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聲

    山坡上,蒙德等人剛剛來到大魔法師指點的方位,異變就突然發生。

    地面忽然凸凹不定,就好像地層下面有什么東西在拱動,一忽兒到這里一忽兒到那里一樣。一種近乎蜂鳴的聲音,從難以分辨方位的某個所在傳來。

    “快走!”明爾是第一個意識到危險到來的,于是想也不想的,抓起就在自己身邊的莉莉婭就躍上了最近的一棵樹,然后快速的向著遠處奔馳而去。此時此刻,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事態危急,大魔法師立刻揮動魔杖,用飛行魔法騰空而起,他的手里緊緊抓住了蒙德的手臂,硬生生的把這位壯碩的皇太子提到了空中,然后沿著明爾他們的方向快速飛去。其他的騎士們也各自拼命的狂奔起來。

    就在他們行動后不久,白色的光芒沖破了地層,那些白光如同鋒利的利刃,向著四面八方沖卷,把遇到一切事物撕碎。

    那些騎士們由于步行奔跑,根本就無法和這種可怕的能量的速度相比擬,很快就被吞噬于其中,他們發出的慘叫聲在森林的上空回蕩著,直刺人心底。

    莉莉婭被明爾抗在肩上,她的上身垂在明爾的身后,一直都在奮力的梗著脖子看著身后發生的事情,眼睜睜的看著那些騎士們一個個被追上然后撕碎,聽著那一陣陣凄厲的慘叫聲,莉莉婭也忍不住大聲地尖叫了起來。

    眼看著那片白色光芒的范圍在不住的擴大,越來越接近急速奔跑中的精靈,莉莉婭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她深深的知道,一旦被追上,自己和明爾也會像那些騎士一樣,被撕得粉碎,連渣滓都留不下一點。

    現在,莉莉婭最害怕的就是明爾會不會扔下她自己逃走。

    很明顯的,要是沒有背上的負擔,明爾絕對會跑得更快,逃出生天的機會也就更大一些。

    莉莉婭知道明爾在精靈族中的地位很高貴,驕傲的精靈他們怎么會在乎在他們看來低賤的人類的死活呢。這個精靈王子他和哥哥是好朋友,可是和莉莉婭并不熟悉,他怎么會為了救莉莉婭而讓自己冒生命危險呢……

    莉莉婭尖叫著,哭喊著,不過她既沒有奢望明爾不會扔下她,也沒有奢望那個大魔法師會來救她——在只能救一個人的情況下,皇太子才是第一位的選擇——在莉莉婭的世界中,所有的事情都是遵循這這樣的原則在進行的,除了伊達……

    “哥哥,哥哥……你開來救我啊!哥哥,你為什么不來救我……”

    眼看著白光已經到達了明爾背后,莉莉婭的叫聲更加絕望了,因為在她看來,下一秒鐘明爾就會扔開自己,讓自己被撕得粉碎,而這個世界上唯一會奮不顧身的救自己的哥哥伊達,現在卻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明爾雖然沒有回頭,可是也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不妙。他奮力的向前一躍,然后,在他即將落腳的位置,忽然冒出了一棵藤蔓。藤蔓飛速的生長著,等到明爾下落的時候,已經長到了數米高。明爾落在那韌性十足的藤蔓上雙腳用力一蹬,就被遠遠的彈了出去。借著這股力道,明爾如同在樹梢飛行一樣竄出了很遠,當他再次落下的時候,腳下的位置又冒出了一棵類似的植物來。

    明爾這樣接連的彈動、跳躍著,終于超過了那致命的光芒的擴散速度。

    那道光芒終于也好像失去了力量,漸漸的緩慢,并且停止了前進,開始收縮起來,然后,就在一瞬間里,它募的消失不見。緊接著,一聲巨響從那個方向傳來。

    明爾頹然的靠倒在一棵樹上,把莉莉婭從自己身上放下來,然后就無力的那么靠著,就連大魔法師帶著蒙德從空中落下來也沒有動彈。他身上的紋身已經不見了,那是他全部的血脈力量,剛才實體化使用之后,可能要花費數年的時間來恢復——雖然對精靈來說這段時間不算長。

    “那邊發生了爆炸。”大魔法師居高臨下,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我哥哥呢!我哥哥呢!”莉莉婭經過了剛才的危險,對伊達更加的擔心,那些騎士死亡的一幕都快令她發瘋了。

    “不知道,我們沒看到那邊有人……要是有人的話……天啊,那種地方不可能有人的……”蒙德暴躁的用拳頭砸著身邊的樹木。那些騎士都是他的老部下,從他還年幼時起已經跟隨了他很多年,可是就在剛才……就在剛才……

    “我要去看看哥哥怎么樣了!”莉莉婭搖著頭叫,“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建議你們不要去,要是還有后續的危險……”

    “我去,”明爾打斷了大魔法師的話,“我想一切已經結束了,說不定伊達現在正需要幫助。”

    “我也去,我跟著你去。”莉莉婭也跳了起來。

    蒙德沒說什么,默默的跟在了他們后面,大魔法師有些懊惱得跺跺腳,他的魔力已經消耗了大半,偏偏眼前的這些太子公主都這樣的任性。還有那個伊達·法蘭,一點也沒有未來的法蘭大公應該有的樣子,這一切根本就是他惹出來的。

    雖然心里這樣抱怨,可是他別無選擇,只能跟在蒙德他們三人后面,重新向著剛才的那片死亡之地走去。

    呵……

    伊達一動彈,就不由自主地發出低呼。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可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一定很糟。

    伊達現在渾身都在疼,疼得她已經分不清楚自己的疼痛來自于受到了外傷還是別的什么原因了,更糟糕的是,他發現自己被卡住了,幾塊石頭把他的半個身體壓在下面,使得他沒有辦法爬起來。

    糟糕,我現在一點魔力都沒有了……

    一個魔法師的最大問題就在于,他們習慣于使用魔法解決問題之后,就會遺忘一些作為人類的本能,比如現在的伊達,他發現自己的魔力已經消耗光了之后,竟然就那樣躺在那里,靜靜的等待魔力恢復,而不是使用人類天生用來勞動的雙手去自己刨開那些壓在身上的石頭。

    伊達躺在亂石堆中,周圍的一切都被摧毀,包括原來茂盛的森林。這使得現在伊達躺在地上看去,天空在他的面前一覽無遺的展現著。

    星光閃爍,一片云彩都沒有,天空的深藍色深邃的幾乎無窮無盡,伊達就那樣默默地看著,一直靜靜的躺在那里。

    小石塊滾動的聲音傳來,在寂靜的夜色中顯得那樣的刺耳。

    伊達能夠聽到那個輕微的難以分辨的腳步正走向自己,可是他沒有移動目光去看。

    腳步聲在身邊停下,片刻之后,對方開始動手搬動壓在伊達身上的石塊。

    伊達感到對方的動作很是緩慢,時不時地還會失手把已經搬起來的石頭掉落,砸得伊達忍不住叫出聲來。伊達知道,這是因為對方的能量也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的緣故。

    “他或許不是消失了,或許他已經回到他想要去的、過去的時光中去了……”伊達輕輕地說。

    回答他的,是一聲竭力壓抑著的嗚咽。

    伊達在心底嘆息一聲。他沒有辦法安慰谷莠子,畢竟谷莠子付出了生命,付出了靈魂作為代價想要為華倫迪爾完成的愿望,最后她自己卻成了華倫迪爾放棄最后的希望的主要原因之一,這讓她根本無法接受。

    伊達心底里很同情這個原本是精靈的女子,可是他站在應該算是受害人和一手炮制了華倫迪爾消失的“敵人”的角度,實在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于是兩個人就這樣靜默著,一個躺在那里看著天空發呆,一個竭力的搬動那些石塊,不時發出幾聲壓抑不住的啜泣。

    隨著時間的推移,眼看著東方的天邊漸漸泛起了白色,谷莠子的體力漸漸恢復動作加快,終于在她搬開了最后一塊石頭之后,伊達雙手撐地,緩緩坐了起來。

    這個時候的谷莠子一徑平復了情緒,站在面前平靜地看著伊達。她知道伊達此時一定有很多的疑問與憤怒,她已經作好了承受的準備。不料伊達看看她,片刻之后只是搖了搖頭,挪動一下身體,讓他自己半靠著一塊大石頭,長長出了口氣。

    此時的伊達才發現,自己身上從上到下盡是細細的傷口,數都數不清有多少。傷口都不深,有的淺淺的滲著血,有的已經凝結了血痂,雖然稱不上嚴重,可是也可謂是傷痕累累,而且身上的衣物也全被割裂了,一條一條的在身上掛著,幾乎和裸體也沒有什么分別。他身體的那種不時的抽疼,倒不是來自這些傷口而是身體內部。現在的伊達真的感到很累,身體的疲倦是一回事,更主要的是心神憔悴的那種感受,心底里的那種無力感才是最難承受的。

    伊達睜開眼對依舊站在那里的谷莠子問:“你為什么還在這里?”

    谷莠子低低地說:“我能去哪里呢?”

    “時光之島。”伊達認真的建議說,“那是你能控制的地方,去及記憶的時光中找他吧,總比再也見不到好得多。”

    “那是虛假的……你覺得我應該去用虛假的記憶欺騙自己來活下去嗎……或者說,你認為時光之島現在還存在?”

    “什么?”伊達驚呼了一聲。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之前把華倫迪爾逼到了什么程度。

    時光之島終于還是不存在了,伊達本來還希望,那些還困在里面的人在這件事情結束之后,能有機會回到正常的時空之中呢。可是現在,那些勇敢的冒險者,都成為了華倫迪爾的殉葬品。

    歷代以來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進入時光之島而被困在了里面,這真是一場華麗的葬禮啊,華倫迪爾……很適合你的葬禮……

    如果真的有靈魂的輪回轉生,希望你能得到你真正想要得人生,不要再做什么魔法天才了,沒有魔法的生活,會更加幸福也說不定……

    伊達扶著石頭站起來,在風中以手覆額,靜靜的站立了一會兒,算是憑吊華倫迪爾這位命運多舛的魔法奇才。

    谷莠子一直在旁邊看著他,當伊達步履蹣跚的在碎石中開始前行的時候,她也默默地跟了上去。伊達當然知道她跟在身后,可是什么也沒說,他們就那樣一前一后慢慢的走著,直到遠遠的出現了四個人影。

    “哥哥,哥哥……”

    “伊達……”

    “伊達……”

    當這些叫聲傳來的時候,伊達不由得加快了腳步,但是腳下的碎石絆得他踉蹌著,險些摔倒。谷莠子及時的從身后扶住了他,才令他站穩了身體。

    伊達轉過頭,他和谷莠子兩個人在這件事情之后,第一次目光相遇。

    對視了片刻,伊達繼續前進,而谷莠子就一直那樣扶著他的手臂,向著快速跑來的蒙德等人迎了上去……

    天色終于大亮,當事人已經離去,浩劫過后的所在寂靜的宛如死亡之地。

    山坡上,隨著一團黑霧的散去,一個人影出現在那里。

    他在那滿地的狼藉中蹣跚而行,不時地停下來翻動著石塊或者草叢,似乎在尋找什么。

    那層薄霧正在慢慢散去,山坡上的一切漸漸清晰起來,那個全身裹在黑色長袍中的人影,忽然在某個地方停了下來,他的手中似乎握住了什么東西。

    然后那個身影忽然開始劇烈的扭曲,似乎正在承受著某種難言的痛苦……

    “伊達·法蘭……”

    “伊達·法蘭……”

    “伊達·法蘭……”

    那個人影在劇烈的痛苦之中,反復的念誦著這個名字,似乎用無比的仇恨念出這個名字,是他承受目前這種痛苦的唯一助力……

    那嘶啞惡毒的聲音,似乎是從地獄中傳出來的惡魔的低語,漸漸的在風中飄散、消失……

    完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