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來,我們打賭吧

    白泉學院。

    這是一座私立高等學院,學生們的自由度比較高。其中,很多事情,都是學生會自主管理的。可想而知,學生會會長在大家眼中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學生會會長南川影,南川影……

    我坐在學校新聞部的辦公室里,仔細閱讀著去年期刊上南川影的個人專訪。這是我第二次看該報道了,雖然是同樣的內容,感覺卻有些微妙的不同。

    去年,作為新生的南川影,入學僅一個月就取代了上任學生會會長。而且,聽學長、學姐們說,上任會長大人是心甘情愿讓位給南川影的。事實證明,南川影的確有著非凡的工作能力,不但將學生會的事務處理得妥妥當當,還在全校同學心中樹立了完美的形象。

    怎么辦?

    我好像越來越想了解南川影了,想知道更多關于他的事,哪怕點點滴滴的小細節也不愿放過,很想……很想靠近他,走入他的內心,看清他的一切。

    “茉莉,在等菲萱嗎?”

    三年級的學姐走過來,見我正在看以前的校報,不禁有些吃驚。

    “怎么,你對以前的校報感興趣?”

    我笑著點頭:“嗯,想看看。學姐,這篇關于南川影的專訪,是你負責校對的,那當初采訪他的……”

    “不是我,那個學長已經畢業了。”

    “哦?不會吧,居然是三年級的學長去采訪一年級的南川影?”我驚怔地皺起眉頭,無法想象當時的情況,“為什么?南川影很特別嗎?”

    學姐拍拍我的肩膀,笑著回答:“你覺得呢?南川影,他可是名副其實的優秀人才,不但以全市最高分進入白泉學院,還獲得過數不清的榮譽,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待人處事游刃有余,各個方面都獨占鰲頭,無人能及。但是,如此出色的少年,自從來到白泉學院就什么比賽、什么活動都不參加了,讓人有些遺憾呢。其實,學生會會長的工作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非常輕松就能夠應付,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咦?這些事,表姐從沒告訴過我,還是說,表姐也不了解呢?

    我抓住學姐的手,略顯急迫地問道:“學姐和南川影很熟悉嗎?”

    “不。”學姐搖了搖頭,輕輕嘆氣,“現在,白泉學院可能沒有了解他的人了吧。那位采訪過南川影的學長,他母親曾做過南家的廚師,學長也經常出入南家,與南川影的關系比較好。不瞞你說,這些情況,都是那位學長告訴我的,菲萱也不知道呢。其實,南川影剛剛入學的時候,與你們年級的宮亞綸很相似,眼睛里沒有任何人的存在。不過,南川影就算獨自一人,安安靜靜,臉上也會掛著笑容,讓人覺得親切隨和。”

    我放開學姐的手,驚怔了好半天,幾乎忘記了呼吸。

    這是真的嗎?那個永遠溫柔可親、永遠笑吟吟的南川影,也曾孤寂地獨來獨往,將別人拒之千里嗎?

    為什么?

    難道,在南川影的心底,也隱藏著什么痛苦的過往嗎?

    我的心開始揪痛起來,無法相信,也不愿相信,那個神祇般完美而強大的南川影,那個我一心想要依賴的人,竟然有著不為人知的痛楚。我想了解他,更多地了解他,想撫平他的苦痛,打開他的心扉,成為他的依靠……

    只是……

    我可以嗎?我能夠做到嗎?

    “茉莉?”學姐見我在發呆,挑眉問道,“你怎么啦?在想什么?”

    “沒,沒事。”我迅速回過神,收好那份校報,淡淡地說,“學姐,既然南川影抗拒與人交往,為什么他在入學一個月后,擔任了學生會會長呢?”

    學姐遺憾地聳了聳肩,低聲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或者,你去問問菲萱吧。”

    “呃?我表姐嗎?”

    “沒錯!”學姐抬手摸了摸發梢,似乎在回憶什么,“那時,菲萱被派去采訪新生,首當其沖就是去采訪南川影。結果,菲萱對南川影無計可施,只能挫敗而歸。后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南川影突然改變了。他不再排斥別人,主動加入學生會,不足一個月就成為了學生會會長!再后來,南川影向新聞部提出,只接受三年級那位學長的采訪,也就有了校刊上面的個人報道。”

    原來如此,難怪表姐會耿耿于懷,直到現在仍然不甘心呢。我理解表姐的心情,也明白表姐讓我采訪南川影的苦衷,但是,拋開這些,我更想知道,南川影突然改變的原因!

    我認識的南川影,永遠是溫文爾雅的紳士。

    他從來不會發脾氣,總是帶著優雅親切的笑容,總是保持著良好謙遜的修養,他完美得毫無瑕疵,無懈可擊。然而,那樣的他感覺好不真實,仿佛距離我太遠太遠,就像懸掛在夜空中的星辰,燦亮耀眼,卻遙不可及。

    正如那一天,他帶我去游樂園貴賓溜冰館時的感受。我不是自卑,也不是退縮,只是真切地看到了我和他之間的差異。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我竟然想去靠近他、了解他,想深深地信任他、依賴他,只可惜……我們原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這份無形的牽絆又能夠持續多久呢?

    我突然想埋怨表姐,誰讓她安排我去采訪南川影的?如果沒有這次采訪任務,如果沒有靠近南川影,或者,我就不會與他相識,不會對他產生好奇,也不會變得越來越煩躁,越來越無法放開他。

    上了一整天的課,我的頭腦有些混沌,唯一牢記在心的,是我約了宮亞綸在學校人工湖對面的草坪見面。而他,已經明確答應,會配合我的工作,接受我的采訪。

    雖然,我對宮亞綸也是知之甚少,但他與南川影有著很大不同。

    宮亞綸不像南川影那樣談笑風生,優雅完美,他有一種孤獨憂郁的氣質,仿佛在無意間排斥著別人的靠近。盡管如此,宮亞綸帶給我的感覺,始終是真實而能夠觸及的。相反,南川影卻顯得那樣遙遠,遙遠得令我只能望而卻步。

    南川影,又是南川影!

    我到底是怎么啦?這段時間,我好像一直為了南川影而困惑、煩躁,不知所措。明知道不應該這樣,我卻無法控制自己去想他,去想與他有關的事……

    “呼——”

    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用力甩了甩頭,繼續向前走去。

    南川影的事先放在一邊,順其自然好了,我不能將自己的情緒帶到宮亞綸面前,讓宮亞綸為我擔心。無論如何,宮亞綸都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即使沒有采訪任務,我也想盡力去幫助他,找回他曾經失去的快樂。

    碧波蕩漾的人工湖,宛若明晃晃的鏡子,清澈而靜謐。風吹過湖面,漾起一層層細微的漣漪,慢慢向外擴散開去。人工湖畔的楊柳隨風搖曳,金燦燦的陽光從樹葉的縫隙間篩落下來,星星點點,燦亮耀眼。

    在人工湖對面那片翠綠寧靜的草坪上,身穿白衣的少年背靠著梧桐樹,默然而坐。他的表情淡然,美麗的眼睛微微闔起,似乎在遙望遠方,又像在凝神沉思,長長的耳機線隨意搭在他的胸口,與他的白襯衣仿佛融為一體,難以分辨。他的左腿曲起,腳邊放著一部小巧而精致的相機,修長的手指覆在相機上,若有若無地輕撫,像是在摩挲著珍貴的寶貝一般。

    “宮亞綸!”

    我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抓住耳機線,將兩只耳機從他的耳朵里輕輕拽了出來。

    他微微一怔,茫然的視線漸漸有了焦距,望著我淺淺一笑:“茉莉,你來了。”

    “我們約好見面的,我怎么能不來呢?”我調皮地笑了笑,忽閃忽閃地眨動眼睛,“宮亞綸,我沒有遲到吧?你是不是來得太早了?”

    他低下頭,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低聲道:“嗯,你遲到了37秒!而我,我應該……應該早來了一節課的時間吧。”

    什么?他,他難道曠課了?

    我皺起眉頭,不解地追問:“你怎么回事?你前一節課沒上嗎?”

    “嗯。”他輕輕點頭,薄唇勾起月牙般的弧度,“老師臨時有事外出了,讓我們自由安排課程。我不太喜歡班里鬧哄哄的氛圍,就……”

    “啪!”

    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很用力,宮亞綸的俊臉甚至出現了瞬間的扭曲。

    “茉莉,你做什么?”

    “警——告——你!”我無奈地嘆了嘆氣,嗔怪地說道,“宮亞綸,你怎么還是這樣特立獨行呢?試著與班里同學多多接觸,好好相處,你就會慢慢走出孤單,遇到更多更好的朋友,明白嗎?”

    他挑眉望著我,美麗的眼眸中閃過一抹淡淡的困惑,不過,最終他還是輕笑著點了點頭。

    “好,我盡力。”

    我與宮亞綸并肩坐在草坪上,凝望著前方的人工湖。遠遠看去,寧靜的人工湖仿佛被陽光染上一層金子般的色澤,有一種夢幻般朦朧的美麗。

    “宮亞綸,為什么你每次都坐在這里看湖呢?”

    這是宮亞綸粉絲團里人盡皆知的事,大家都說,想見宮亞綸,不必去他的教室,只要來學校人工湖對面的草坪,肯定能夠看到他。

    “茉莉,你不覺得這里的景色很美嗎?”

    宮亞綸扭頭望著我,淡淡地回答。有那么一瞬間,我以為自己眼花了,竟然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柔笑意。

    我怔了怔,喉嚨猛地堵住了,不知道要說什么好。

    “那個……算是吧,學校人工湖的景色還,還不錯,但是……”我皺起眉頭,雙眼睜得大大的,恨不得直接望入他的心里,想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宮亞綸,你每天都在看相同的景色,難道……難道不會厭煩嗎?”

    他輕笑著搖了搖頭:“不會,因為有回憶,有思念。”

    什么?

    他,他這樣說是什么意思?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迅速轉過頭,目不轉睛地盯著他。他那張俊美清秀的臉孔依然靜靜的,沒有太多表情,也沒有什么情緒波動,卷翹的長睫毛覆蓋在眼瞼處,隱隱遮擋了眼里的波光。

    “宮亞綸,你……你是不是入學前來過白泉學院,又或者,你……”我轉了轉眼珠,試探性地問道,“你,你不會是掉進人工湖,與湖底的某位公主約會了吧?”

    “哈哈!”

    宮亞綸突然笑出聲,美麗的眼眸深深地望著我,目光溫柔似水,讓我不由得尷尬了幾分,臉頰微微發燙起來。

    “茉莉,你的想象力真豐富。”

    我立刻反駁道:“那是你沒有與我的死黨彩琳交談過,只要你和她聊過天,馬上就會發現,我只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嗯,好羨慕茉莉啊,朋友很多呢。”

    聽宮亞綸發出這樣的感慨,我不禁有些難過,抬手輕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就是你的朋友呀,而且,我的朋友們很好相處,她們也會喜歡你、將你當成朋友的。”

    “謝謝……”宮亞綸微笑著看著我,慢慢握住我的手腕,低聲道,“茉莉,你會一直留在我的身邊嗎?”

    呃?他,他在說什么?

    我困惑地眨了眨眼睛,略顯窘迫地低咳兩聲:“那個,宮亞綸,你……你的話很容易讓人誤解,知道嗎?我,我作為你的朋友,當然會陪著你、維護你、支持你、鼓勵你,無論怎樣,我絕對不會丟下你這個朋友的!”

    宮亞綸沒有出聲,抬頭默默地望著我。

    他的目光清澈如水,流轉著細細的漣漪,可他眼里的憂郁是那樣厚重,那樣深刻,仿佛所有的幸福和快樂都無法融化那份沉甸甸的憂傷。

    我有些心酸,不知道怎樣才能消除他的痛楚。此時此刻的宮亞綸,就像一個孤獨無助的孩子,讓人忍不住想去幫助他、擁抱他、保護他。

    于是,我緩緩抬高手臂,主動擁住了他的肩膀,還不忘輕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茉莉……”

    宮亞綸的身體明顯一僵,在我以為自己會被他推開的時候,他反而攬住我的腰身,將我拉入了他的懷抱。

    咦?這,這是什么狀況?

    我只是來采訪宮亞綸的啊,事情怎么,怎么會變成這樣?

    我開始掙扎,想要離開宮亞綸的懷抱,可他并沒有放開我的念頭,雙臂緊緊擁住我,讓我的掙扎變成了徒勞。

    “宮亞綸,你放……”

    他淡淡地打斷我的話,懇求地說道:“茉莉,拜托你,就這樣讓我抱一會兒,短短一會兒,可以嗎?”

    我驚愕而不解地望著宮亞綸,身體如石雕一般,怎么都無法動彈。我在心底說了無數次的“不可以”,但最終,那些話還是卡在喉嚨里,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茉莉,謝謝你。”

    宮亞綸埋首在我的長發之中,微涼的手指輕輕壓住我的頭,疼惜地擁緊了我。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舉動實在太反常了,我有些害怕,有些心驚,有些驚慌失措,完全理不清頭緒。

    “宮,宮亞綸,你怎么啦?你為什么突然……”

    “我怕茉莉會離開我,從我身邊逃走,所以……”他抬起頭,薄唇微勾,閃爍著粉紅色的光澤,“我牢牢地抓住茉莉了,是不是?還有,今天我會接受茉莉的采訪,不管你問什么問題,我都會回答的。”

    我無奈地嘆氣:“謝謝你的配合,但你必須先放開我才行啊!”

    “就這樣采訪吧,好不好?”

    好你個大頭鬼!

    他戲劇般的一句話,讓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雖然附近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影,但我還是十萬個不愿意,我可不想讓別人誤會我和宮亞綸的關系。說心里話,除了南川影,我非常排斥其他人的擁抱。

    “宮亞綸,采訪需要錄音,我這樣沒辦法工作。”

    “好吧。”仿佛經過了很長的思想斗爭,他總算松開了雙臂,轉而握住了我的左手,“茉莉用右手來記錄采訪內容,左手暫時借給我,我保證配合你的采訪工作。”

    這算什么?威脅,還是挑釁?

    我幽幽地嘆了嘆氣,眉心越皺越緊,從口袋里拿出錄音筆,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只能默許了他的要求。

    采訪過程很順利。

    宮亞綸像個聽話的孩子似的,有問必答,關于他的成長、他的愛好、他的習慣、他的理想……每個方面的問題,他都回答得有條有理。

    “那么,我們來談談你的家庭和感情,可以嗎?”

    他突然沉默了,靜靜地望著我,許久之后,才緩緩地說道:“茉莉,你和南學長不是已經去過我家影樓了嗎?既然如此,你對我家的情況應該很清楚吧。”

    “你……”我震驚而尷尬地看著他,急切地解釋道,“宮亞綸,你別誤會。那時,你根本不接受我的采訪,總是將我當成透明人,我就想……或者,或者你的家人更了解你,是我拜托南川影帶我去影樓的,整件事是我一個人的責任,與南川影無關,你要怪就怪我吧。”

    宮亞綸莞爾一笑,握緊我的左手,凝眸注視著我,目光有些復雜。

    “茉莉,我并沒有怪你。不過,你好像很在乎南學長呢。每次看到你們兩個相處,我總會很羨慕,感覺你們的關系真好。”

    “你,你……你又說這種胡話!”我憤憤地瞪著宮亞綸,臉頰熱得滾燙,“我,我和南川影一見面就會吵個不停,你居然還會羨慕,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呀?聽好,不準再提他!倒是你,趕緊回答我的問題,你有沒有喜歡的女孩?”

    “有。”

    出乎意料的,他竟然沒有絲毫隱瞞,干脆地說了出來。

    “對方是個什么樣的女孩?你們怎么認識的?她在哪所學校讀書?”

    宮亞綸苦澀地笑了笑,凝眸望向對面的人工湖,淡淡地說:“她很漂亮,走進了我的內心;她陪我坐在草坪上看湖,美麗的身影就像湖里的仙子;她答應永遠陪著我,絕對不會離開我;她主動擁抱著我,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她,她其實就在我的身邊,近在咫尺……”

    誰?他說的女孩是誰?

    我飛快地眨了眨眼睛,一一對號入座,怎么覺得……怎么覺得那個女孩好像,好像是我自己呢?不,不,我一定是腦袋進水,不清醒了!

    “宮亞綸,你能不能明確……”

    “茉莉!”他倏地提高聲音,用力抓緊我的手,臉上的笑有些怪異,“沒發現嗎?我說的女孩,就是茉莉你呀!”

    什,什么?別開玩笑,好不好?

    我木然地盯著他,呼吸仿佛突然停止了,心口悶得要命。

    “宮亞綸,你不要亂開玩笑!怎么,怎么可能是我呢?我鄭重地告訴你,我和你只是朋友,你根本不了解我,怎么會喜歡我?而且,我們前前后后也不過見了幾次面,你……”

    低低的笑聲傳入我的耳朵,我陡然怔住,一動不動地望著那個滿臉笑容的白衣少年。

    “抱歉,茉莉,我……”

    “你耍我?”我氣得咬牙切齒,想到自己剛才說的那些話,臉頰頓時通紅一片,“宮亞綸,你太過分啦!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壞家伙,真讓我失望,我再也不會……”

    “茉莉,對不起,不要生氣。”

    宮亞綸又擁住了我,但我這次拼命推開了他。

    “茉莉,對不起……我只是,只是擔心,你會覺得我的個性太沉默、太乏味,我想偶爾帶給你一些驚喜,哪怕是以玩笑的形式,哪怕會惹你生氣,但看到你展露出在南學長面前才會有的可愛表情,我就很開心。”

    什么?開心?他將我耍得團團轉,自己竟然會開心!他,他是不是與南川影一樣,都是來自火星的怪物呀?

    “宮亞綸,你真是……”

    我無語地瞪著他,不是不想說,實在是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茉莉,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好不好?”

    宮亞綸真誠地向我道歉,那雙如小鹿般純凈的眼眸異常無辜,我正要心軟的瞬間,立刻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再上當。

    “宮亞綸,你知錯嗎?”

    他抿唇望著我,用力點了點頭。

    “那么,從今天開始,你做我的跟班吧。如果表現好,我就原諒你。”

    他明顯吃了一驚,臉色漸變蒼白,怔怔地看著我很久,也沒做出任何反應。見到他這樣的情形,我也嚇住了,迅速在心中進行自我反省:難道,難道是我的要求太過分了?嗯,想想也是,哪個男生愿意委屈自己,做別人的小跟班呢?

    “宮亞綸,或者,我們換……”

    “不,沒關系的。”他恢復過來,勾唇笑了笑,可那笑容真的很慘淡,“能夠與茉莉天天在一起,我很高興,但是,我們兩個不同班,上課的時候怎么辦?”

    啥?他,他又在開我的玩笑嗎?還是,還是在想考驗我的智商?

    我沒有回答他,反而托起下巴,盯著他看來看去。沒錯!我就是想看清楚,他到底是個怎樣的男生,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瞧瞧,容貌俊美無雙,眼眸清澈如水,唇邊的笑意沒有絲毫做作和虛假,柔順的發絲閃爍著紫羅蘭般的光澤。沒問題呀,他明明很正常的,為什么總是會說出地球人不懂的火星語言呢?

    終于,我在沉思之后得出了一個結論:宮亞綸,他根本就是個呆瓜!在別人面前,他從沒有刻意掩飾過什么,只是本能地做出行動和反應。想到什么,他就說什么,他的話不是恭維,不是責備,是單純的想法而已。

    啊!我怎么都沒想到,那種在漫畫中才會存在的人物,竟然會出現在我的身邊,真真切切,能夠看得到,摸得著。

    “宮亞綸,你……你別想太多。我讓你做我的跟班,只是為了方便在課余時間,你教我一些攝影技巧,或者,幫我和朋友們拍拍照。你愿意嗎?”

    “好!”

    他笑得嘴角彎了起來,我不得不承認,他的笑容越來越燦爛了。

    “茉莉,你能不能抽空給我講歷史故事呢?”

    “呃?”我微微一怔,想起自己前段時間在圖書館答應過他的,趕忙點頭說,“放心,沒問題。”

    “茉莉,謝謝你!”

    宮亞綸感激地望著我,高興地握緊我的手,臉上的笑容更加明媚耀眼了。

    我很想再次掙開他,抽回自己的手,可見到他那么開心,我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苦笑著嘆了嘆氣,無奈地默許了。

    然而……

    我的笑容還沒持續一秒,就陡然僵滯在臉上,硬生生地石化了。

    為什么?

    為什么我會看到南川影?還,還有……陪伴在他身邊的校園女神,蘇凝汐!

    陽光靜靜地灑落下來,突然變得異常耀眼。

    我驚愕地望著南川影和蘇凝汐,身體僵直在原地,久久沒有動彈。宮亞綸察覺到我的異狀,也慢慢轉過身來,沿著我的視線看了過去……

    南川影似乎并沒有在意我們的注視,神色淡然平靜,唯一的不同,就是他那張優雅完美的俊臉失去了慣有的笑容。

    我怔怔地看著南川影,目光仿佛定住一樣,怎么都無法移開,但他的視線中根本沒有我的存在。是的,南川影那雙深潭般的黑眸沒有看向我,而是落在……落在我被宮亞綸緊緊握住的那只手上!

    我猛然一驚,心虛地想要掙脫宮亞綸,將自己的手抽回來。這樣的舉動有些滑稽,連我自己也說不清,為什么在面對南川影的時候會感到心虛。

    然而……

    宮亞綸始終緊握我的手,完全不給我掙脫的機會。我扭過頭,尷尬而慍怒地瞪著他,不經意撞上了蘇凝汐的目光,只覺得臉頰發燙,心里變得更加慌亂了。

    蘇凝汐無聲地勾了勾嘴角,向我微微頷首,算是簡單地打了個招呼。不過,她臉上的笑意復雜難懂,別有意味,讓我覺得相當不舒服。

    時間仿佛停滯了,周圍一片寂靜。

    我皺起眉心,悄悄移開視線,不知道為什么,就是不敢去看南川影的眼睛,只能用眼角的余光觀察他臉上的表情。

    南川影始終從容不迫,泰然自若。深棕色的發絲隨風而舞,遮擋了他眼里的那抹光亮,薄唇抿緊,繃直成線,卻偏偏帶給人一種靜靜微笑的感覺。

    “那個,學長、學姐……”

    我試圖打破這種沉寂尷尬的氛圍,可話剛剛出口,南川影就淡淡地打斷我,似笑非笑地說道:“茉莉與宮學弟的關系……似乎真的很好呢,我不禁有些嫉妒了。”

    嫉妒?他有必要嫉妒嗎?

    我露出一個牽強的笑容,生硬地勾了勾嘴角,抬頭望向南川影。哼!明明他自己身邊有美女相伴,居然還說什么嫉妒的鬼話!

    “影,你的話讓我很傷心哦。”蘇凝汐主動挽上南川影的手臂,甩了甩波浪卷發,挑眉笑道,“茉莉學妹和宮學弟,請你們不要在意,影是在開玩笑呢。不過,我也有同感,你們兩個關系很親密,是在交往嗎?”

    蘇凝汐的話就像一枚深水炸彈,重重地落入我的心湖之中,炸得我幾乎面目全非。與此同時,南川影那看似含笑的目光,也宛若鋒利的匕首般狠狠投射過來,我頓時感到更加心虛了。南川影的確在微笑,可掩藏在他笑意之下的冰冷,卻如同冬日的寒霜般凜冽,讓我無法直視,無法閃躲,只能任由他用冷厲的視線戳穿我心中那抹越來越深的慌亂。

    “學姐您好!”

    宮亞綸適時地出聲,算是為我解了圍,但南川影的“溫柔注視”仍然令我一陣心悸。

    我看不懂南川影的心思,猜不到他在想什么,唯一能夠確定的是,他在生氣!經過這么久的接觸和相處,我發現,他的笑容越美,心底的情緒波動就越大!

    “學姐真漂亮,與南學長很相配呢。”宮亞綸微勾唇角,笑容淺淺的,聲音淡淡的,“很抱歉,我好像不認識學姐,學姐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呢?”

    我搖了搖頭,趁機甩開宮亞綸的手,額頭上頓時掛滿了一道道黑線。

    不想承認,我真的不想承認,自己與宮亞綸是同伴,他那種呆瓜的個性實在是太令人無奈了。

    顯然,蘇凝汐也被宮亞綸的話“震驚”了。

    她抽了抽嘴角,強顏歡笑道:“呵呵,宮學弟好幽默啊!我,我是影的青梅竹馬,去年作為交換生離開了白泉學院,前些天剛回來,現在與影同班。不知道宮學弟有沒有參加交換生交接慶祝活動呢?”

    “有。”宮亞綸的回答清楚明了。

    蘇凝汐怔了一下,隨即點點頭:“既然如此,學弟這么快就不記得我了?我是去年的交換生代表,還做了特別發言,學弟應該想起我是誰了吧。”

    宮亞綸沒有回答,皺眉沉思一會兒,遺憾地說道:“抱歉,學姐,我當時沒留意。”

    “你……”

    蘇凝汐氣得說不出話來,恨恨地瞪著宮亞綸,勉強維持的笑容瞬間瓦解。

    意外的是,南川影竟然沒有主動保護她,反而平靜得像毫無波瀾的海水,自始至終都在打量著我,仿佛我的身上有什么奇珍異寶似的。

    忽然,我很想笑。

    蘇凝汐作為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恐怕從未遇見過宮亞綸這樣直白而奇怪的人,若非南川影在她身邊,她大概會當場憤怒咆哮吧。

    “那個……”我強忍笑意,向宮亞綸介紹道,“你要記住哦,這位是蘇凝汐學姐。如果學姐不是去做交換生了,她的人氣肯定超過你,新聞部評選出的‘十大風云人物’也絕對少不了蘇學姐!”

    說完,我偷偷瞄了瞄蘇凝汐。

    果然,她的臉色好轉許多,唇邊恢復了淺笑,似乎對我的介紹很滿意。不過,宮亞綸可能注定是蘇凝汐的克星吧,他才一開口,蘇凝汐那張白皙的臉又變成了憤怒的紅色。

    “茉莉,我可不想做什么風云人物,將我的排名讓給蘇學姐好了。”

    蘇凝汐頓時杏目圓睜,眉頭皺得緊緊的,厲聲道:“我,我用得著你讓嗎?”

    “凝汐,夠了!”

    南川影總算開口講話了,聲音溫潤如風,卻帶著不容反駁的霸氣。

    我趕忙抬手拉住宮亞綸的衣角,用眼神示意他向蘇凝汐道歉。誰知,宮亞綸和我沒有絲毫心靈感應,他還是那樣……那樣“實話實說”。

    “蘇學姐,你別誤會,我只是為你感到遺憾罷了。”宮亞綸輕挑眉宇,靜靜地望著蘇凝汐,目光清澈如水,純凈得如同透明的琉璃珠,“其實,我很高興認識蘇學姐。只不過,我從沒聽南學長說起過蘇學姐呢。”

    “你……”

    蘇凝汐的臉色煞白一片,身體在陽光下輕輕顫抖。

    見狀,我真是既好氣又好笑,無奈地瞪著宮亞綸,主動代他向蘇凝汐道歉。

    “學姐,對不起,宮亞綸他……他的意思是,能夠見到蘇學姐太高興了,可能他也有點緊張吧,說話才會語無倫次,請學姐見諒。”

    宮亞綸茫然地看著我,我立刻回給他一個冷眼,免得他繼續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令原本怪異的氛圍更加火氣沖天。

    “茉莉,你好像很在乎宮學弟呢。”

    蘇凝汐突然轉移了話題,望向我的目光復雜難懂。

    我怔了怔,剛想開口回答,南川影那雙深邃的黑瞳已經望入我的眼里,清冷如月的眸光像凝結著寒霜的冰箭,無聲無息地穿過我的心。

    “那,那個……不是學姐想的那樣,我和宮亞綸只是朋友。”

    “哦?你們沒在交往嗎?”

    我愕然地望著蘇凝汐,尷尬地笑道:“怎,怎么可能呢?宮亞綸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偶像,大家都很喜歡他,我……”

    “茉莉,你不喜歡我嗎?”宮亞綸輕聲詢問我,臉上的表情很認真,“不管怎樣,我都是喜歡茉莉的。”

    嘎嘎嘎……

    聽到他的話,我頓時在風中凌亂了,頭頂仿佛冒出了一團團黑色的怒氣,雙手不知不覺地握成了拳狀,恨不得直接砸向宮亞綸那張欠揍的俊臉。

    他,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這樣曖昧而充滿誤解的話,他居然能夠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脫口而出!

    “沒想到,宮學弟很愛說笑呢。”

    南川影淡然勾唇,漸漸恢復平日里的笑容,俊美的容顏閃爍著月華般的光彩,但那雙黑亮深邃的瞳眸始終鋪滿薄薄的寒霜,沒有絲毫解凍的跡象。

    “宮學弟應該很清楚吧,茉莉是為了完成采訪任務才靠近宮學弟的,你們只是采訪者與被采訪者的關系。所以,宮學弟剛才說的話,聽起來有些可笑。宮學弟對茉莉了解多少,僅僅見面幾次,學弟就揚言喜歡上茉莉,這樣的感情是不是太兒戲了?”

    宮亞綸靜靜地看著南川影,薄唇緊抿,沉默不語。別人看來他應該是在思考,可我覺得,他大概是沒有明白南川影的意思。

    南川影淺淺一笑,淡然補充道:“如果學弟真喜歡茉莉,根本不需要考慮這么久。”

    “學長,我……”

    “宮學弟,你的感情很可能變成別人的負擔,若你自己還沒有弄清楚,就不要隨隨便便將‘喜歡’說出口!學弟,你這樣莽撞的行為,會給茉莉帶來不必要的困擾,更會讓茉莉無所適從。難道,這就是學弟對茉莉的喜歡嗎?”

    南川影的步步緊逼,如同無形而尖銳的繩索一般,纏繞并束縛住宮亞綸的手腳,讓他無路可退,只能倉皇失措地棄械投降。

    “學長,我和茉莉……”

    “宮學弟!”南川影赫然提高了聲調,但他的笑容依舊溫雅完美,“我看得出來,宮學弟還沒有足夠的勇氣去喜歡茉莉,那么……為了茉莉著想,還是請宮學弟放棄吧。菲萱學姐是我最尊重的學姐,她曾拜托我多多照顧茉莉,我既然看到學弟在踐踏茉莉的感情,又怎么能袖手旁觀呢?”

    宮亞綸皺起眉頭,不解地盯著南川影:“學長,您怎么能這樣說?我從來沒有踐踏過茉莉的感情,我是真心真意將茉莉當成了最重要的朋友,我想陪在她的身邊,想……”

    “你想?”南川影笑望著宮亞綸,聲音溫潤如風,卻隱隱帶著幾分輕蔑,“宮學弟,我說的問題就在這里。你只是想喜歡茉莉,對不對?你根本……”

    “南川影!”

    我猛地上前一步,將宮亞綸拉到身后,深深凝眸,一動不動地望著南川影。

    “學長,謝謝你接受我表姐的委托,謝謝你這么照顧我,但是……學長,你是不是有些咄咄逼人呢?我和宮亞綸之間的事,我們兩個人會自行解決,學長似乎也應該好好照顧蘇學姐了。學長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陪蘇學姐悠閑地逛校園,這可是只有蘇學姐才能享受的特殊待遇呢。如此說來,宮亞綸對我的陪伴,怎么比得上學長對蘇學姐的愛護呢?學長在質問宮亞綸的同時,是不是更應該反省一下自己……”

    “茉莉!”

    南川影出聲打斷我的話,唇邊漾起溫柔的笑意,漂亮的黑瞳也仿佛染上了流光溢彩,美得令人心驚。

    “茉莉,聽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

    他,他是什么意思?

    放心?他放心什么?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會處理,根本不需要他擔心!

    “影,我們還是先走吧。”蘇凝汐再次挽上南川影的手臂,淡淡地說道,“既然茉莉和宮學弟情投意合,我就祝你們交往愉快,一帆風順嘍。”

    我無奈地勾了勾嘴角,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反正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我也沒必要多說什么。

    “謝謝學姐。”宮亞綸勾唇輕笑,目光掠過我的臉龐,“嗯,我會繼續努力的。”

    什么?繼續努力?

    你以為是公布考試成績時,向老師表決心啊?開什么玩笑!

    我迅速扭過頭,給了宮亞綸一記冷眼。幸好,南川影和蘇凝汐都沒有再出聲,互相揮手告別后,他們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

    “宮亞綸,你……”

    “嘀嘀嘀!”

    我本想認真地“教導”一下宮亞綸,告誡他以后不要亂說話,口袋里的手機突然發出了短信息提示音。

    咦?短信息的發送人竟然是……南川影!而且,信息的內容很簡單,只有一句話。

    “放學后來學生會辦公室,我接受你的采訪。”

    夕陽染紅了天邊,晚霞如盛開的木棉花一般。

    我懷著滿心期待,踏著輕快的步伐,直奔學生會辦公室。太意外了,沒想到在早上之外的時間也能采訪到南川影,而且還是他自己主動提出的。

    我推開門,里面靜悄悄的,居然沒有一個人在。我繼續邁步向前,走入內廳,站在那扇陌生而熟悉的門前,抬起手,輕輕敲了幾下。

    出乎意料的,南川影那淡然如風的聲音竟沒有響起。

    我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正準備再去敲門的時候,門緩緩地打開了。南川影站在我的面前,微笑著望著我,薄唇勾起彩虹般的弧度,泓潭般的黑眸中流轉著溫柔的笑意。

    “呃……你,你怎么……”

    “進來吧。”

    他不由分說地拉起我的手,將我帶入辦公室內。他的掌心有些涼薄,指尖輕輕碰觸到我的手背,如同溪水柔和地滑過手面,溫涼而舒爽。

    我任由他牽著手,竟然沒有產生一絲抗拒和排斥的念頭。想到這里,我驀然驚呆了,頭腦空蕩蕩的,耳畔嗡嗡作響。

    為什么?

    為什么同樣的舉動,我會默許南川影的牽手,卻強烈地排斥宮亞綸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當南川影牽起我的手,我非但不覺得尷尬和難受,反而認同了他,心里還會洋溢著一股莫名的溫暖和欣慰。

    怎么,怎么會這樣?

    我想不明白,也找不到原因,最終只能歸結為:我和南川影相處時間久了,我自然而然放松了對他的戒備,將他當成了熟悉的朋友。

    “茉莉?”

    南川影輕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坐在椅子上。

    “想喝點什么?”

    “哦,不用了。”我趕忙搖了搖頭,清了清喉嚨說道,“學長,你發信息給我,說接受我的采訪,這是真的嗎?”

    南川影挑眉望著我,臉上的笑容稍顯僵滯,有些蒼白,有些慘淡。

    “我們認識這么久,難道茉莉還是不能相信我嗎?”

    “不,不是的。”

    我尷尬地笑了笑,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真后悔說了那樣一句話。

    “我……我是太高興了,有些飄飄然。因為,學長從來都很抗拒我的采訪,突然答應下來,我不禁受寵若驚呢。”

    “茉莉,不要勉強你自己了。”南川影坐在我的身邊,抬手摸了摸我的頭,唇邊的笑容苦澀了幾分,“傻女孩,我可不希望看到你露出這么牽強的笑容。”

    “學長……”

    我的喉嚨一緊,竟然說不出話來了。

    南川影心領神會地點點頭,黑亮的眼眸直望入我的眼里,柔聲道:“宮學弟是不是很配合茉莉的采訪工作?你們兩個人的關系似乎進展不錯,相處得也很愉快呢。”

    “嗯,他的采訪基本完成了,我爭取讓他的專題報道出現在下期校刊上。”我如釋重負地長舒一口氣,深有感觸地說道,“宮亞綸就像個率直的孩子,別看他總是獨來獨往,很酷的樣子,其實他呀,非常容易相處。”

    我說得興致勃勃,眉飛色舞,沒有太在意南川影的表情,直到他那雙黑亮的眼眸漸漸失去笑意,氤氳起薄薄的寒氣時,我才后知后覺地發現,他……他臉上的笑容變得越來越美麗,越來越燦爛了。

    “看來,茉莉很了解宮學弟呢。”

    “沒,沒有……只是一點點。”

    “對了,下午宮學弟明確說過,他很喜歡茉莉呢。難道凝汐猜對了,茉莉和宮學弟在交往嗎?”

    我立刻擺了擺手,臉頰微微發燙:“不,不是那樣的!宮亞綸他,他只是將我當成了很重要的朋友,僅此而已。我想,他說的‘喜歡’,應該是朋友間的關愛和幫助吧,學長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和他……”

    咦?我為什么要這么急切地向南川影做出解釋呢?

    退一萬步來說,我和宮亞綸就算真的在交往,那也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與南川影沒有半點關系,好不好?

    “學長,你憑什么質問我和宮亞綸的關系?”

    南川影深深注視著我,勾唇一笑,俊美的容顏仿佛閃爍著星星點點的光芒。

    “茉莉,我只是在關心你。我不否認,宮學弟是個出色的男生,但他若沒有永遠珍愛你的覺悟,我是絕對不會認同他的!喜歡一個人,不是隨口說說的兒戲,是發自內心的真摯感情,需要一輩子的守護與深愛,你明白嗎?”

    “我,我當然明白!”

    看著南川影專注而深刻的眼神,我只能用謊言來虛張聲勢了。坦白說,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喜歡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那樣不顧一切的愛,真的存在嗎?

    “茉莉,如果你不喜歡宮學弟,就不要給他造成誤解。”南川影幽幽地嘆氣,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聲音淡淡的,眸光卻變得越來越溫柔,“茉莉,你和宮學弟之間的相處似乎太過親密了。也許,你是出于對他的同情,想要幫助他,照顧他,但他未必能夠正確理解你的心意。面對你這樣善良可愛的女孩,他就算喜歡上你,也是人之常情,沒有什么奇怪的。你可以繼續做他的朋友,可朋友不是戀人,你們……”

    “南川影!”

    我憤憤地打斷他的話,雙目圓睜,用力拉下他的手臂,毫不示弱地瞪著他。

    “南川影,你就這么小看我嗎?在你的眼中,我到底是個怎樣的女孩?難道我笨得連最基本的判斷能力都沒有嗎?我已經對你說過了,我和宮亞綸只是朋友,根本不是戀人,根本沒有交往!最初的時候,我確實很同情他,但現在……我是真心將他當成了好朋友,我幫助自己的朋友,與他談笑聊天,有什么不對嗎?南川影,你做人是不是有雙重標準?你自己明明在與蘇凝汐學姐交往,時時刻刻不忘向人家獻殷勤,居然還敢毫無愧色地來質問我和宮亞綸!南川影,你如果實在閑得無聊,就去找女朋友約會,陪她逛街、吃飯、看電影,何必浪費時間來責怪我!你,你根本沒有資格這樣對我,你……”

    我的喉嚨突然哽咽了,心口像被什么東西狠狠壓住,又痛又悶,連呼吸都變得疼痛起來。

    可惡,都是因為南川影!

    他怎么能這樣欺負我?他怎么會讓我如此憤怒,如此傷心?

    “茉莉,抱歉,抱歉……”

    南川影張開雙臂,輕輕擁住我的肩膀,目不轉睛地望著我,黑曜石般的眼眸宛若風平浪靜的湖面,清晰地映出了我的影像。

    “道歉也沒用,我才不會原諒你呢。”我瞪著他,用濃重的鼻音說道,“別以為狠狠甩給人家一個耳光,再假惺惺地送一根棒棒糖,就萬事大吉了。”

    南川影緩緩勾唇,低低地笑了起來,眼里也溢滿了真切而輕柔的笑意。

    “怎么辦?我沒有隨身攜帶棒棒糖,改成其他,可以嗎?”

    “不要!”

    “那么,我陪你逛街、吃飯、看電影,好嗎?”

    “沒空!”

    南川影無奈地望著我,聲音溫潤如風:“好吧,還是茉莉你自己提要求吧,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應。”

    “接受我的采訪,配合我完成采訪任務!”

    “這個嘛……”南川影抿唇輕笑,抬手為我捋了捋耳邊的發絲,“茉莉,我不是一直都很配合你的工作嗎?可惜,你總是追著宮學弟跑,根本不愿了解我,我嫉妒得很呢。”

    瞧瞧,他又來了!故意將自己說得可憐兮兮,順風順水地將所有責任都推給別人,明明自己是個當事人,卻表現得像個旁觀者。最郁悶的是,我偏偏就被他吃定了,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讓步。

    “南川影,廢話少說,你到底想怎么樣?”

    他的笑容如鮮花般綻放,燦若星辰的黑眸笑意盈盈,深不可測。

    “茉莉,我們來打賭吧。”

    “打賭?”我困惑地望著他,“賭什么?”

    南川影拉起我的手,慢慢湊到我的耳邊,低聲道:“一個月為限,茉莉你不準直接來采訪我,但可以用其他方法搜集有關我的資料。如果你能夠比別人更加了解我,這場賭約就是我輸,我會全力配合你的采訪,回答你提出的任何問題。相反,你若輸掉,必須給我一件我想要的東西。”

    “什么東西?”

    “這個嘛……”他淡淡地笑了笑,“等我獲勝后,再慢慢告訴你。”

    我嘟起嘴,不屑地說道:“輸贏很難說呢,你自信過頭了!好吧,我們來打賭!”

    我大概明白了這場賭約的內容,也相信自己能夠獲勝。不過,南川影靠得太近,溫熱的氣息撲在我的臉頰上,總會讓我情緒緊張,心跳加速。

    “既然如此,我們就來蓋章確認吧。”

    什,什么?

    蓋章?難道,難道又是上次那種外星人的蓋章方式?不,不!我要趕快閃人,才不會讓他再次得逞呢。

    于是,我迅速轉頭,遠離他的身邊。誰知,他好像早已料到我會這樣做,手臂猛地攬住我的肩膀,用力將我抓了回來。

    然后,戲劇性的一幕就這樣發生了:我的唇不偏不倚地撞上了他的側臉,給了他一個結結實實的吻!

    我頓時睜大雙眼,身體僵硬得無法動彈。

    蒼天啊,你能不能讓時間倒退一下,助我脫離魔掌?或者,誰能發發善心,借給我一條絲巾,將我的眼睛蒙起來,別讓我看到自己如此丟人的情景,好不好?

    “啵!”

    正當我處于石化狀態,進行復雜的思想斗爭時,南川影那個大惡魔竟然笑瞇瞇地捧起我的臉,在我的額頭上溫柔地親了一下。

    “你……”

    “蓋章哦。”南川影若無其事地望著我,黑亮的眼眸清澈如水,“茉莉那樣積極主動地蓋章同意了,我怎么能不給予回應呢?”

    回應?誰要你的回應!

    南川影,你少得意!這場賭約,我就算拼上一切,也一定會贏過你!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