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十七、前程艱難

    原。

    和其他的幾個神明的名字類似,簡單直接,大概對于他們來說,名字也僅僅是個記號,大多數時候,他們總是用神名來相互稱呼的吧。

    楚君很容易就接受了用名字稱呼一個神明的情況,畢竟就如同原說的,他并不是楚君的神,而且楚君的心目中,也沒有神的位置。楚君從來就不相信世界上有神——或者說,她不相信的是,世界上有神明來改變人類的命運這樣的事情。就算是現在,雖然是在原的幫助下她才能繼續存在下去,她對于原的作為也很感激,可是那并不是原在改變她的命運,而是原把她拖到這種命運中來的。

    “那么女神和黑暗之神后來怎么樣了?”楚君在原沉默了一陣子之后問。

    這個女人為什么就是關心這些?

    原對于這個來自異界的靈魂的那些奇怪的想法總是很不習慣,不由有點慶幸自己現在可以選擇不再必須接受她所有想法了。

    “……那件事情的發生,我知道現在也沒有完全弄明白,因為當時我和混沌還有智慧女神,我們正在嘗試著創造一個新的空間,我準備用它來培育新的元素精靈……”

    元素精靈。

    聽到這個詞,楚君直覺的想到了火娃和電娃兩個小東西,會不會它們就是原所說的元素精靈?也許呆會可以問問原。

    這個時候,原已經因為楚君的那些奇怪想法而切斷了讀取楚君思想的行為,所以他并不知道楚君此時正在想著的關于兩個小東西的事情,而楚君也很快就沉浸在了原下面的敘述中,把這件事情放在了一邊。

    如果這個時候,楚君明白兩個小東西所代表的意義的話,也許她就會對原把事情的始末說明白,也許日后,他們之間就不會因為小東西們發生那么大的沖突……

    原知道楚君不可能知道他自己所說的新的空間是什么,所以不等楚君詢問就解釋說:“在我們這個世界的周圍,有著很多不同的空間,那些都是各位神明創造出來的,有的是用來作為神明自己的私人空間,有的則是為了做某種實驗。這些空間都是這個世界的附屬品,有的基本上和這個世界一樣,有的則是刻意創造的完全不同的空間,當時我們就是想要創造一個于這個世界不同的,適合元素精靈存在的空間……”再次說到元素精靈這個詞,原低低地嘆息了一聲。

    楚君還是聽得似懂非懂,只覺得那些空間就像是神明們單獨創造出來的私人別墅一樣的地方,她對這些不感興趣,也就不會在這方面繼續追問,

    “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我忽然收到了耀的求助信息。從小的時候,我在幾個弟弟妹妹中就和耀的關系最好,他向我求助,我自然是第一時間就趕到了他的身邊。我本來認為耀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才找我幫忙的,誰知道到了那里,卻看到耀和戰神正在大打出手。論實力我們這些本界神是遠遠不如創世神們的,可是由于這個世界本身與我們的水□融,除了我們的幾個教導者和父神,其他的創世神們想要打敗我們也不容易。”

    “戰神的性格在創世神們之中是很古怪的,他個性陰晴不定,有的時候很急躁,有的時候有很陰沉,而且聽他自己取的封號就知道,他的性格好斗,戰斗能力在創世神們之中是最強的。我們這些本界神平時最不愿意接近的創世神就是他,自從經過了龍族和耀的神使之間的矛盾之后,這種情況就更加嚴重了。我知道他和耀的關系一直不好,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他們竟然會真的打起來,畢竟他是創世神之一,耀作為本界神應該敬重他——至少表面上敬重他才對,怎么會和他動手?”

    “戰神的攻擊非常的猛烈,我感到的時候耀已經完全支持不住了。我在旁邊勸他們住手的畫他們也完全不聽,當時的情況我也沒有別的選擇,總不能看著耀被傷害,只好上前去和耀聯手……本來我一直都很自傲,因為在本界神中,我的戰斗力應該是最強的,即使是我的母親也不是我的對手,可是和戰神交戰之后我才明白,作為本界神,我和創世神們的距離還有多遠……幸虧混沌和智慧女神緊跟在我的后面趕來,不然的話后果真的不堪設想,要知道當時的戰神就像發瘋一樣的戰斗著,我們都不懷疑,要是我和耀戰敗的話,他會毫不客氣地把我們撕成幾段。”

    “混沌他們制止了爭斗之后,我才有時間去問耀究竟發生了什么事。誰知道耀自己也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他只是看到戰神在搗毀瑩在人間的神殿,忍不住上前制止,然后就發生了打斗。當時我們都很吃驚,要知道,瑩在所有的神明中,是最柔和溫婉的一個,她的性格溫和到有的時候我們這些哥哥姐姐都受不了,即使這段時間本界神們與戰神的關系不好,戰神他要報復或者挑釁,也不應該指向最不會惹是生非的瑩才對啊。”

    “混沌很生氣的向戰神要求解釋,可是戰神卻什么都不說,反而氣呼呼的拂袖而去。我和耀又去詢問瑩,結果她只是一直在哭,她和戰神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矛盾,到現在我們也沒弄明白……”原皺著眉頭,顯然對于這件作為導火索的事件,他直到上萬年后的今天也沒有弄清楚,這使他一直耿耿于懷。

    楚君聽得也是一頭霧水,這樣的局面聽起來,到象是男女朋友之間在鬧別扭一樣,可是月亮女神瑩的情人,是黑暗之神啊。

    “于是,沖突既然發生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了……開始的時候還是在相互指責著講道理,到了后來就……”原苦笑著,回憶起那段時光,現在能夠剩下的只有混亂。大家都不知道為了什么原因,卻堅持認為自己是正確的在那里吵鬧不休。其實真正的目的不過是在借題發揮,各自爭取各自的利益罷了。

    “當時大家似乎都忽略了,真正的當事人瑩自始至終什么都不肯說,甚至躲到了人間的神殿中不肯回來。其實到了那個時候,真正被拿出來爭論的內容已經完全和瑩的神殿被毀的事情無關了,所以包括瑩的雙生哥哥耀在內,大家都忽略了那個時候的瑩,只有黑暗之神是最關心她的,一直在人間陪伴她,甚至也沒有參與諸神之間的爭斗。可是后來,忽然有一天,黑暗之神卻找上了戰神,和他打了起來……”

    三角關系,情敵,爭女人,打翻醋壇子……一系列精彩的聯想馬上就涌上了楚君的心頭,不過她很快就把這些念頭趕出了自己的腦海,太荒謬了,那些可是都是俗世中俗得不能再俗的電視劇里的情節,這些神明好歹也不至于這樣吧?

    “黑暗之神和戰神的爭斗結果,自然是戰神贏了,可是他們當時出手的時候毫不容情,不僅僅他們雙方都受了傷害,就連人間也受到了極大的波及,不知道有多少生靈因為他們的這次爭斗而送命。父神本來一直對于我們雙方的爭斗沒有插手干預過,可是這次真的生氣了,把戰神和黑暗之神都叫去狠狠的訓斥了一頓。本來黑暗之神就是個少言寡語,總是靜靜的呆著不喜歡與別的神交流的神明,這一次他站在了創始神們的對立面,幫助我們這些本界神和戰神動手,在創世神們之中引來了一些抱怨。黑暗之神什么都沒有說,依舊回到了瑩的身邊。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卻出了另外一件大事——戰神不見了。”

    不見了?楚君心中一驚,該不會是被黑暗之神下黑手除掉了吧?這樣事情可就鬧大了啊。

    “戰神走了,他離開了這個世界,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原看著楚君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們那個世界的凡人都這樣么?那里的神明還真是辛苦。

    楚君驚訝地問:“他不是個不依不饒的神嗎?怎么會反而是他走了?”

    原搖搖頭:“他走得無聲無息的,就連父神都沒有留意到他究竟是什么時候走掉的,只知道大家發現的時候,他已經關閉了屬于自己的空間,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的走了。他是第一個離開這個世界的創世神,也是揭開了之后的事件序幕的神……”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