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二節

    “夏森先生,請你跟我來一下吧。”蘇斯拉示意,幾個人上來想要把夏森帶下去。

    “等一下,”肯特忽然開口,“我的任務是帶紅龍閣下參觀礦山,現在應該由誰處理這件事情?”

    夏森和蘇斯拉現在應該誰出面接待紅龍,肯特只關心這個問題。

    蘇斯拉看看還在耀武揚威的恐嚇人類的紅龍,馬上作出決定:“米塔先生是這個礦山的主管,這樣的事情自然由他負責了。”

    夏森頓時面色煞白,但是這個時候周圍的人只要自己不被派去招待紅龍就很高興了,沒有人會考慮他的心情。

    肯特點點頭,轉身走向紅龍:“舞蹈者,現在我們可以開始參觀子爵的礦山了。”

    “誰是舞蹈者……”紅龍一口火就向著肯特噴去。

    肯特敏捷的閃開,同時看著紅龍皺起了眉頭:“你背的是什么?”

    “‘我’的寶石!”

    唰,肯特拔劍在手:“那是子爵的財產,放下來!”

    “我的!”

    “子爵的!”

    “我的!”

    “子爵的!”

    “我的!”

    “子爵的!”

    “我的!”

    “子爵的!”

    ……

    蘇斯拉看著肯特和紅龍越靠越近,幾乎是臉貼臉的在相互瞪眼吼叫了,苦笑著搖搖頭,揮手吩咐手下人各自去忙碌。

    礦山剛剛接收就要交接出去,要做的工作很多,就讓他們兩個慢慢的辯論吧。

    至于礦山的所有權此時此刻恐怕既屬于紅龍也不屬于法蘭子爵了,但是沒有必要為了告訴他們浪費時間,需要處理的事情還多著呢……

    “蒙德……”

    “干嘛,我正忙著呢!哎呀……”

    正在挑戰法蘭公國大劍術士的蒙德被伊達的聲音打擾,步伐亂了半拍,頓時從勉強支撐變成了被劍指著咽喉。

    大劍術師看到伊達·法蘭是有事要跟皇太子談的樣子,微微行禮之后退了出去。

    “有事嗎?”

    “禮物。”伊達揚揚手中的幾張紙。

    “無端端的怎么送我禮物?”蒙德接過侍從遞來的毛巾邊擦汗邊帶著警惕的問。

    伊達瞇著眼睛一笑:“遲到的訂婚禮物。”

    “訂婚禮物?你不是送過了……”蒙德疑惑的接過去,一看就呆住了。

    “那是給莉莉婭的,這是給你的。”

    “格魯礦山?你要把格魯礦山送給我?”蒙德驚詫的看著他。

    “是時候了……”伊達吐口氣,“波利家族的時間已經到了。”

    “可是為什么給我?”蒙德還是不解的樣子。

    “因為應該動手的人是你,不是我!”伊達對自己的表哥恨鐵不成鋼都成了習慣了,也就自動的忽略這種情緒,“格魯礦山不能在我的手里,波利家族也不能由我去處理。法蘭公國不能把權力的觸角伸到西北。所以我一直對波利家族在格魯礦山的所作所為不聞不問,可是現在時機已經到了,西北的幾個新興家族已經能夠和舊家族達成平衡,波利家族已經沒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而你出面處置是最合適的,你是未來的皇帝,這樣做也可以幫助你拉攏西北的人心。”

    “這個我知道,我是問為什么給我礦山?”蒙德扇著那些文件問。

    “因為接下來這個礦山會很值錢,這么值錢的西北產業放在我手里,陛下會不高興的!”伊達白了他一眼,“另外,那里的蘇里族人我另有安排,不能給你留下。而且這十年來的收入和利息我是要結清的,不足支付的部分你來替波利家族付清。”

    蒙德大悟:“早這么說我不就放心了!真是的,我就知道你不會吃虧,平白無故給我我才不敢要!”說完那些地契產權就裝進了他的口袋還拍了兩下。

    “還有,紅龍到礦山去的損失也記在你的賬上。”伊達說完,轉身走了。

    “什么?你等一下,你給你的侍衛長的任務不包括把它帶回來嗎?伊達,你等等……伊達……你得負責把它給我弄回來!”蒙德快步的追了上去,“你不能把那個東西留在我的礦山里啊……”

    “所以啊,那已經是你的礦山了。”伊達背向蒙德攤攤手,腳步絲毫不停。

    “把那個東西弄走,伊達,你不能送給我沒有礦工欠著十年債務還附帶一條龍的礦山啊!”蒙德大呼小叫著追上去。

    “其實我只送礦山,舞蹈者不送,你隨時可以送回來。”

    “伊達,你這個從來不吃虧的家伙,我就知道收你的禮物沒好事……你給我站住,至少把龍弄走再送來啊……伊達·法蘭,你給我站住,把你的龍從我的礦山里弄走……”

    完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