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八、誕生與消亡(下)

    “舞蹈者,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伊達忽然這么說的時候,連紅龍也感到有些吃驚。

    這個家伙總是這樣,忽發奇想似的做出決定!

    紅龍雖然挺喜歡最近這種不守規矩不受約束的生活,但是并不代表它受得了伊達那種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的指派。

    “把他們都制服,我們也該回家去了……”伊達這樣說。

    不等他的話音落下,紅龍已經仰天長嘯,向著漆黑的天幕噴射出了一道巨大火焰。

    回家,這個詞令紅龍頓時把所有的不滿都拋到了九霄云外。

    砰!

    飛龍重重頓足的聲響仿佛踏在了在場的每個生物心頭。

    這些天來,紅龍面對追趕保持始終著克制,這種狀況并沒有使大多數墨爾蒂爾和哈古人覺得它是在忍讓,而是另他們錯誤的估計了偉大的飛龍的實力,現在在大多數的墨爾蒂爾和哈古人都覺得,雖然偉大的飛龍是一種強大的生物,但是面對數量眾多的敵人也是會畏懼的。可是僅僅在這一瞬間里,偉大的飛龍沒有多余的動作,它雙眼緊緊盯著眼前這些囂張的對手,上前一步,前爪重重怕擊地面一記,這樣簡單的動作就足夠擊碎了所有墨爾蒂爾人和哈古人關于他們能夠戰勝偉大的飛龍的幻想。

    偉大的飛龍矗立在那里,目光籠罩著在場所有的生物。沒有人敢于搶先進攻,剛才圍攻飛龍的勇氣在那種威勢下已經消散殆盡。

    紅龍在這些天與眼前的這些糾纏不休不自量力的生物的對峙追逐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現在終于要反擊了,它當然不會手下留情,要不是心里還記掛著“我們也該回家去了”這句話,它一定好好的戲弄這些家伙們一番。

    不過還是回家重要,紅龍在心里這樣安慰著自己,這個糟糕透頂的世界它已經再也呆不下去了。想到馬上就要回到原本的世界,想到茂密的山林,和煦的陽光,秘密小山洞里藏著的財寶以及接下來可以自由生活的日子,紅龍的心情就難以抑制的興奮起來。

    咆哮。

    噴吐火焰。

    揮動翅膀卷起狂風。

    墨爾蒂爾和哈古們眼睜睜的看著一株四人合抱粗的石筍被偉大的飛龍攔腰擊斷,重重倒落在他們的面前。

    “好了舞蹈者。”伊達拍拍手走過來。他看得出來墨爾蒂爾和哈古們已經完全被嚇住,再也沒有反抗紅龍的膽量了。

    伊達走向前,當然,在靠近墨爾蒂爾和哈古們之前他先爬到了紅龍的背上:可以想象墨爾蒂爾和哈古們之中有多少人想要把他碎尸萬段才能感到解恨,這么一點自知之明伊達還是有的。

    坐在龍背上俯視眼前的兩種生物,倒是讓人不由自主地會產生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不過更令伊達感到感慨的還是此時此刻墨爾蒂爾和哈古這兩種生物彼此的距離竟然這么近,這兩個相互仇視的種族此時此刻在紅龍的威勢下不由自主地相互靠攏,這種情形在伊達這個始作俑者的眼中看來是那么賞心悅目。

    伊達沒有指望這兩個種族能夠消除仇恨握手言和皆大歡喜,他還沒有天真到那個地步,但是他希望這兩個種族能夠試著去了解對方,只要開始有某些成員發現到了與對方的相遇也有可能在和平的狀態下而不是生死相搏的狀態下進行的話,作為這個世界目前看來僅有的兩個智慧種族,他們總有一天會發現,相互之間的交往溝通比起廝殺來更加符合自己種族的利益的。

    至少眼前的這些墨爾蒂爾和哈古,他們已經同行一段路程過了,他們應該都認真的近距離的觀察過對方,或者說他們這段日子以來對于對方的觀察甚至可能比起他們的祖先曾經進行過的加起來還要多,這就是了解的開始。

    伊達不去想象這個開始是好的還是壞的,因為事情的發展他無法控制,也沒有時間繼續觀察引導下去了。但愿自己為這兩個種族開啟的是一段好的開始,而不是更急慘烈的殺伐。

    “你們幾個……”伊達很隨意的指點了幾個墨爾蒂爾人,“過來……”

    那幾個墨爾蒂爾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猶豫著不敢上前靠近紅龍。

    “快點,來……”伊達向他們招著手,臉上的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情讓人看了不由自主地就會想到不好的事情上去。

    “吼……”紅龍適時地沖著那幾個墨爾蒂爾人威脅吼叫起來。

    那幾個墨爾蒂爾人看看自己的其他同胞,看看那些哈古人,終于還是無奈的向前走去。在他們和其他人的心目中,這也許就是他們能夠走的最后的路程了,因為伊達的樣子看起來很像是要拿這些墨爾蒂爾人殺雞給猴看。其他的墨爾蒂爾人心中充滿了悲傷,而那些哈古在幸災樂禍之余也不由得感到了一種兔死狐悲的情緒——誰知道殺了這幾個墨爾蒂爾之后,伊達會不會把矛頭指向哈古們呢。

    雖然和紅龍之間僅僅相隔十幾米的距離,這些墨爾蒂爾走的卻是那樣的艱難,他們一步步的向前移動著,帶著憤恨和絕望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偉大的飛龍的血盆大口。

    “等一下,伊達,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迪德忽然大聲叫著向前大步走來,“伊達,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我們墨爾蒂爾人把你當作朋友,你為什么要這樣對待我們!”他一點也不畏懼的往前走,一直走到了紅龍的面前,仰起頭,越過紅龍巨大的頭顱看向伊達。“我不會讓你傷害我的同胞的,伊達,你要是想殺他們,就要先殺了我!”

    伊達看著迪德笑起來:“現在還沒有輪到你呢我的朋友……你們幾個,”他指向那幾個被選出來的墨爾蒂爾人,“把它帶上,然后你們就可以走了。”

    墨爾蒂爾人們都愣在那里,看看伊達,再看看伊達指著的那只蜷伏在地上的巨獸,再看看伊達,一時不能理解他在說什么:究竟是自己聽錯了還是伊達因為不熟悉墨爾蒂爾的語言說錯了話,他要表達的本意絕對不是他所說的那樣。

    看到墨爾蒂爾人們猶豫驚疑的樣子,伊達又說了一次:“你們幾個可以帶上它離開了,不要等我改變主意。”這一次他換了詞匯重新表達自己的意思,相信墨爾蒂爾人們應該明白這不是因為他的語言掌握有問題表達錯了。

    那幾個墨爾蒂爾完全傻在了那里:伊達竟然是要把這只獵物送給他們,并且放他們離去?他既然肯這么做,為什么之前要搶奪墨爾蒂爾人的獵物,難道他搶了獵物就是為了再無償的還回去?

    迪德第一個反應過來,他對那幾個墨爾蒂爾人說了幾句,于是那幾個墨爾蒂爾人就按照伊達的吩咐,驅趕起那只已經失去了抵抗能力的獵物而去。這期間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那樣小心翼翼,生怕紅龍會忽然對他們進行攻擊,但是自始至終紅龍都沒有什么動作,倒是在哈古們看到他們要帶著獵物離去而發生騷動的時候,紅龍忽然探首對那個方向低吼了一聲,把那些哈古人重新鎮住。

    等到那幾個墨爾蒂爾人的身影消失了,伊達才轉向哈古們,指點著其中的幾個說:“你們幾個過來。”

    雖然哈古們聽不懂之前伊達與墨爾蒂爾們交流時說的話,但是看也看明白了伊達對那些墨爾蒂爾人并沒有做什么殘忍的事,反而讓他們帶走了一只獵物。所以現在輪到他們的時候,心里倒是并不緊張。這也歸功于這段時間來伊達表現出來的對于墨爾蒂爾人和哈古人的一視同仁,使得這些哈古心中也沒有產生諸如“萬一他對墨爾蒂爾友好對我們哈古仇恨怎么辦”這樣的念頭,就按照他的要求走了過來。

    果然,伊達很是公平的指給了這些哈古們一只猛獸讓他們帶走。

    緊接著伊達又叫過來幾個墨爾蒂爾人,很大方的扔給了他們一顆生命之石,當然,緊跟在后面的哈古得到的也是生命之石,在這一點上伊達做得很是公允。

    伊達就這樣不斷的叫過幾個墨爾蒂爾或者哈古,分配著那些獵物和生命之石。剩余的墨爾蒂爾人和哈古人的心情漸漸都放松下來,也不再畏懼被伊達點到,現在他們的心情倒是很不能伊達快點叫到自己才好。

    慢慢的那些被搶來的“戰利品”都被分配一空,在場的墨爾蒂爾人和哈古人也散去了大半,墨爾蒂爾這邊只剩下了迪德,而哈古那邊則剩下莫庫利和兩外兩個哈古,他們之間有血緣關系,所以那兩個哈古寧愿把伊達給的“禮物”讓其他哈古帶走,也不肯讓莫庫利單獨留下。

    墨爾蒂爾整個群體的緊密性要比哈古強很多,但是個體之間的情感,卻是哈古人彼此更加深厚,這兩個種族真是處處都顯露著彼此的截然不同。

    看到其他的墨爾蒂爾和哈古都走遠,伊達從紅龍背上溜了下來。

    他先走向莫庫利,其他兩個哈古不約而同的盯向他,莫庫利卻伸手臂攔住自己的親戚們,獨自迎上了幾步,和伊達面對面地站著。

    “很抱歉莫庫利,我這段日子給你增添了很多麻煩。”伊達笑著說。

    豈止是很多麻煩而已。

    莫庫利看著他點點頭,沉默一會卻問:“是因為你回家的緣故嗎?”

    “呵呵……”伊達苦笑著搖頭,這種時候莫庫利還關心他回家的問題,倒是讓伊達感動。伊達伸出手擁抱了莫庫利一下,然后取出一塊生命之石說:“再見了莫庫利,我們以后永遠都沒有機會再見面了,這次真的是永別了。”說這把那塊生命之石塞在了莫庫利的手中。

    看著莫庫利和他的兩個血親慢慢離去,伊達才回過頭來面對迪德。

    迪德除了剛才在伊達擁抱莫庫利的時候脫口喊了聲小心之外,一直不說話,目光也不看著伊達。

    “迪德,我很抱歉。”

    面對迪德伊達沒有面對莫庫利的輕松,迪德為他所作的多么多伊達心里很清楚,自己這一番瘋狂的游戲,迪德的心里一定難以接受,只是自己這么做的原因,卻沒有辦法對他解釋清楚。

    “迪德,你也該回去了,我想你們那個特殊的季節馬上就要到了。”伊達沒有再作更多地解釋,而是這樣提醒說。

    迪德當然知道那個日子已經迫在眉睫,這也就令他更加對伊達的所作所為生氣。要知道伊達的行為耽誤了墨爾蒂爾人多少時間,影響了他們多少的準備工作,使得這個難得的季節產生損失可多少成功的可能。就連對于迪德自己成為主導者的道路,也締造了多少的障礙。這么多事情,豈是一句對不起能夠彌補的。

    迪德很想質問伊達問什么背叛自己,但是卻強忍了下來。他覺得自己真是不了解伊達,不了解這種奇怪的生物。也許除了墨爾蒂爾之外的生物,都是這樣難以理解并且不能相信的。

    “迪德,那些哈古人還沒有走遠,你不能一個人回去,還是跟我一起走吧。”

    迪德對于伊達的話一時沒能理解,接下來卻看到伊達爬上龍背,然后向著自己伸出了手。

    難道……

    迪德心里一動,說不出是期待還是驚慌起來。

    紅龍頓時惱火的吼叫:“你這個白癡下流無恥卑劣的蟲子,你竟然想讓他騎到我的背上!”

    “舞蹈者,這是我們與我們的朋友最后同行的一段路程,以后我們即使想念也不可能再看到迪德了,難道你忍心讓他一個人跋涉回去嗎?”伊達很誠懇地說,“更何況我們也必須回到墨爾蒂爾人的城市去才行,為了回家……”

    “回家和墨爾蒂爾人的城市有什么關系,就會利用回家來哄著我給你服務!你這個低等惡劣下流無恥的……”紅龍不滿的嘟噥著,但是還是默認了伊達的建議。

    迪德戰戰兢兢的爬上紅龍的背,坐在伊達身前,雙手死死抓著紅龍背上的劍突,整個身體都僵硬起來。

    “不用緊張,它飛得很穩得!”伊達反復的安慰著迪德,可是當紅龍起飛的時候,迪德還是差一點就尖叫出來。

    迪德經常性的攀爬陡峭的峽谷,他并不畏高,可是卻也從來沒有想到過在空中飛行是這種感覺。

    看到過伊達騎著飛龍飛行之后,迪德在攀援峽谷的途中,經常地會幻想著自己也能嘗試飛行該有多好,可是現在機會來臨了,他卻只感到渾身在難以壓抑的顫抖。不是因為恐懼,也不是因為興奮,而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激動正充斥著他的身心。

    “迪德,記得我說過的東西嗎?沒有助力,人也能飛……”

    迪德的精神高度集中在飛行中,集中在俯瞰大地,集中在感覺高空中的急風吹拂,集中在那閃電仿佛就要降臨頭頂的感受中的時候,伊達的這句話仿佛一縷風一樣的從他的耳邊掠過。

    迪德驚訝的回頭看去,伊達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他正遙遙眺望著遠處天空,看到迪德回頭便說:“快要下雨了是嗎?你們的特殊季節指的就是降雨吧?我感覺得到空氣中的水元素基本上就要飽和了。”

    水元素,飽和……這些詞匯伊達曾經說過,因為是墨爾蒂爾人中沒有的詞匯,所以低的還有一些印象。

    下雨是什么?伊達想說什么。他說人不由助力自己就能飛行嗎?不可能的,人沒有翅膀,要是能的話,他自己為什么不飛行?

    “下雨就是……誰從天上降下來……你們的特殊季節是這樣的嗎?”伊達繼續問。

    迪德下意識的點點頭。

    他說過的東西是指哪些?

    水元素,空氣,飽和……

    其尼!難道是那個時候他說的話!

    迪德整個人都戰抖著看著伊達,囁嚅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他想想伊達仔細的詢問關于飛行,關于伊達說過的那些和其尼不同但是更深奧的知識,可是卻組織不出合適的話語。

    難道他說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些讓人聽不懂的話,那些……

    “我從來沒有欺騙過你迪德,也許我隱瞞了一些什么,那是因為我沒有辦法向你解釋的清楚,但是我沒有騙過你。”伊達就好像看透了他的心理似的說。

    迪德正想說些什么的時候,一點冰冷的事物從空中降下來,落在了他的臉上,冰冷的感覺讓他一驚。

    伊達伸出手,看著手心中不斷的落入的水滴,喃喃地說:“下雨了……”

    是的,下雨了。

    雨水從天空的不斷的降落下來,從開始的三三兩兩,很快就發展到了盆傾瓢潑,閃電雷聲在雨幕中都被弱化了,仿佛天地之間只剩下嘩嘩的雨聲在主宰。暴雨形成了厚厚的雨幕,遮擋著人們的視線,就連紅龍也只感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難以分辨方向。

    這既是墨爾蒂爾人和哈古人口中的特殊季節。

    降雨這種在平常不過的自然現象,在這個干燥的世界中卻是十分的罕見。伊達推測,這里的土地有著特殊的作用,能夠把水分牢牢的鎖住不使其蒸發,然后植物再從土地中吸取水分生長,而動物們就食用這種水分含量極高的植物不再另外攝取水分也能夠生存。這里的降雨是有著規律性的,生物們的演化也就不得不依靠這種規律進行,墨爾蒂爾人和哈古人這樣的智慧種族自然也不例外。

    伊達伏在紅龍背上,兩只眼睛都被雨水沖刷得難以睜開。剛剛開始降雨帶來的親近水的喜悅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在這大量的水給他帶來的,除了長久以來的終于實現的洗澡的愿望之外,就只有痛苦了。

    紅龍雖然不畏懼暴雨,但是這樣的環境對于飛行的影響還是顯而易見的。它的視線完全被遮擋,憑著記憶和感覺往前飛著。

    伊達在心里計算著,知道剛才自己放走的那些墨爾蒂爾人和哈古人們肯定沒有來得及在下雨之前趕回去。不過看起來迪德并不擔憂這件事,想來這樣的暴雨絕對不會下的時間很短,從醞釀的情況來看,下上幾天幾夜也是有可能的,他們還有時間去完成他們的儀式。

    雨狂暴的傾瀉著,這個時候,周圍的環境忽然產生了變化,那些石筍上點綴著的各色礦石,在被雨水浸泡之后,竟然開始發出各色的光芒。礦石被水浸泡的越久這些光芒就越強烈,在飛行的過程中看著它們亮起,飛行穿梭在期間,雨聲雷響,使得人仿佛置身于一個奇幻的世界。

    “你們的世界……真美啊……迪德。”伊達喃喃的說。

    由于大雨的影響,紅龍飛行到墨爾蒂爾人的城市上空花費了比平時多幾倍的時間,當他們來到峽谷上方的時候,發現整個峽谷正處在一片綺麗炫目的光彩之中。這里那些聳立的石筍上的礦石也在發著光,而且不知道為什么,這里的光芒比起峽谷外的更加強烈一些,甚至把整個峽谷都朦朦朧朧的照亮了。

    峽谷中的墨爾蒂爾人城市沉浸在白色的雨幕,各色絢美的光線之中,顯現出特殊的美感。此時的這個城市一片靜寂,平時那些來來往往的墨爾蒂爾人竟然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仿佛只留下了空蕩蕩的城市。

    “迪德,你要在哪里下去?”伊達問。

    迪德似乎顯得有些緊張,咬著嘴唇沒有說話。

    紅龍徑直在城市的上空盤旋著,飛了半圈之后終于發現了人蹤。在峽谷中最大的一片空地上,無數的墨爾蒂爾人正聚集在那里。紅龍立刻向那里飛去,迪德在龍背上動了一下身體,似乎想要說什么,但是卻忍住了。

    “你們的重要儀式就在那里舉行?”伊達輕聲問。

    迪德點點頭。

    “你現在應該下來了對嗎?”

    迪德沉默著,思忖著,最后卻搖搖了頭。

    紅龍已經飛到了那個空地上空,這時他們已經可以看清楚,那個空地上站著的不僅僅是墨爾蒂爾人,在一圈大約四十幾個墨爾蒂爾人之中,一只猛獸正在咆哮著左突右沖,試圖從那些墨爾蒂爾人的包圍中突破出來,可是在場的墨爾蒂爾人死死的圍著它,甚至用身體抵御著它,把它限制在那個人圈中。

    紅龍飛臨的聲響已經驚動了在場的墨爾蒂爾人,但是他們誰也沒有去關注這個令他們煩惱困擾的生物,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在那只猛獸身上。

    伊達俯視著那些墨爾蒂爾人,微微皺起眉頭,他發現這些墨爾蒂爾人都很不尋常。

    在下面的那些墨爾蒂爾人,都是一些有殘疾的墨爾蒂爾。

    墨爾蒂爾人的生活中充滿了危險,會受到傷害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們只有比較簡單的醫療方法,有的時候只能靠自身的生命力恢復,而傷害要是比較嚴重,到了不能恢復的程度,就會出現殘疾人,這些殘疾人平時都集中生活在一起,由族人統一供養,伊達平時很少看見他們,可是現在他們卻集中在這里,手中什么武器都沒有的圍困一只猛獸。

    那只猛獸是被活捉回來的,伊達已經發現了墨爾蒂爾人和哈古們為了這個特殊季節捕捉猛獸的條件:雖然種類不限,但是一定要是活著的,并且要越強大兇猛越好。這樣一只猛獸雖然已經很是萎頓,但是對付這些殘疾人還是占著上風的。那些殘疾人手中有沒有武器,赤手空拳的對付這樣的猛獸所要付出的傷亡可想而知,就在伊達他們到達的時候,那些殘疾墨爾蒂爾已經被猛獸撞倒了好幾個,有的在地上呻吟著掙扎,有的則一動不動,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慘遭不幸了。其中一個墨爾蒂爾尤其凄慘,他的身體被猛獸猛烈的撕咬過,幾乎已經分成了兩半,血肉模糊。

    伊達看著眼前的一切,再看看迪德,發現后者的臉上什么表情都沒有。

    飛龍在空中懸停,下面的爭斗還在繼續著。

    伊達認真的透過雨幕觀察下面的情況,發現那個空地是經過精心的整理的,很多原本存在的石筍被人力鏟除,只剩下靠近地面的茬子,以墨爾蒂爾人的社會情況,要鏟除這些堅硬的石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伊達不明白他們這樣作有著什么深意。

    在空地中人圈的外圍,地面上被裝飾了許多的礦石,這些礦石此時都在散發著光芒,把雨幕中的廝殺照耀的十分清晰。在這些光芒中,一團綠色的光芒特別的顯眼,一枚重要的生命之石就在其他礦石的包圍中,被一根骨杖托起,也在閃耀著光芒。

    雖然雨下的越久,那些礦石的光芒越明亮。

    礦石照耀中是生死的搏殺,猛獸拼盡全力的想要逃走,但是墨爾蒂爾人則是不要命的阻止著。

    就在他們的爭斗越來越白熱化的情形下,地面也在慢慢的發生變化。

    墨爾蒂爾人修建城市的峽谷中地面基本上都是由石頭構成的,也就是說這里沒有外面的土地那種強大的吸收水分的能力,暴雨傾瀉,水就在地上四處流淌著卻找不到一個出口,于是就向著低洼的地方匯集著。

    這空地的所在就是一處洼地,不知不覺中,四周的水已經都向著這里流來。

    在墨爾蒂爾人和猛獸雙方的搏殺中,水已經悄悄的沒過了他們腳背,而且水流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就達到了墨爾蒂爾人的膝蓋部位。

    生命之石的綠色光芒愈加灼烈起來。

    伊達感到迪德的身體變得十分僵硬。

    一聲哀號忽然響起來,這是那只猛獸發出的聲音。只見它放開了墨爾蒂爾人,在水中痛苦掙扎嚎叫起來,好像在經受什么極度的痛苦。接著一個兩個,那些墨爾蒂爾人也開始發出痛苦的呼號聲。

    因為雨幕遮擋視線和水的掩蓋,伊達開始的時候不知道他們怎么了,但是很快他就看見了,那些水中的生物:墨爾蒂爾也好,那只猛獸也好,他們正在慢慢的融化。

    融化的速度很快,在那些痛苦的掙扎和呼號聲中,下面的生物們很快就像泥土捏成的一樣,化成了一團灰黑色的物體,無論是那些殘疾的墨爾蒂爾人還是那只猛獸,都成了這個巨大的球狀物的一部分。

    然后,周圍裝飾的那些礦石也開始紛紛碎裂,化作粉末狀融合進這個球中去,使得這個球體漸漸有了絢爛的色彩。

    最后是那顆生命之石,隨著它的碎裂,周圍的光線頓時暗淡下來,而當那些綠色粉末消失在球狀物中之后,球狀物也重新從五彩斑斕的樣子恢復到了毫不起眼的色澤,靜靜的懸浮在水面上,輕輕的轉動著。

    看到這里,以伊達和紅龍的淵博和聰明,自然都已經明白了,這就是墨爾蒂爾人的繁衍方式。

    那些犧牲的墨爾蒂爾人是種群的累贅,用他們的生命去融合一只強壯的野獸,然后借助生命之石和那些礦石的力量,重新誕生出更加強壯的墨爾蒂爾人。

    看到這樣的慘烈的繁衍場面,伊達和紅龍雖然都見多識廣,心里也不禁感到震驚,半晌無語的看著那個巨大的球狀物在水面漂浮,良久之后伊達才向著迪德問:“我們應該把你送到哪里?”

    墨爾蒂爾人雖然不至于見水就融化,可是他們這種生活在干旱環境中的生物肯定是不喜歡水的,從整個城市中靜靜無人,只留下這些殘疾者就能知道,大多數的墨爾蒂爾人肯定已經到妥善的地方暫避了。

    迪德還是沒有說話。

    伊達知道剛才的情景對于迪德而言沖擊力只能更大,正想要措辭安慰他,忽然紅龍發出了一聲威脅的低吼。

    伊達順著紅龍警戒的目光,發現雨幕中影影綽綽走來了一隊墨爾蒂爾人。他們的手中都拿著各色的礦石,礦石們發出的光芒照亮提醒了伊達他們的到來。

    這隊墨爾蒂爾人約有一百多個,其中不僅僅有殘疾者,身體健全的墨爾蒂爾也占了很大比例。這些墨爾蒂爾由一名手中持著骨杖的魁梧的墨爾蒂爾帶領,徑直奔著伊達和紅龍而來。

    那只骨杖上面,生命之石特有的綠色光芒正在閃耀著。

    伊達看到這種架勢先是一愣,然后就失聲笑了出來。

    “白癡笨蛋傻瓜二百五弱者低能的混蛋,你還笑得出來!”紅龍也不是傻瓜,自然也是在第一時間就明白了這些墨爾蒂爾人的來意。

    要是墨爾蒂爾人的繁衍需要強大的生物作為媒介,那么還有什么能和飛龍相比的更好的選擇嗎?

    看到那些墨爾蒂爾人的組合,就可以知道他們把紅龍的強大融入他們后代中的決心,因為這些墨爾蒂爾人其中的一些不僅僅不是殘疾者,而且還是墨爾蒂爾人中有名的強者,他們一出現,一道道其尼形成的攻擊和束縛就向著紅龍釋放過來。至于紅龍背上的迪德的安危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范圍,為了給種族奪取紅龍的強大,出類拔萃的主導者墨爾蒂爾人都可以犧牲掉,更何況迪德這樣中等階層。

    “迪德……”伊達看著迪德,后者的臉色很難看。

    這樣的計劃一定不是剛才那短短的時間中產生的,伊達相信墨爾蒂爾人們早有預謀。那么迪德知道嗎?

    伊達笑著問:“迪德,我們應該把你放到什么地方?”

    “下面。”迪德沉默了這么久,終于說出了幾個字。

    他當然是要和他的族人在一起的,這是不容置疑的選擇。

    “舞蹈者,放迪德下去。”伊達拍拍飛龍。

    “笨蛋!他們在攻擊我!”紅龍憤怒的沖伊達吼叫,它最討厭的就是伊達的這種什么事情都完全不分輕重緩急的作派。

    “我知道,我正希望他們這么做呢。放下迪德,我們該回家了。”

    “什么?”紅龍詫異的睜大眼睛。

    伊達的話跨度太大,幾個字之間就從面對生死關頭的局面扯到了最大的希望上面,令紅龍完全糊涂了。

    “照我說的作吧,我很清楚現在發生了什么,也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伊達依舊輕拍著紅龍的背。

    “好吧好吧,你最好不要連累我,不然我可不客氣!”紅龍說著,緩緩的降低高度。

    地面上的墨爾蒂爾人都露出了松口氣的神情,他們大概都認為紅龍是被他們的其尼牽引下來的,只要紅龍落到地面,他們的儀式就有希望了。

    “迪德,永別了朋友……還有,謝謝你。”伊達用力擁抱了一下迪德,然后用力把他從龍背上推了下去。

    迪德猝不及防的一頭栽進了已經齊腰深的水中,掙扎了幾下才站住腳。他仰頭看去,紅龍正拍動翅膀重新拔起高度。

    其尼的力量似乎在拉扯著紅龍,但是卻沒有起到什么作用,紅龍很快就升高到了之前的高度。

    謝謝你,迪德。

    迪德應該知道他的同胞們的這個計劃,也應該明白其尼是墨爾蒂爾控制紅龍的唯一希望,但是他還是把其尼的秘密告訴了伊達。

    很幸運遇到的第一個智慧生物是你,迪德,一定要牢牢記住我告訴過你的東西,那是能夠改變你們墨爾蒂爾人生活的東西,也許有一天,你們墨爾蒂爾人找我了這個世界的魔法規則,到時候你們就再也不需要用這樣殘酷的方式繁衍生息。

    迪德仰頭看著紅龍,感覺著那些其尼的力量正在拉扯對方,但是下一秒鐘,這些力量忽然被什么東西吞噬,消失的無影無蹤,緊接著就在紅龍的正上方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空洞。

    那個空洞是憑空出現的,就好像在雨幕、在現實世界的圖像上生生撕開了一個口子。

    紅龍發出一聲充滿喜悅的吼叫聲,向著那個空洞飛去。

    空洞一直在伸縮,在不斷的擴張收縮的過程中緩緩的變大,終于足夠容下紅龍的身軀,然后紅龍便直撲那個空洞。

    在一瞬間里空洞做出了一次最猛烈的收縮,隨即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只是紅龍和伊達的身影也同時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了一群不明所以的墨爾蒂爾和狂暴的風雨……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