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我的世界終于完整起來

    4月30日星期一晴

    在意的不是一個蛋糕,

    而是他的心意;

    在意的不是一件禮物,

    而是他的笑容。

    因為,

    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只要是他的心意,

    就會變得異常重要,

    因為我真的很希望和他成為最好的朋友。

    日歷上用紅色圈圈標注的翼風文化節舉行的日子,像是乘上了火箭朝我們迅速地飛來。

    眼看離文化節的時間越來越近,大家都在熱火朝天地做著最后的準備,整個校園都沉浸在文化節喜慶的氛圍中。

    輕盈的陽光從樹與樹的間隙滑落,輕輕地飛過窗戶,落在空空的教室里面。

    “千夏,你說我們做的這個甜品會不會有人買呀?”我不確定地看著眼前這個造型奇特的甜品。

    “放心啦,有原澈野這個活招牌在,肯定會有無數花癡女來買的。”千夏笑瞇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嗯,一定也會有很多男生沖著千夏的面子來買的。”看著眼前漂亮又可愛的千夏,我安心了不少。

    “笨蛋,有哪個男生會喜歡男人婆,整個學校的男生都聽聞某男人婆的光榮事跡了!”坐在對面的澈野,一臉不爽地直接打破我的幻想。

    “你說誰是男人婆?”千夏不滿地看著澈野。

    “誰動不動就動用跆拳道教訓別人誰就是!”

    “你!”

    看著又開始唇槍舌劍打口水仗的兩個人,我無奈地揉了揉太陽穴,自從我們組隊以來,這樣的事情每天都要上演幾遍,反正他們是相互看對方不順眼。

    “算了,懶得和女生一般見識。”澈野一臉不爽地結束這場戰役。

    “哼!”千夏從鼻子里重重地發出一個音。

    “好啦,好啦,還有兩天就是文化節了,我們還是想想要做什么樣的甜品賣吧。”我發揮和事佬的身份,及時地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到底什么款式的甜品會比較有人氣呢?”千夏撐著下巴思考著,突然一拍桌子,“我們直接去甜品店吧!選幾款人氣高的甜品,然后照著做不就行了?”

    “嗯,對哦!”我連忙點頭表示贊同。

    “嗯,可以。”澈野也破天荒地認同了千夏的想法。

    掛在天際的太陽已經褪去了耀眼的金黃色外衣,變成溫暖的橙色。

    我們三個人的影子,被夕陽拉得好長好長。好溫暖的感覺,如果可以一輩子都這樣該多好啊!

    剛走出校門,悅耳的手機鈴聲就從千夏的書包里傳來。

    千夏掏出手機看了看:“希雅,我有點急事,你和原澈野一起去吧!”

    “嗯,好。”

    我的話音剛落,千夏就邊接電話邊快速地朝另一個方向走去,不遠處傳來她的尖叫聲——

    “啊!不是吧……你真的回來啦?”

    “走吧!”澈野的聲音把我的視線從千夏身上拉回來。

    走在路上,我總是悄悄地打量著澈野熟悉的側臉。淡淡的薔薇花的香味在空氣中散開,只是,為什么總感覺跟以前不太一樣呢?

    甜品店。

    我趴在櫥窗上,認真地挑選甜品款式。

    “這些甜品都好好看哦!”我一邊挑一邊贊嘆著,“如果我們做這些款式的甜品,大家一定會很喜歡的。”

    突然,櫥窗角落里的一個蛋糕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目光。

    一層淡藍色的奶油打底,上面是一層白色奶油做的桃心,桃心上有一塊花朵狀的粉色巧克力,上面有一只很精致的奶油海豚正銜著一枚戒指。

    蛋糕旁邊立著一個標簽,上面寫著“海之祝福”四個字。

    “老板,這個蛋糕是叫‘海之祝福’嗎?”我指著蛋糕,“上面的海豚好漂亮!”

    “呵呵,是的,在希臘,海豚是愛情的象征。”老板看了我和澈野一眼,微笑著說,“‘海之祝福’可是有故事的哦!”

    “什么故事啊?”我迫不及待地問老板,一臉的好奇。

    “嗯……故事說的是天神之子與凡界少女相戀,因為觸犯了禁忌,結果破壞之神用魔法害得天神之子失明,然后又用詭計造成兩人的誤會,想讓他們分開。”

    “那他們分開了嗎?”我有些著急地想知道答案。

    “呵呵,當然沒有。因為精靈女王同情他們,所以就送了少女一枚戒指,并告訴她,只要她把這枚戒指戴到天神之子的手上,那么所有的誤會都會解除。可是,破壞之神搶了戒指并把它扔進了海里。”

    “真的好可惜哦……”

    就在我感嘆不已的時候,老板又接著說了下去。

    “就在兩人要永遠分開的時候,一只海豚銜著戒指躍出海面,于是天神之子重獲光明,而兩人的誤會也終于解除了,之后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海豚也從此成為愛情的守護神。”

    “真是個美好的故事。”我沖老板微微笑了笑,目光又落在那個蛋糕上。

    這個故事為什么會那么像我和許翼的故事呢?

    許翼,如果我也有那枚戒指就好了,這樣你的眼睛就能好起來,這樣我們或許就不會分開了。

    一直沉默的澈野突然指著那個“海之祝福”的蛋糕,對老板說:“老板,我要這個蛋糕!”

    我側過頭,看著澈野的臉,澈野一定也被這個故事打動了吧。

    “不好意思,這個蛋糕已經被人訂了呢。”老板滿臉歉意地看著我們,“其實我們店里還有其他很多好看的蛋糕哦。”

    “不用了……”澈野看了我一眼,“我們還是快點把文化節要做的甜品款式確定好吧。”

    “嗯,好的。”

    不一會兒,我們挑選的幾款人氣甜品就被端上來了。

    我邊試吃邊看著澈野:“怎么了?澈野,你怎么不試吃啊?”

    “笨蛋,你把這些甜品都試吃一遍,我有點事,你在這里等我一下。”澈野說完便站起身朝甜品店老板走去。

    咦?澈野到底有什么事啊?

    啊!他不會還在惦記“海之祝福”吧……剛剛看他一臉很想要的樣子,肯定是跟老板磨嘴皮子去了。

    二十分鐘后。

    我已經把所有的甜品都吃完了,澈野卻還是沒有回來。

    澈野到底去哪里了?難道不是去找老板?怎么這么久還不回來?

    我站起身,正準備去找澈野,不遠處突然傳來一群女生興奮的尖叫聲。

    “哇,好帥……”

    “是啊,真的好帥,他做蛋糕的樣子超帥。”

    “我想我愛上他了!”

    “我好想吃他做的蛋糕哦!”

    ……

    我順著聲源好奇地走過去,不遠處的透明制作間外圍著一大群女生,大家都一臉花癡地看著里面正在做蛋糕的男生。

    那個……那個……

    怎么,怎么會是……

    澈野?

    我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個做蛋糕的男生竟然是澈野!怎么可能會是澈野呢?

    遠遠望去,他神情專注地在蛋糕上抹著奶油,金色的頭發隨著他的動作微微舞動著。陽光透過玻璃窗戶落在他的身上,他看起來就像是動漫世界里的王子一般。

    我慢慢地走過去,視線落在他手里的蛋糕上……

    澈野居然照著“海之祝福”做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蛋糕!只是海豚銜的那枚戒指變成了一枚巧克力做成的戒指。

    澈野真的好厲害,竟然可以做出一模一樣的蛋糕,看來,我對澈野的了解真的不多!

    其實從認識他的第一天起,我就總覺得他是有很多秘密的人,直到拿到他的交換日記才明白所有的事情。

    不知道為什么,這次澈野回來,總讓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但到底是什么,我又說不出來。

    “笨蛋,給!”正當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澈野已經拿著包裝好的蛋糕出來了,面無表情地把蛋糕遞到我面前。

    呃?

    “這個,這個,是要送給我嗎?”我愣愣地看著澈野,不確定他的用意。

    “你不是很喜歡這個蛋糕嗎?”澈野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不要的話,那我扔了啊!”

    說完澈野就做出一個準備扔蛋糕的動作,我急忙把蛋糕搶了過來。

    “誰說我不要!”我把蛋糕抱在懷里,開心地看著澈野,“雖然我知道你也很喜歡‘海之祝福’,但是我不會讓給你的!”

    “誰說我很喜歡?”澈野一副很無語的樣子。

    “是誰剛剛跟老板說要買的?”

    “笨蛋!”澈野的額頭上出現幾條黑線,他轉過身大步朝門口走去,“那是想買了送給你的!”

    什么?我呆呆地站在原地,澈野想買蛋糕是因為看出我喜歡嗎?那么,這個蛋糕是澈野特意為我做的?

    心里突然暖烘烘的,我提著蛋糕小跑到澈野身邊:“澈野,謝謝你!我很喜歡!”

    “走吧,笨蛋!”澈野的語氣依然兇巴巴的,可是我看見他的嘴角輕輕揚了起來,褐色的眼眸里也有掩飾不住的笑意。

    “嗯!”我歡快地點點頭,跟著澈野走出了甜品店。

    天已經黑了,路燈發出柔和的光芒,輕輕地落在我們身上。

    “澈野,為什么我從來都不知道你會做這么漂亮的蛋糕啊?”我看著澈野帥氣的側臉,問出心里的疑惑。

    澈野的腳步停頓了一下,視線落在遠處:“這個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笨蛋!”

    “呃?”

    還是放棄這個話題吧,我可不想又被他繞進去。

    我忍不住又低頭看了一眼手里的蛋糕。

    咦?鞋帶是什么時候松開的,白色的鞋帶被我踩得臟兮兮的。

    走到拐角處,我把蛋糕放在一邊,蹲下身系鞋帶。

    “笨蛋,你磨磨蹭蹭的在干嗎?”已經走出好幾步的澈野轉身看著我。

    “我的鞋帶松了,馬上就來。”剛剛系好鞋帶,隨著一聲刺耳的汽車喇叭聲,前面突然出現一束強烈的光,一瞬間光就落在了我身上。

    我的蛋糕!

    我下意識地急忙去撿地上的蛋糕,光束離我越來越近……

    “小心!”

    我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拉住,然后落進一個溫暖的懷抱,一個散發著淡淡薔薇香的懷抱。

    時間仿佛突然定格了,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所有的聲音都在此刻消失得無影無蹤,除了心跳聲。

    澈野靜靜地看著我,眼里流露著我從未見過的溫柔,那樣的溫柔仿佛可以融化掉世界上的任何東西。

    為什么……澈野他……

    “希雅……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

    伴隨著他這句話的落下,微風好像凝固了,微小的塵埃連同路燈的光芒一同靜止著,樹葉也停止了擺動。

    過了不知道多久——

    “啪——”

    時間終于重新啟動,漂亮的蛋糕摔落在地上,瞬間四分五裂,奶油混成一團根本看不出原本的面貌,海豚和戒指也消失了……

    “對不起……”我手足無措地看著地上的蛋糕,然后猛地從澈野的懷里跳出來。

    “澈野,對不起……”說完,我便轉身拼命地朝家的方向跑去。

    身后沒有傳來任何聲音,好像那里的時間依然靜止著,只有我離開了原本的時間。

    我不斷地朝前奔跑著,和澈野在一起的所有回憶全都涌進腦海里……

    他在醫院與我的第一次心動的相遇。

    他在山頂俯瞰城市時落寞的樣子。

    他親手為我做勇氣湯圓的認真神情。

    ……

    跨過了這么久的時間,他終于跟我告白了。

    可是……我的心里已經住進了別人……

    澈野,對不起……我已經喜歡上了許翼……

    5月14日星期一晴

    是不是我每天晚上的想念,

    傳到了上帝的耳朵里,

    所以上帝才把許翼送到了我的面前。

    當我看見他的那一刻,

    我知道我的世界終于完整起來,

    終于陽光明媚,冬去春來。

    翼風的文化節轉眼便到了。

    淺藍明凈的天空中飄浮著細碎的云朵,陽光從頭頂落下來,在地上投下淺淺的影子。學校的大門上掛著巨大的橫幅——

    祝翼風十年校園文化節順利舉行!

    整個學校都是人,一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

    翼風的十年文化節果然人氣很高呢,就連外校的學生也被吸引來了。

    “澈野,那個甜品是你做的啊?”

    “我也想吃澈野親手做的甜品呢!”

    ……

    我們的小攤前圍滿了女生,不!應該說是澈野身邊圍滿了女生!

    陽光落在澈野金色的發絲上,發出鉆石般璀璨的光芒,他帥氣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讓陽光都黯然失色。

    我看著澈野的背影,心里涌起一絲復雜的情緒,自從那天告白的事情之后,我們的相處就變得很尷尬。這幾天,我們說過的話總共不超過十句。

    澈野好像感受到了我的目光,轉過頭來。在這一瞬間,我連忙低下頭,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不過才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和千夏什么都沒有做,所有的甜品就被一搶而空了。

    “果然長得帥就是有好處!”千夏滿臉開心地拉過我,“喂,希雅,為什么我總覺得你和原澈野怪怪的啊?”

    呃?

    我抬頭看了千夏一眼,又迅速低下頭:“那個……沒,沒有啦。”澈野突然對我告白的事情,其實一直都讓我覺得只是一場夢。

    “算了,呵呵,反正你和原澈野的事我也沒興趣。”千夏邊說邊收拾攤子。

    “原澈野,教導主任找你。”班長走過來,拍了拍澈野的肩,“快去吧,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澈野一走,我整個人頓時放松了很多。

    千夏一把拉住我:“算了,不收拾了,反正就幾張破桌子和幾把破凳子,不會有人要的!”

    “啊?那我們干嗎去?”我邊被千夏拖著往前走邊問道。

    “看文化節的活動啊!”千夏頭也不回地回答我。

    我和千夏在各式小吃攤前穿梭著,一轉眼,幾個小時就這樣悄悄地溜走了。

    吃飽喝足之后,正當我準備在草地上好好休息時,千夏突然看了看時間,然后一把把我拉起來:“走,希雅。”

    “去哪里啊?還沒休息呢!”

    “走吧,校園樂隊會開始了!”千夏拉住我就往學校操場的方向走去。

    “校園樂隊會?”

    當“樂隊”兩個字跳進我的耳朵時,一直埋藏在內心深處的想念就像被點燃的煙火一樣,“砰”地綻放開來。

    許翼……你是不是已經快忘記我了呢?

    已經整整兩個月了,我卻沒有任何關于你的消息。

    你在美國生活得開心嗎?眼睛治好了沒?

    許翼……

    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喂,希雅,剛才演唱的樂隊是我們學校的呢!唱得也太一般了吧。”千夏撞了撞我的胳膊,打斷了我的思緒。

    “哦。是嗎?”我愣愣地朝千夏點點頭。

    “你發什么愣啊?呵呵,希雅,你在想什么呢?”千夏一臉笑容地看著我,“我記得你跟我說過許翼是FLY樂隊的主唱是吧?那你一定聽過FLY樂隊的演唱,怎么樣,是不是比井森他們厲害很多?”

    “呃?”我莫名地望著千夏,“那個……我……”面對千夏的問題,我竟然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正當我傻傻地站在那里的時候,主持人興奮的聲音立即引爆了全場的熱情:“下面將為大家帶來精彩演出的,是最具人氣的陵南FLY樂隊!請大家熱烈尖叫吧!”

    什么?我沒聽錯吧?

    剛才主持人說的是FLY樂隊?

    FLY?

    真的是FLY嗎?

    我著急地踮起腳尖朝舞臺上看去,在許翼走了之后,FLY不是很久都沒有演出了嗎?怎么會突然來到翼風的文化節呢?

    是阿杰和其他樂隊成員來了嗎?可是之前阿杰說沒有許翼的FLY是不完整的,一個不完整的樂隊是沒有辦法重新回到舞臺的!難道……

    我的心迅速跳動著,好像就要從嗓子眼里跑出來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在腦海里面誕生——

    難道真的是……

    難道真的是他……

    露天的舞臺,沒有炫目的燈光,只有淺淺的陽光落在舞臺上。舞臺的中央站著一個帥氣的男生,他黑色的頭發在陽光下發出黑玉般的光澤,他的眼睛里閃爍著鉆石般璀璨的光芒,他的嘴微微張開,臉上燦爛的笑容讓陽光都黯然失色……

    是他……真的是他………是許翼……

    真的是許翼!

    我緊緊地捂住了嘴巴,不敢相信地看著舞臺上已經開始深情地唱歌的許翼。

    腦海里面關于許翼的所有記憶一下子全部涌了出來,就像一場龍卷風,迅速朝我席卷而來。

    許翼,你回來了嗎?

    此時此刻,周圍的人好像都消失了,我什么都看不見,除了站在舞臺上的許翼,那個讓我每天都牽掛不已的人!

    我好想跨越這重重人海,飛奔到許翼面前。

    許翼,你的眼睛治好了嗎?

    許翼……你知道嗎?在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我對你的想念早就已經像呼吸一樣自然了。

    我緊緊地咬住嘴唇,忍住眼眶里打轉的眼淚,拼命地朝舞臺擠去。許翼,我一定要告訴你,我有多么想你!

    大家都沉醉在許翼的歌聲里,只有我在不斷地朝前擠,拼命地朝舞臺擠去。

    “哎呀,不要擠!”

    “擠什么擠!”

    耳邊不斷傳來別人的抱怨聲。可是此時此刻,我已經完全聽不見這些聲音了,也完全忽視了周圍人用眼神對我表示的憤恨。

    “啊!”

    人群突然騷動起來,有一股人潮突然朝外面涌來。

    不要,不要把我推出來!我好不容易才擠到這里!

    可是,現在的我就像身處大海一樣,不管怎么掙扎,也只能隨著人潮朝外涌去。淹沒在人海里的我大腦已經一片空白了。

    等我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人群最外面。

    許翼,許翼!

    我連忙抬頭朝舞臺看去,許翼不見了!連FLY樂隊也跟著不見了!

    一瞬間,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什么都看不見了,回憶鋪天蓋地地涌來,好像又回到了那個時候——潔白的床單,空蕩蕩的病房,充滿消毒水味道的醫院……

    許翼不見了……

    許翼消失了……

    還是許翼從來就沒有回來過?

    剛才的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覺?

    許翼,你真的回來過嗎……

    舞臺上的表演仍在繼續,喧鬧的人群,動感的音樂,所有人都在激動地應和著,可我心里沉重得像是壓了一座大山,憋悶得喘不過氣來。

    對了,千夏!千夏呢?

    等我稍稍回過神來后,卻發現千夏也不見了!

    “千夏,千夏……你在哪里?”我大聲叫著千夏的名字,但我的聲音很快就被嘈雜的音樂聲掩蓋。

    算了,還是回教室吧。

    我低著頭朝教室的方向走去,周圍不斷傳來大家的笑聲,可這些歡樂的笑聲讓我覺得心里一陣陣發酸。

    腦海里不斷浮現出剛剛的那一幕……

    許翼,你知道嗎,我真的好想你!好想知道你過得好不好,好想見你!

    我抬起手擦去眼角溢出的淚水,深呼吸幾下,葉希雅,不可以哭,許翼在美國會有更好的治療條件,會有更好的生活和未來。

    你應該微笑著祝福他才對!

    不可以哭!

    可是,就在我努力抬頭微笑的一瞬間,教學樓下的熟悉身影讓我的視線再次模糊起來。

    柔軟的黑發,溫暖的眼神,燦爛的笑容……

    是許翼!

    真的是許翼!

    看著眼前熟悉的眉眼,壓抑許久的思念一股腦地全部涌了出來,眼淚在我還沒張嘴的那一刻就拼命地往下掉。

    許翼慢慢地走到我的面前……

    五月的暖風輕輕地拂過我的臉,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投下斑駁的影子。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得無比的快,快得就像要沖出胸膛一樣。

    “希雅……對不起!”一雙熟悉溫暖的手輕輕地為我擦去不斷掉落的眼淚,好熟悉,好溫暖,我……真的……好想念……

    我拼命地朝他搖頭,想告訴他我絲毫沒有責怪他,可是眼淚因為這溫柔的觸碰,變得更加洶涌……

    “希雅,不要哭了,我說你哭的樣子最難看是因為你一哭,我的心就會好痛好痛……”在夢中出現過無數次的熟悉聲音真實地在耳邊響起,“希雅,雖然我離開了,卻拜托了天使來守護你哦!”

    看著許翼裝滿溫柔的黑亮眼睛,我心底涌起一陣欣喜,忍住洶涌而來的眼淚問道:“許翼,你的眼睛……好了嗎?”

    許翼聽見我的問話,笑容停頓了一下,隨后朝我笑著點點頭:“是啊,已經好了啊,希雅不用再擔心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點點頭,“許翼……只要你的眼睛好了,那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我從來就沒怪過你。不管你離開的原因是什么,我都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我不想讓自己成為希雅的負擔,所以……”

    “許翼……你從來就不是我的負擔。”我哽咽著打斷了許翼的話。

    我緊緊地咬著嘴唇。

    許翼,你一定不知道,在你走之后,我每天都好想你,每天早上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你,晚上睡覺前的最后一件事情也是想你,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許翼的眼睛里是滿滿的心疼,他輕輕地抹去我臉上的淚水,然后把我攬進他的懷抱里。

    他身上淡淡的青草香,讓我的情緒終于慢慢地平息,那種滿足感就像是身在云端一般美妙。

    而且,許翼的眼睛又可以看見了。

    一直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陰霾和自責終于散開了,從許翼的笑容里,我看見陽光一點一點地落進我的心里。

    許翼,我相信你真的拜托了天使來守護我,我相信……

    “笨蛋。”

    一個熟悉的聲音鉆進我的耳朵里,我轉身看向身后。

    站在不遠處的澈野臉上布滿了落寞,褐色的眼眸失去了光澤,一片暗淡……

    他是什么時候來的?站在那里多久了?

    “笨蛋,你說對不起,就是因為他對吧?”澈野的聲音變得好脆弱,好像只要稍稍一觸碰,就會迅速消散。

    陽光中,他金色的頭發依舊那么耀眼,可是金色發絲下的眼眸越來越暗淡。

    “我……”我呆在原地,看著一臉落寞的澈野,緩緩地低下頭,“對不起……澈野,對不起……”

    誰也沒有再說話,氣氛一下子安靜起來,微小的塵埃在陽光中浮動著,我看著我們三個人的影子,本來愉悅的心情變得好復雜。

    “原澈野,怎么……怎么可能是你?”許翼驚訝的聲音打破了此時的安靜,他的視線直直地落在澈野的臉上,完全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為什么不可能是我?”澈野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

    氣氛一下子又安靜了下來。

    我抬起頭很想再說點什么,卻不知道此時此刻還能說什么。

    “笨蛋……”突然,澈野認真地看著我,“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會放棄,因為我是為你而回來的!”

    澈野的話讓我的大腦瞬間像被閃電擊中,變得一片空白,愧疚的情緒如同大霧一樣彌漫開來。

    “我……”我張嘴想說什么,可是發出一個短暫的音節之后就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以前都是你一直在為我努力,這次換我了。”說完這句話,澈野便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了。

    正當我和許翼有些尷尬地站在原地時,千夏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

    “希雅,我剛剛是不是錯過了一場好戲啊?”千夏笑了笑,朝我指了指遠處澈野的背影。

    “千夏……”我看著澈野的背影越來越小,一種淡淡的落寞從他的背影散開,在空氣中縈繞……

    我低下頭,心里像是壓了一塊重重的石頭,又沉又悶。

    “FLY樂隊果然很厲害啊!”千夏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我回過神來,拉著千夏朝許翼介紹道:“許翼,這是我新認識的好朋友千夏。”

    “許翼,今天我總算是見識到FLY樂隊了。呵呵,厲害哦!”千夏一臉開心地看著許翼。

    許翼只是不斷微笑著點頭。

    “許翼!”阿杰的聲音突然從身后傳來。

    轉過身,阿杰滿臉笑容地跑過來和我打了個招呼,然后看著許翼:“大家都在前面等你呢,你怎么還在這里?”

    “嗯,馬上就來。”許翼轉頭看向我,“希雅,那我先走了。”說完許翼轉身和阿杰一起朝前走去。

    看著許翼的背影,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陣慌亂。

    “許翼……”莫名的不安感讓我朝他喊了一聲。他聽見我的聲音轉過身看著我,我卻不知道要說什么。

    “希雅,怎么了?”他疑惑地看著我,黑色的頭發在陽光中泛著黑玉般的光澤。

    “我……”我看著他,卻又低下了頭。

    千夏一把拉住我,走到許翼的面前:“文化節結束后,我們一起去吃東西吧,就當是慶祝你回來。呵呵,許翼,你不會不給面子吧?”千夏滿臉微笑地對許翼說道。

    “好。”許翼的目光從我的臉上掃過,輕輕地點點頭,“那么七點在你們學校門口的燒烤店碰面吧!”

    許翼答應的一瞬間,我所有的不安好像都消失了。

    為什么我會變得這么患得患失?

    看著許翼漸漸消失的背影,一種莫名的感覺從心底涌了出來。到底是什么,我卻說不出來。

    許翼……

    你終于回來了……

    其實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5月15日星期二多云

    第一次感覺到,

    酒真的是很神奇的東西。

    它可以驅散內心的緊張,

    讓人變得充滿勇氣。

    可是,可是充滿勇氣的我,

    沒有等到那個想要告白的人,

    就已經醉倒了!

    熱鬧的文化節結束了。

    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消失不見了,整個校園里空空的,只有風吹動樹葉發出低沉的沙沙聲。

    我抬頭看著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天空,大片大片棉花糖一樣輕盈的云朵靜靜地飄浮著。

    “希雅,我們走吧!”

    千夏拉著我向校門口走去。

    我安靜地跟著千夏,穿過高高的教學樓,穿過空曠的操場,拐過一條安靜的巷子,最終停在裝修簡潔的燒烤店門口。

    時間還早,我跟千夏在靠窗的座位上坐下來。我的雙手不自覺地握在一起,睜大眼睛看著門口。

    “希雅,現在才六點,你就不要在這里望眼欲穿了。”千夏臉上帶著揶揄的笑容。

    “我才沒有。”被千夏這么一說,我的臉迅速變紅了。

    許翼離開以來累積的思念,在見到他的時候全部沖到了喉嚨里,我卻什么都說不出口。

    “咚咚”的風鈴聲響起,店門突然被推開。

    我的眼睛像是開啟了高光模式,變得閃亮。

    進來的是一對手牽著手、笑容甜蜜的情侶。

    我的目光暗淡下來。

    “希雅,澈野跟許翼,你準備怎么辦?”千夏突然開口問道。

    燒烤暖人的熱氣隔在我們中間,讓她漂亮得像湖水一樣的眼睛里,多了點我看不清楚的莫名情緒。

    “我不想傷害澈野,如果不是他,我根本沒有勇氣去做手術治療耳朵,不然也許現在,你見到的就是失聰的葉希雅了!”腦海里浮現出澈野剛剛的表情,愧疚感像細密的線纏繞住了我。

    “可是,你喜歡的人不是他,就算你不想傷害他,他也已經受到了傷害啊!”千夏拔高了聲音,“希雅,有時候你的善良反而會讓你做出一些間接傷害別人的事。感情的事還是直接點好!”

    我抬頭認真地看著千夏:“你的意思是我應該對許翼告白?”我沉默了一會兒,繼續說道,“千夏,你知道嗎?雖然我現在心里喜歡的人是許翼,可是當我看到澈野哀傷的樣子,我就會很討厭自己,很討厭很討厭……”

    “希雅!”千夏突然握住我的手,“無論做什么事情,都應該勇敢地堅定自己的內心!不要擔心會傷害任何人,愛情沒有對錯!相信我!”

    千夏純凈的眼睛里的鼓勵源源不斷地注入我的身體。

    心,突然變得明朗起來……

    我重重地點點頭:“千夏,或許你說的是對的。”

    “服務生,來半打啤酒。”千夏朝店員喊了一聲,眸子里裝滿了笑意,“希雅,如果你很緊張,就喝點酒,這樣你就不會緊張了。”

    我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心已經變得濕漉漉的。

    千夏開了一瓶啤酒遞到我面前:“給!”

    “啊?”看著千夏揚起的嘴角,我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接過啤酒,喝了一大口。

    冰過的啤酒滑過喉嚨,苦澀的味道在舌尖綻放開來,傳遍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希雅,等下許翼來了,我就走哦,我可不想做你們的電燈泡。”千夏猛地灌進一口酒,低喃道,“呵呵,真希望你跟許翼能幸福啊!這樣,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我和千夏邊喝邊聊,很快桌上的半打啤酒已經被我們喝完了。

    我抬頭,頭頂的燈光開始不停地晃動,店子里像是被霧氣籠罩住了,變得有些朦朧。

    “千……千夏,為什么,許翼……還不來?”我的舌頭有些打結,“千夏,我,我……看到好多個你哦!”我搖晃著千夏的手臂。

    “葉希雅!你真的很沒用啦,才喝了這么一點就醉了。”千夏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臉,“清醒點,清醒點!”

    “千夏,我哪有喝醉,我哪有喝醉!”我跳起來拽住千夏的手,但身體搖晃得厲害,“現在,現在我可以大聲地告白哦!”

    “希雅,希雅……”千夏拽著我坐下,“哎呀!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嘛!”

    “我……我現在就要大聲地告白……我要告白……”我掙脫千夏的手,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用盡全身的力氣大聲地喊道,“許翼,我想和你在一起!好想……好想跟你在一起……”

    “砰!”

    我只覺得一陣強烈的眩暈感涌上來,身體猛地向后倒了下去……

    模糊中感覺自己倒在了一個軟軟的物體上,閉上眼睛,仿佛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許翼……我們在一起吧……

    在一起好嗎……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