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9、身世 驚人的真相

    頒獎典禮結束后,安宇哲突然說要帶木筱晴去見一個人。

    見安宇哲神神秘秘的神情,木筱晴的好奇因子被徹底激發了,安宇哲到底要帶她去見什么人呢?

    木筱晴疑惑的跟在安宇哲身后,腦袋里完全沒有任何的頭緒。

    來到休息室,安宇哲輕輕的推開門,然后退開一步,用眼神示意她進去。木筱晴望著敞開的大門,茫然的愣在原地。

    “到底是誰要見我,安宇哲?”木筱晴忍不住再次問道。

    “呵,你進去就知道了。”安宇哲靜靜地站在門邊,那敞開的大門似乎在召喚她走進去。

    又是千篇一律的回答。剛才一路上無論木筱晴怎樣問,安宇哲都是這樣回答她。

    到底是什么人,會讓安宇哲這樣乖乖服從呢?木筱晴猜測要見她的一定不是個普通人,這讓她更加緊張不安了。她似乎不認識什么大人物耶,對方到底為什么要見她呢?

    “快進去吧,不要讓別人等久了。”就在木筱晴站在門口躊躇不安時,安宇哲出聲提醒道。

    “哦哦。”木筱晴發現自己居然站在門口發起呆來,趕緊低頭道歉。她抬起頭,望著大門,深呼吸了一口氣,“那我進去了!”

    她就像個視死如歸的戰士似的,抬起一只腳大義凜然的跨了進去。安宇哲在她背后微微笑了笑,然后跟著她走了進去。

    走進休息室,木筱晴看到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正背著手,背對著她站在窗前,他一動不動的望著窗外,聽到木筱晴和安宇哲的腳步聲后,緩緩回過身。

    木筱晴在看到他的臉時驚愕的瞪大眼睛,這個人居然是——校長!

    校長緩緩的走到她面前,刻滿歲月痕跡的臉上慢慢展露一個和藹可親的微笑:“筱晴。”他用顫抖的聲音神情的念著她的名字,飽經風霜的雙眼閃爍著淚花。

    、

    “校長….”木筱晴仰著腦袋,不明所以的望著面前白發蒼蒼的老人。為什么校長看到她會激動地流淚呢?

    “筱晴,我是你爺爺啊!”老人在聽到木筱晴叫他校長后,情緒更加激動。

    “爺…爺!”木筱晴驚訝的望著面前自稱是她爺爺的老人,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是的,我是你的親爺爺啊!”老人越說越哽咽,兩行酸澀的眼淚順著他的臉留下,“十六年前,因為我不同意你父親和你身世貧寒的母親交往,你父親便帶著已經懷了你的母親一起私奔,我一氣之下和你父親斷絕了父子關系,所以你并不知道有我這個爺爺…….”

    木筱晴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無法相信老人說的一切。

    她和婆婆相依為命十幾年,現在居然有個老人突然冒出來自稱是她的爺爺,而且這個人竟然是聞名全國的圣蘭高中的校長!

    這、這這……這叫她怎么能接受!

    她緩緩的轉過,用求救的目光望向站在一邊的安宇哲。

    安宇哲的眼中彌漫著紛雜的情緒,望著她,表情沉重的點了點頭。

    轟——

    仿佛有一道晴天霹靂劈向木筱晴,把她劈得目瞪口呆,腦袋中一片空白。

    老人伸出蒼老的手,顫抖地撫摸著木筱晴的臉,望著大的神情有點恍惚:“對不起,都是我的錯當初你父親病重,你母親帶著有效的你來找我求救,而我竟然無情地趕走了你們,誰料卻失去了我唯一的兒子我實在太悲痛了,比一切責任對到了你們母女倆的身上,這幾十年來對你們一直不聞不問后來我才知道,在我的兒子死后不久,你的母親也因為癌癥去世了對不起我太自私了,我不應給這樣對待無辜的你們。”

    木筱晴呆呆的望著面前這張和她有些相似卻極為蒼老的面容,腦海里以西的閃過一些畫面——

    金碧輝煌的大廳里,一個纖弱的女子正拉著一個小女孩啜泣,大廳的沙發上坐著一個中年男人。

    “求求你救救他吧,不管我們做了什么,你都不能不管他他就快死了!你不救他的話,他會死的!”女子悲傷的開口,眼淚如噴涌的泉水。

    “這一切都是你導致的,如果他死了,你也要下地獄!”男人憤怒地責罵著女子。

    女子緊緊地摟住女孩,她的心,正在一片片的撕裂

    真的是爺爺嗎?

    為什么?為什么他要那么殘忍的趕走他們,讓他失去了爸爸,又死去了媽媽為什么?

    一種悲痛在木筱晴的身體里蔓延,他以為自己已經早就忘了傷心,他以為和外婆相依為命的她雖然貧窮,卻很快樂,可她當知道這一切時,還是會情不自禁的難過

    眼淚在木筱晴的眼睛里打轉,他卻倔強地不讓它落下來。

    老人顫抖的伸出雙手,輕輕地按住了木筱晴的肩膀,神色顯得極為哀傷,讓木筱晴的心也不由得為之一顫:“筱晴我知道你無法接受這一切,所以我不勉強你但是我說的一切你都要相信,我確實是你的親爺爺還有安宇哲和安宇浩,他們是你的哥哥。”

    “哥哥?!”木筱晴猛然轉過頭,望向安宇哲。

    什么?

    安宇哲,還有那個一直對她很敵視,還屢次暗算她的安宇浩,居然是她的哥哥!這怎么可能?!

    這種電視劇里常有的戲碼居然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這這怎么可能?!

    這、這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他們是我收養的孫子,所以名義上你們是兄妹。”

    就在這一剎那,木筱晴覺得一切都完全改變了,陌生的校長成了爺爺,溫柔的安宇哲成了哥哥,就連那個恨她恨得要死的安宇浩,也和她有了牽掛

    大廳里,小女孩驚恐地瞪大了雙眼,望著站在陰影中的中年男子,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媽媽要哭的那么傷心,這個男子要這么兇地訓斥她們,趕他們離開

    她只知道,這個人是壞人,他欺負了媽媽,讓媽媽難過。她很害怕,害怕這抑郁的氛圍吞噬她,讓她與媽媽溫暖的懷抱分離。

    “他們都會離開你的!”這時,一個悅耳的童聲從二樓的樓梯口傳來。

    小女孩驚訝地仰起小臉往二樓望去。

    樓梯上站著一個如精靈般漂亮的男孩,他望著樓下的母女倆,嘴里重復著同樣的話。

    “他們都會離開你的他們都會離開你的”

    小男孩的悅耳的童聲像魔咒一樣在風中不斷的回旋,然后筆直地沖進她悶悶的胸口。

    “他們都會離開你的”

    “他們都會離開你離開你的”

    木筱晴一下子回過神來,驚愕的望向安宇哲,她好像記起什么來了。

    安宇哲平靜溫和的清澈雙眸此刻卻顯得有些暗沉,他緊緊地緊閉雙唇,望向木筱晴的目光那么無奈。

    “筱晴,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原諒我的我不奢望你叫我爺爺但是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幫助和照顧這樣我才能稍稍心安,這樣我才不虧欠你在天堂的父母”老人顫抖的聲音此刻聽起來是如此的無力和可憐。

    木筱晴一動不動的望著面前的老人,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掙扎和痛苦。她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這個曾經拋棄過他們,卻和她流著相同血液的爺爺

    “筱晴,你知道你的父親是怎么死的嗎?”老人突然問道。

    “啊?”木筱晴愣了一下,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問這個問題,脫口而出道,“是意外”

    “這只是其一,還有其二。”老人深呼了一口氣,背著手望著窗外,緩緩地說,“我們家族有遺傳的血液疾病——叫做血友病。這種病非常危險,患者的血管破裂后,血液較正常人不易凝結,因而會流去更多的血。體表的傷口所引起的出血通常并不嚴重,而內出血則嚴重得多。內出血一般發生在關節、組織和肌肉內部。當內臟出血和顱內出血時,常常危及生命。”

    “難道我父親……”木筱晴望著面前的老人,渾身微微顫抖。

    “是的,你父親也是因為這個病而死的。在你五歲的時候,你父親出了車禍,嚴重受傷,導致內臟大出血,急救不及死亡。我一直認為如果你父親不和你母親私奔就不會發生意外,你父親也不會因出血過度而生命垂危,所以我才一直記恨了你們這么多年。但是現在我很后悔,如果當初我沒有那么絕情地趕走你們,或許我們早就一家人和和睦睦地生活在一起了。是我親手害死了我的兒子和你母親啊!筱晴,對不起,我不該連你也恨,我不想失去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筱晴,跟爺爺回家,讓我來照顧你吧,你的病需要完全的保護,和先進的醫療設備。”老人伸出手,用哀求的目光望著木筱晴。

    木筱晴驚恐地后退了一步,不知所措地望著老人,思考片刻后,她下定決心般地用力搖了搖頭:“不……我要和外婆在一起,是她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的,我要繼續陪著外婆,我絕不會扔下她的。”

    老人伸出的手微微一顫,然后動作僵硬地緩緩收回,目光顯得更加黯淡,隱隱有淚光在閃爍。

    “是嘛……那好吧,如果你想回來,這里隨時是你的家。”說完,老人深深地望了木筱晴一眼,然后默默地轉過身。

    “謝謝您……爺爺。”

    突然,木筱晴輕輕柔柔的話語傳進老人的耳中,他的身體一滯,背對著木筱晴,雙眉微微顫抖著。他難以置信地回過身,睜大了眼睛,一動不動地望著木筱晴。

    “你剛才叫我……”老人的嘴唇微微顫抖著,眼里盈滿了淚花。

    “爺爺!”

    木筱晴加大了聲音再次叫了一聲,她望著她的爺爺,臉上綻開了一個明媚的笑容,就像是一道彩虹驅趕了所有的風雨和痛苦。

    “不管您之前做過什么,我都不恨你,你永遠是我的爺爺!”

    “哎,我的乖孫女!”老人沖到木筱晴面前,一把摟住她,激動得熱淚盈眶。

    安宇哲站在一邊,黯淡的目光漸漸變得透徹,望著緊緊相擁在一起的祖孫倆,眼底流動著柔柔的笑意。

    等了那么久,這一刻,終于到來了。

    篤篤篤——

    這時敲門聲響起,校長趕緊放開木筱晴,用手背拭了拭眼角的眼淚,然后對門外喊了聲進來。

    門被輕輕推開,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畢恭畢敬地站在門口說:“校長,記者們正等著采訪您。”

    “好的,我馬上過去。”校長點了點頭,然后摸了摸木筱晴的頭頂,溫柔地說,:“我先出去了,擬合宇哲多年不見,你們倆好好敘敘吧。”說完,他便跟著中年男子離開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突然變得極為安靜,氣氛變得有些異樣。

    木筱晴尷尬地撓撓頭發,不自然地瞥了一眼安宇哲,發現他正溫和地望著自己,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那個……安宇哲,我們小時候見過,對嗎?”為了打破這尷尬的場面,木筱晴出聲問道。

    “沒錯,我們小時候有過一面之緣。”安宇哲走到她面前,溫柔地笑了笑。他取出藏在衣服內的小雛菊項鏈,望著木筱晴的眼睛,“你還記得嗎,這條項鏈是你送給我的。我一直很珍惜,珍藏到現在。”

    “啊?!”原來項鏈竟然是她自己送給安宇哲的!

    “既然我們倆從小就認識,那為什么你總是對我忽冷忽熱,態度一變再變?”木筱晴生氣地抱怨起來。

    “對不起。”安宇哲黯然地嘆了口氣,“因為,我和宇浩有著特殊的血型。”

    “特殊的血型?!”木筱晴驚訝地望著安宇哲。

    “沒錯,因為你們家族的血型十分罕見,可能出現的幾率為萬分之一,而偏偏這樣特殊的血型卻帶著家族遺傳病,為了保護你們家人的生命,十多年前,爺爺收養了和你們家血型相同的我和宇浩。我曾發誓會一輩子保護你,可是宇浩卻非常生氣,一再阻止我。因為他知道爺爺收養我們的目的是為了給你們家供血,他覺得爺爺是在利用我們倆。為了不破壞我和宇浩間的兄弟情誼,我痛苦地做著矛盾的事情,一方面暗暗地保護你,一方面又冷漠地疏離你。我知道宇浩一直在針對和暗算你,卻沒有揭發他,對不起……”

    “原來是這樣……”木筱晴終于明白了安宇浩為何那樣對自己,原先是她錯怪了他,“你不用說對不起,安宇浩他愛你才會那么做,如果換做是我,我也會那么做的。”

    “筱晴,你真善良。”安宇哲溫柔地笑了笑,輕輕拉起木筱晴的手,“我會繼續像哥哥一樣守護你,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的。”

    他的眼底流動著柔和的笑意,像一股溫熱的暖流,緩緩滲入木筱晴的心底。

    “哥……哥!”木筱晴撲進安宇哲的懷里,眼眶里溢滿的眼淚滾落了下來。

    砰——

    突然,一陣地動山搖的巨響破壞了眼前所有的美好。

    正沉浸在美好氣氛中的兩個人錯愕地轉過頭,看到司南野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

    “木頭晴,你怎么又和這個小子在一起,還亂七八糟地抱在一起!!快跟本少爺走!”司南野看到抱在一起的木筱晴和安宇哲,一張俊美非凡的臉孔頓時變得鐵青,眼中冒出兩團熊熊的怒火,仿佛地心的巖漿在噴涌,一把拉住木筱晴就沖出門外。

    木筱晴脆弱的小心臟猛地顫了一下,預感事情有些不妙:“喂!司南野,你拉著我去哪啊!”

    “玄楓那個混蛋,居然搶走了本少爺的獎杯,我命令你馬上去幫我搶回來!”司南野暴跳如雷地指著木筱晴大吼著,眼睛里射出的怒火不知道是要把玄楓大卸八塊,還是要把她碎尸萬段。≡(ˉˉ_ˉˉ)≡

    “不就是一個獎杯嘛,有什么好搶的?”木筱晴無力地扶住了額頭。這兩個人怎么永遠像長不大的小孩似的,一見面就吵,“要搶你自己去搶啦,我才不要呢!”

    “什么?!你竟敢忤逆本少爺我的命令!”

    司南野冒火的俊美容顏上又增添了一層寒霜,眼中射出一把又一把“利刃”。

    “你回答得那么快,一定沒有考慮清楚。好吧,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允許你虔誠地、誠摯地、摯愛地再回答我一次,去,還是不去?”

    “我……”木筱晴錯愕地望著司南野臉上正上演著的“冰火兩重天”,有些進退兩難。

    “白癡。想要就自己來拿,何必把自己無聊的尊嚴寄托在一個沒用的笨蛋身上。”

    突然,耳邊傳來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木筱晴驚訝地轉過身去,看到玄楓正倚靠在走廊的墻壁上,左手拿著金燦燦的獎杯,正饒有興趣地望著他們。

    不過,他剛才說……誰是白癡,誰又是笨蛋來著?

    木筱晴的嘴角隱約抽搐了兩下。≡(ˉˉ_ˉˉ)≡

    黑色的細碎短發松散地垂在玄楓的臉頰上,他不著痕跡地輕輕挑了一下眉,狹長深邃的美麗雙瞳中似乎閃過幾絲玩弄的笑意……

    司南野立刻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貓跳了起來,向玄楓投去殺人的目光,氣急敗壞地吼道:“混蛋!誰允許你叫本少爺白癡的!”

    “如果不是,又何必那么快回應呢。”玄楓唇角勾動,轉而對司南野挑釁地一笑,“只怕是——心虛的表現吧。”

    “少廢話!快把獎杯還給本少爺!那是我贏來的!”司南野顯然被這一招激怒,放開木筱晴,立刻沖上前去。

    不料,玄楓一個側身后快步襲來,擦過司南野的側身,順勢一把把木筱晴拉進了自己懷里。

    玄楓的睫毛微微顫動著,細軟的黑色劉海垂在額前,眼眸里像是有湖水在流轉。

    木筱晴的心跳速度開始飛速飆升,而最最讓她難以抵抗的就是玄楓此時正用這樣迷醉人心的“溫柔”目光注視著自己,嘴上卻在對司南野說著足以挑戰他憤怒極限的話:“想要獎杯的話,就用木筱晴來換哦。”

    轟——

    木筱晴徹底呆住了,玄楓他、他他剛才說什么?用她來換……她的臉立刻像被進沸騰的水鍋離的龍蝦一下子變得通紅。

    玄楓一手捧著獎杯,一首摟著木筱晴,用挑釁的目光望著司南野。

    “玄楓!你居然跟我搶女人!快把木筱晴和獎杯都還給我!”司南野終于暴怒了,額上的青筋暴跳,像頭被搶奪了獵物的獅子般沖了過來!

    啊啊啊啊啊啊!正沉浸在幸福中的木筱晴終于回過神來,看著憤怒地朝他們沖過來的“獅子”,驚恐地閉上了眼睛!

    “在這里!榮譽的、神圣的獎杯在這里!”

    “兄弟們!上啊!嗷嗷嗷——”

    就在這時,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一群T班的同學。

    “該死的——我的獎杯!”司南野驚訝地大叫。玄楓和木筱晴也驚愕地轉過頭,望著一票黑壓壓的人頭。

    大家一哄而上搶下了玄楓手里的獎杯,也成功地阻斷了“獅子”的道路。

    獎杯在大家的手中哄搶著,傳遞著,仿佛那是最最珍貴的圣物,承載了所有人的期望!

    “噢——讓獎杯賜予我力量吧!”

    “快給我摸摸啦!啊啊啊啊啊——哪個混蛋踩了我!”

    “臭玄楓!快把木筱晴還給我!”

    “……”

    “別搶啦!獎杯是我們T班每一個人的啦!”

    燦爛的笑容洋溢在T班每一個人的臉上,大家高高舉起獎杯,齊聲高呼著——

    “加油!網球道路上的勇士們!我們的目標是——全國第一!”

    ——全文完——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