還帶著晶瑩的水珠,淡雅的玫瑰香味在空氣中彌漫。桌角的香薰蠟燭緩緩地燃燒著,溫暖的燭光輕輕搖曳。

    林若若儀態端莊地坐在座位上,漫不經心地用吸管喝著杯子里的白水。

    和上次的緊張心情不一樣,今天的她異常冷靜。這大概是因為情況不一樣,上次要告白的人是林小哈,今天要告白的人是她,主導權握在她的手中,她就不緊張。與此同時,陳恩浩正在家里照著鏡子。

    一個大男生,像個女人似的,拿著鏡子左照右照,怎么看怎么別扭。要是在平時,打死他他都不會做出這種惹人笑話的事情來。可是今天,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想到等會兒要和林若若約會,心就“怦怦”地跳個不停,然后就會下意識地去照鏡子,仔細檢查自己的穿著打扮是不是端正,臉上是不是有臟東西。

    陳恩浩也很為自己的行為氣惱,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好不容易一切都檢查好了,陳恩浩才滿意地出門。怎料,他才剛下樓,就看見了莫婉如。瞧她的樣子,似乎在樓下站了很久了。

    “你怎么會在這里呢?”陳恩浩驚訝地看著她。

    “我在等你呢!”莫婉如哀怨地盯著他,嬌嗔道,“你昨天為什么不等我就出院了?你昨天是不是和林若若約會去了?”

    陳恩浩皺著眉,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你怎么知道我家在這里?”

    “陳氏集團那么出名,你爸又常上報紙、雜志和電視,這夢幻城里誰會不知道你們呢!我隨便抓個人一問,就知道了你家所在的小區,然后跑到小區里問一問管理員就知道了。怎么樣,我聰明吧?”莫婉如得意洋洋地看著他。_

    “婉如,我現在要出去,晚點再找你。”陳恩浩耐心地和她說完,轉身就要走。

    莫婉如連忙拉住他,不高興地問:“你要去哪兒?”

    陳恩浩皺起眉,沒有說話。

    莫婉如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恍然大悟:“你要去約會對不對?和誰?難道是林若若?”

    陳恩浩還是不說話。

    莫婉如立刻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她緊緊地抓住他的衣服,繞到他面前,不悅地說:“我不準你去!”

    “婉如,別鬧了。你平時野蠻不講理,為了拉開我和若若,耍些無傷大雅的小手段,我都可以看在你是我和若若的救命恩人的份兒上,不和你計較。但今晚不行,今晚的約會對我來說很重要,你再鬧,我會生氣的。”

    莫婉如心里一驚,緊張地盯著他的眼睛,問:“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陳恩浩凝視了她片刻,猶豫了數秒,才說:“你一直記恨著若若拒絕你哥哥的告白,所以就一直和若若過不去,你接近我是為了阻止我和若若在一起,包括你搶了若若的前男友,這些我都知道了。”

    莫婉如大驚,不自覺地放開了手,驚愕地盯著他問:“你恢復記憶了?”

    “沒有。”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林若若說的?”莫婉如瞇起眼,瞳孔里閃過一抹狡詐的神情,“恩浩,你聽我說,事情不是這樣的,是林若若她……”

    “婉如,別狡辯,別讓我對你更加失望。”陳恩浩打斷她的話,“你應該聽說過有一種職業叫偵探吧?只要愿意花錢,他們可以提供一切你想知道的東西。我爸爸是個商人,我也是讀金融的,從商的人做事都非常謹慎,你爸爸也是個商人,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吧?”

    “你,你調查我?”

    “不,不只有你,還有林若若。你們兩個,我都讓人調查了。你知道,家庭稍微富有的人都不會讓陌生人接近自己,他們都害怕被綁架,我也不例外。”陳恩浩誠實地說,繼而好言相勸,“婉如,其實你是一個好女孩,生在富有之家,又一直被父母和哥哥捧在手心,你任性野蠻一點是難免的。雖然你一直為了你哥哥的事報復若若,但從你找人來救落水的她和我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你本性其實是善良的。我覺得你不應該一直對你哥哥被拒絕的事耿耿于懷,畢竟愛情是兩個人的事,勉強在一起是不會有幸福的。”

    一提到她哥哥,莫婉如的臉色立刻一變,激動地對他大叫道:“不!你根本就不懂!”

    “不,不是我不懂,是你太固執了。你想想,無論你怎么報復林若若,她也不會喜歡你哥哥,甚至她有可能因為你的行為而對你哥哥產生反感。即使有一天,林若若因為受不了你的報復,而和你的哥哥在一起了,但你能保證林若若是愛你哥哥的嗎?你敢肯定他們會幸福嗎?而且據我所知,你哥哥已經有女朋友了,你現在的行為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既然如此,那為什么還要去做呢?還有,難道你就沒有想過,仇恨會蒙蔽你的眼睛,你會因為過于執著于報復,而錯過了愛自己的人嗎?”

    雖然陳恩浩的話很不中聽,但莫婉如不得不承認他分析得很詳細,而且很有道理。莫婉如漸漸地平靜下來,眼睛里的怒氣也漸漸被迷茫代替:“真的是這樣嗎?我會因為過于執著于報復,而錯過了愛自己的人?”黃樂天對她百般呵護的樣子在她的腦海中閃過。

    看到她在反思,陳恩浩滿意地微笑起來:“是的,所以把仇恨放下吧!別因為這么點兒事情,而和自己的幸福擦肩而過,這樣不值得。”

    聽完了他的話,莫婉如頓覺一直憋在肚子里的怨氣消散殆盡。雖然已經想明白了,可是為了面子問題,她還是故作高傲地說:“好吧!你說的挺有道理,看在這番話的份上,我就暫時放過你和林若若。”

    真是個別扭的女孩。

    陳恩浩笑了,輕輕地抱住她,祝福地說:“恭喜你想通了,祝你早日找回自己喜歡的人。”

    在陳恩浩和莫婉如談話時,餐廳里的林若若正頻頻低頭看著腕表。

    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陳恩浩怎么還沒來?

    難道他忘記了?

    這應該不可能,陳恩浩的記憶力特別好,雖然還沒有到達過目不忘的地步,但也相差不遠了,他絕對不會忘記的。

    又過了幾分鐘,還是沒見陳恩浩的蹤影。林若若開始擔心他是不是在來餐廳的途中發生了什么事。

    隨著時間的逝去,她越來越慌,越來越擔心。終于,她再也坐不住了,匆匆地結了賬后,就往陳恩浩的家趕去。

    只是,林若若怎么也沒料到,當她好不容易打聽到他家的地址,氣喘吁吁地趕到他家樓下時,看到的竟然是一向不茍言笑的陳恩浩正面容溫和地凝視著莫婉如,微笑著聆聽她說話。

    林若若離他們的距離有點遠,她聽不到莫婉如在說什么,但陳恩浩臉上的溫和和難得一見的微笑都刺痛了她的心。

    她在餐廳里等了他那么久,她一直擔心他是不是出事了,還為了確定他的安全而匆匆趕過來。而他,卻在這里滿面春風地和莫婉如聊天兒。這算什么?

    林若若感到委屈極了,正要上前找他理論,卻驚愕地發現陳恩浩竟然抱住了莫婉如!

    連手也沒有和她拉過的陳恩浩竟然抱住了莫婉如!

    林若若站在原地,震驚地看著那對雙擁的男女,淚水像斷線的珠子,不斷地滴落地上。她的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害怕自己一放手,就會放聲大哭出來。

    他怎么可以在和她約好的情況下,又約了莫婉如?

    他怎么可以在她苦苦等待他的時候,心安理得地在這里和莫婉如談笑風生?

    他怎么可以這么對她?

    林若若嗚咽了幾聲,再也顧不上會不會被他們發現了,轉身大步地往汽車站的方向跑去。

    皮鞋敲擊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那是心碎的聲音。

    自那天后,林若若就再也沒有見過陳恩浩,也再也沒聽到過有關他的消息。

    雖然明知道陳恩浩是不會喜歡她的,可是她還是忍不住想透過莫婉如了解他現在的情況。可奇怪的是,兩人似乎約好了一般,就連莫婉如也躲著她,不再找她吵架,也不再出現在她面前,遠遠地看見她就會繞路走。

    有關陳恩浩的一切就好像一場華麗的美夢,突然出現在她的生命中,一夜醒來后,又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偶爾想起他,她的心還是會不可抑制地痛。

    所幸的是高考的日子快到了,巨大的學習壓力讓她沒有過多的時間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想,心就平靜了;不想,心就不痛了。

    時間過得好快,轉眼間,高考就結束了。

    班上大部分的畢業生都為終于能缷下肩上的重擔而歡呼著,連書本和練習薄也不要了,隨意地把它們扔在教室的任意一個角落里,匆匆地收拾一些自己認為有用的東西,就興高采烈地簇擁著同伴,走出了這所培育了他們三年的學校。

    轉眼間,高三(2)班的教室里就只剩下林若若和趙麗麗兩個人了。

    趙麗麗收拾好東西后,看了一眼旁邊正在慢吞吞地收拾著課本的林若若,又看了一眼她面前的書桌上小山般高的課本,好心地問:“若若,我的東西收拾好了,你需要幫忙嗎?”

    “不用了,我自己能收拾的。”林若若看著好友,遲疑著說:“麗麗,不然你先走?我,我想再在這里待一會兒。”

    趙麗麗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她,那銳利的目光仿佛能看透她心底的所有秘密。

    林若若下意識地想躲開她的目光,趙麗麗卻在此時說:“若若,你是不是又想他了?”

    林若若的神色一僵,久久沒有回應。趙麗麗卻已從她的反應中猜出了答案。

    輕嘆了一口氣,趙麗麗無奈地說:“我明白了,那我先走了,你也別在這里逗留太久。”

    林若若點點頭,目送著好友離開了教室。在走出教室前,趙麗麗不忘幫她虛掩上教室的門。

    趙麗麗說得沒錯,她是想陳恩浩了。

    這座校園,這個教室,處處充滿著她和林小哈的回憶,處處透著林小哈的氣息。

    這里的一切都時時刻刻提醒著她,她和林小哈之間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這些,也是她現在唯一能得到的安慰。

    可是,現在老天爺連這么一點點安慰也要剝奪掉——高考已經結束了,她很快就要離開這里了。以后,她再也不能這么悠然地坐在這里,回憶那段關于她和他的美麗童話了。

    也許,這就是緣分吧?

    她和他沒有緣分,想再多也沒有用。

    林若若落寞地垂下頭,悄悄地紅了眼眶。

    正在這時,教室的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了,皮鞋敲擊水泥地板的低沉聲音緩緩地傳來。

    “麗麗,你不是先走了嗎?怎么又回來了?”林若若抬起頭,看向教室門口的方向。

    大開的教室門,清澈明媚的陽光從門外斜映進來,暖黃色的光芒中,有細微的塵埃在飛舞。

    林若若看到,一個男生背對著陽光,正向她走來,線條清晰的臉龐在陽光的映照下更顯完美,俊秀的臉平靜如湖水。

    書本從她手中滑落,她怔怔地看著他,眼睛里掠過一絲哀傷:“你來這里干什么?”她淡淡地問,盡量不讓悲傷的情緒泄露出來。

    “我來尋找遺落的東西。”陳恩浩凝視著她,一步一步地走到她面前,櫻花一般的雙唇微抿著,眼睛里溢滿了讓林若若怦然心跳的溫柔。

    林若若!都這個時候了,你怎么能還為他心動呢?你怎么這么不爭氣呢?

    林若若在心里狠狠地罵著自己,同時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用不帶任何感情的語氣問:“找到了嗎?”

    陳恩浩低頭凝視著她,微微地點了點頭回答:“找到了,可是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我回家。”

    林若若一怔,他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他是來找她的?

    她的心跳漸漸地急促起來,她下意識地側轉過頭,避開了他熾熱的目光,就連說話的語氣也帶著慌亂:“那……你繼續找,我,我先回過家了……”

    林若若慌亂地站起來,連課本也顧不得收拾了,抬腿就往教室門口走去。

    陳恩浩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在她經過他的身邊時,卻突然伸出手,緊緊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林若若一驚,條件反射般地甩開了他的手,沒有注意到他眼底飛快閃過的憂傷神色,驚惶失措地倒退了兩步,戒備地盯著他,慌張地問:“陳恩浩,你想干什么?”

    陳恩浩沉默了兩秒,抬頭凝望著她,沉聲說:“若若,我有話要對你說。”他的聲音低沉,卻帶著不容拒絕的強硬。

    咽了咽唾沫,林若若側過頭,故意不看他:“你說,我在聽。”

    “若若,那天我不是故意不來的。”他盯著她,沉默了兩秒鐘,開始沉聲敘述起那晚發生的事情,“那天,我出門赴約時,在樓下遇見了來找我的莫婉如……”陳恩浩一五一十地把那天和莫婉如的談話內容和盤托出。

    聽完后,林若若的心里涌現出一股狂喜。

    “你是說,你失約是為了抓住那個機會說服莫婉如放下對我的偏執怨恨,而不是因為討厭我?”她緊緊地盯著他,緊張地問著,聲音里甚至帶著一絲微微的顫抖。

    “是的。”陳恩浩嘆了一口氣,惋惜地說,“當我和她談完話,來到雅藤閣時,餐廳里已經沒有你的身影了。”

    怪不得這段時間,莫婉如再也沒有來找她的麻煩了,原來是被陳恩浩說服了。

    林若若的鼻子酸酸的,眼眶漸漸泛紅。她吸了吸鼻子,委屈地追問:“那你事后為什么不來找我呢?”“不,我找過。”陳恩浩輕輕地握著她的手,看著她的目光里充滿憐惜,“我給你打過電話,是林伯父接的。他說你快高考了,希望我在考試結束前,先別來打擾你。為人父親,總是希望自己的兒女擁有一個錦繡前程,他害怕你因為我影響了考試。我理解他的心情。關于這一點,是我當初考慮得不夠周到,我確實不應該在那個時候打擾你。現在你考試結束了,我終于可以來找你了,只是不知道,現在會不會太晚了?”

    “不,不晚!”林若若喜極而泣,縱身投進他的懷里。

    陳恩浩輕輕地擁著她,下巴靠在她的頭頂上,溫柔地說:“自從你走后,我就覺得生活失去了生氣,就連做出來的蛋糕,也不是原來的味道了。若若,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你了。”

    林若若埋在他的懷里,幸福地笑了,這段日子的痛苦、傷心、無助,在這一刻全都煙消云散了。這一刻,她突然明白上天為什么要讓陳恩浩恢復記憶了。原來之前的煎熬,都是為了迎接這幸福的時刻。

    林若若幸福地笑著,說出了在心間猶豫了無數次的話:“陳恩浩,我也喜歡你。”

    他一怔,擁著她的手臂驀地收緊,幸福的微笑在他的臉上蕩漾開來。

    溫暖的陽光輕柔地包裹著相擁的兩人,微風輕拂,送來了幸福的氣息。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