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5章 入住神秘的美少年古宅(3)

    3.

    我很不淑女地撩起裙子,蹲在古宅的門外,看著天空里一片片被夕陽染成橙色的云朵。微風輕輕地拂過我的臉頰,給我煩躁不安的心帶來一絲清涼。

    但這些還不夠,遠遠不夠。

    “你現在的姿勢很不淑女啊。”一個十分熟悉而又悅耳的聲音從我的身后傳來,“萬一被別人看到可不得了了。”

    是花藤的聲音。

    “沒關系。”我稍微理了理被風吹得凌亂無比的發絲,“反正現在除了你,沒有別人。”

    “你生氣了嗎?”

    我回頭,對著花藤露出燦爛的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氣了?”

    “兩只眼睛都看到了。”花藤走到我的身邊,用同樣的姿勢蹲在我的身邊。

    真讓人不甘心啊,明明是同一種姿勢,為什么花藤做起來這么優雅好看,我卻做不到呢?

    唉,也許這就是真貴族與假冒貴族之間的區別吧?

    雖然真的很不甘心,也非常不愿意承認,可我也不得不承認。

    “我也很生氣啊!你明明說過,在我和……在我的面前不再裝模作樣了,現在你卻說謊了。”花藤慢慢地說道,“你明明就在生氣,為什么在我的面前也不愿意承認呢?”

    “哼,你不也有很多事瞞著我嗎?”我憤憤地說道,“你自己都做不到不在我的面前說謊,憑什么要求我在你的面前不說謊?”

    “柚希……”花藤輕輕地叫著我的名字,很久都說不出話來。

    “我根本不知道你昨天生日,也不知道你和我同歲,而且還比我大一天!”我恨恨地咬了咬下唇,非常不甘心地說道。

    我也搞不懂自己為什么會這么生氣,明明只是一些小事,我不應該為了這些小事而影響到我與花藤之間的友誼才對。

    可我就是為了這些小事氣到不行,如果不是還有一絲理智讓我控制住自己,恐怕我早就沖上去掐住花藤的脖子不放了!

    真的很不公平啊,竟然還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他們知道你住在這里,他們知道你的生日,他們知道你的年齡……他們知道我所不知道的你的事。

    一想到這點,我就十分不服氣……甚至,有點像是嫉妒了。

    我真是太幼稚了,明明已經十九歲了,還像是小孩子一樣,只不過是這么一點兒小事,有什么好嫉妒的?

    明明就是小事……

    “你不也沒有告訴過我嗎?”花藤的聲音悶悶的,就像是壓抑著什么似的,“你不也從沒告訴過我你的生日嗎?”

    “哼,雖然我從沒告訴過你,但我也從沒告訴過別人啊。”我換了個姿勢,坐了下來,“而且……你才不需要我親口告訴你呢,以你的做法,一定偷偷調查過我的資料了吧?”

    “我才沒有偷偷調查你的資料。”花藤理直氣壯地說道,“我是光明正大地調查你的資料!”

    “不管是偷偷調查我的資料,還是光明正大地調查我的資料,結果還不是一樣調查我的資料?反正你總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我不滿地說道,“但是,我和你不一樣……”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可以親口問我啊。”花藤冷冷地說道,“對了,我差點忘記了,你和米羅斯拉夫正打得火熱,又怎么會想得到我呢?”

    花藤不說這句話還好,他一說出這句話,我就忍不住跳了起來。

    “明明是你擅自要從我的面前消失,還擺出一副不想再見到我的嘴臉!”我粗魯地抓住花藤的衣領,惡狠狠地喊道,“現在居然還好意思說這種話?”

    “柚希……”

    “你給我閉嘴!”我打斷他的話,大聲吼道,“我還沒有罵完呢,不準你插嘴!”

    “可是……”

    “可是你個頭啊!不是叫你不許插嘴了嗎?我告訴你,雖然我在你的面前沒有人權,但你在我的面前也沒有人權!”

    在沒有你的兩個月里,我真的很寂寞,也很不安。

    明明已經做好了再也見不到你的準備,卻還在盼望著可以再見到你一面。

    明明現在已經見面了,我還是有一種他會隨時離開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我覺得很不安,很討厭,甚至……很害怕……

    “現在,你告訴我。”我目不轉睛地看著花藤,借著憤怒,終于把一直問不出口的話給問了出來,“你在這一個月里,到底……到底怎么過的……你到底干,干了些什么事?”

    花藤一臉吃驚。

    我說的話會不會讓人覺得很奇怪啊?

    聽起來簡直就像是很關心花藤似的……

    花藤皺著眉頭,回答了我的問題:“柚希,看看你的背后吧,還有左邊。”

    咦,我的背后和左邊有什么東西嗎?

    我按花藤說的話去做,只見我的背后——艾哲、慶熙和俊樹趴在墻邊,眼睛眨也不眨地,全神貫注地看著我和花藤;而在我的左邊——涼介和葉子手拉著手,親密地挨在一起,同樣全神貫注地看著我與花藤。

    “沒看過別人吵架嗎,有什么好看的?”我對他們大吼,嚇得他們一抖。

    “好兇啊,沒想到花藤的女朋友不但是個平胸,還是一只母老虎,花藤怎么受得了!”俊樹一邊數落著我,一邊退回去了。

    慶熙也離開了,離開之前,還在搖頭嘆息:“就算花藤喜歡兇暴型的,但這也未免太兇暴了吧……”

    “嘖嘖,看看你們現在的樣子吧,還好意思否認你們是情侶嗎?”艾哲拋下這樣一句話之后,也消失了。

    “我,我們只是在散步。”葉子心虛地說道,“現在我們繼續散步吧……”

    這對情侶也離開了,現在,終于剩下花藤與我兩個人了。

    “他們怎么這么喜歡看熱鬧啊。”花藤小聲地抱怨道,不過臉上的表情倒沒有多少憤怒。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我看著花藤,不容許他逃避。

    “還是和平時一樣。”花藤笑瞇瞇地說道,“上學,放學,吃飯,睡覺……一切都和平時一樣,一點兒大事也沒有發生,真的讓我覺得很無聊啊。”

    天色開始暗了下來,街道旁邊的路燈也開始逐漸點亮。

    而我的心,就像是被周圍的環境影響了一樣,慢慢地暗了下去。

    我早就知道花藤會這樣說。

    我真的不該問的。

    不管有沒有我,他的生活還是和平時一樣,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當,當然,我也一樣,就算沒有你,我也過得跟平時一樣。”我逞強地說道,“我也很無聊啊,哈哈……”

    “騙人。”花藤的聲音聽起來冷冷的,卻很壓抑,似乎在控制著什么感情不要讓它噴涌出來一樣。

    “什么?”

    “你騙人!”花藤重復了一遍,冷冰冰地說道,“你不是和米羅斯拉夫玩主仆游戲玩得很高興嗎,怎么會覺得很無聊呢?”

    “主仆游戲?”我的耳朵敏銳地捕捉到這個關鍵詞,“可惡!你又讓人跟蹤我了吧?不過那天我和米羅斯拉夫可是在屋里談話的……莫非你還讓別人貼在門板上偷聽?”

    “我也是為了保護你。”花藤毫無悔意地說道,“當時,你可是和那個米羅斯拉夫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萬一出了什么事……”

    “哼,就算說得再好聽,還不是在偷聽……”我嘴里叨嘮著,心里卻很高興……不不不,只是一點點高興,只是一點點而已啦……

    花藤在擔心我呢……

    “我是真的很擔心你們啊。”花藤一臉嚴肅地說道,“萬一你突然狂性大發,強行推倒米羅斯拉夫學長就不好了……”

    “你,你說什,什么?”我氣得結巴起來,連話都說不完整了,“原,原來你擔心的人不是我,而,而是米羅斯拉夫?”

    真是氣死我了!虧我剛才這么高興,原來都是自作多情!

    “你在生什么氣啊,這不是當然的嗎?”花藤還在一邊火上澆油,“你這么兇,米羅斯拉夫學長那么弱,如果你真的要侵犯他,他可毫無反抗之力……”

    夠了!

    你真是越說越離譜了,就這么希望我生氣嗎?

    “我要回去了……”我氣呼呼地說道。

    “好,我們一起回去吧。”花藤拉起我的手,想和我一起回古宅。

    我一把甩開花藤的手,瞪著他。

    “你該不會還在想著要回舊住處吧?”花藤毫不留情地打碎我的念頭,“我說過,已經讓人幫你退租了,你已經沒法回去了。”

    “哼,那我就去找別的住處。”我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你能在短短一個晚上就找到新住處嗎?”花藤重新拉住了我的手,握得很緊很緊,讓我沒法再次甩開,“而且這里的房客都很歡迎你,一見面就送你生日禮物——房東與她的男朋友還為你做了一個很大的生日蛋糕,你真的忍心就這樣離開嗎?”

    我回答不出他的問題。

    是啊,雖然他們一口一個“花藤的女朋友很煩人”,但他們都對我很友好,我真的不忍心就這樣離開。

    而且……花藤也住在這里呢。

    “不,不過。”我小聲地嘟囔道,“住在這里的房租應該很貴吧?所以你應該明白,我,我……”

    我根本交不起太貴的房租!

    “原來你在擔心這個嗎?放心吧,你住在這里是免費的。”花藤笑呵呵地說。

    “免費?”

    “你發現了吧?住在這里的房客都是男生,只有葉子一個女生。所以她的男朋友很擔心,希望能增加一個女房客。”花藤面不改色地說道。

    “咦,真的嗎?因為我是女的,所以讓我免費住下來嗎?”我難以置信地問道。

    不會吧……我的運氣一向普普通通,怎么會突然遇上這么幸運的事呢?這簡直像是剛張開嘴巴,就接到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一樣。

    這世界上真的會有這么好的事嗎?

    “你就安心住下吧。”花藤輕聲說道,“雖然葉子經常哭窮,但其實她家里很有錢,她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大小姐,所以根本不會把這么一點點房租放在眼里。”

    咦,真的嗎?葉子看起來壓根不像是什么大小姐。

    “如果你能住進來,她應該會很高興吧,但你如果真的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強了。”花藤說完之后,便打算離開,“看來葉子得貼招租告示了,只要告示貼出去,應該會有很多女生希望住進來吧?”

    當然了!免費入住,而且除了葉子,住在這里的人都是美少年!

    只要告示貼出去,希望入住的女生一定會擠破頭的!

    “等等!”我連忙叫住花藤,“凡事得分個先來后到,不管怎么說,我是最先來的……”

    “但你不是要走嗎?”花藤眨巴著明亮的大眼睛,說道,“我最討厭勉強別人了……”

    騙人!你最喜歡勉強別人才對吧?

    “你不是說只要我住進來葉子會很高興嗎?為了讓葉子高興,我決定犧牲自己好了!”盡管知道這種謊言一下子就會被看穿,我還是厚著臉皮說出來了。

    “你是我最重要的學姐,我怎么舍得犧牲你呢?”花藤十分真摯地說道。至于他是不是真的這樣認為,那就是個未知數了。

    “你,你……”我用最憤怒的目光瞪著花藤,希望可以把目光變成利劍,然后把花藤戳出幾個大洞。

    “不要生氣,我只是開個玩笑。”花藤牽起我的手,笑得很溫柔很燦爛,“去吃蛋糕吧。”

    “蛋糕?”

    “葉子他們不是做了一個蛋糕給你做生日禮物嗎,去吃吧。”花藤溫柔地對我說道,“從今以后,這里將成為你的住處,放心吧,大家都很溫柔,你一定會和他們成為好朋友的。”

    “這么說,我們豈不是要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我驚叫。

    “和我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很委屈你嗎?”花藤不滿地瞪著我。

    其實我也不是不滿,甚至還覺得很開心,能和花藤住在一起也就意味著我們相處的時間更多了,我怎么可能不滿呢?

    只是,這樣一來,學校的謠言又會變得更離譜了。

    算了,反正現在也已經很離譜了。

    我努力說服自己,順從地跟著花藤一起,踏進新的生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