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課 我會消滅惡魔

    1

    當姚若葉走出醫院的時候,之前還晴空萬里的天空,轉眼間就變得陰云密布。鉛灰色的天空上漂浮著厚重的云朵,壓抑在人們頭頂上,越聚越多。空氣分子中夾雜著濃重的濕氣,似乎有大雨準備隨時洗禮這座城市。

    姚若葉心事重重地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雖然剛才自信滿滿地表明決心,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從踏出醫院大門的那一刻起,強烈的低氣壓始終環繞在她周圍。冷獵姐姐的事情就像一只禿鷲在她心里盤旋不去,一點點啄食著她的心臟。

    因為夢魘的出現,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的遭遇跟冷獵姐姐一樣,還有很多人跟冷獵一樣承受著心里的痛苦。

    就像她自己。自從那個噩夢般毀滅的夜晚開始,她的生活就陷入一片黑暗和孤獨之中。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夢魘!

    夢魘這種以吞食人類的靈魂來生存的妖魔,本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誰召喚了夢魘,讓這個世界變成人間煉獄,讓無數的人類承受著地獄之火的冶煉?

    轟隆隆——

    烏云在天邊翻滾著,如同銀蛇般猙獰地撕裂鉛灰色的天空,漂泊大雨嘩啦啦地從天上落下。整個城市頓時水霧騰騰,陷入一片陰霾中。

    行人們紛紛找地方躲雨,街道上很快空無一人。姚若葉毫無知覺地走在大雨中,嬌小的身影在空曠的街道上,仿佛隨時會被雨水吞噬一樣。

    在街邊的商店里躲雨的行人,紛紛好奇地望著大雨中行走的姚若葉,看著這個面容像百合花般清麗,身材纖細的女孩。她一個人失魂落魄地走在大雨滂沱的街道上,就像一個迷了路的小孩讓人同情。

    雨幕讓世界變得模糊,整座城市被一片朦朧所掩蓋。

    姚若葉低著頭,雨水順著鴨舌帽的帽檐形成一道雨簾落下,烏黑的長發被大雨打濕貼在消瘦的肩膀上。

    她從來都是一個人走來,一個人離開,記憶里只有她和她的影子。冷獵還有他姐姐的記憶,可是她自己呢……十年了,已經十年了,她早已經忘記了爸爸媽媽的聲音,而他們的樣子也快要記不清了。只有多少次在夢中,重回那個夜晚,她才能看到爸媽模糊的輪廓。

    十年來,姚若葉一直被那個噩夢糾纏著。她總是夢到兒時的自己,夢到躺在地板上一動不動的爸爸媽媽,還有那個被稱為“夢魘”的金發女子……這幅場景總是反復地出現,回憶就像無法消散的陰霾將她籠罩。

    雨勢越來越大,傾盆大雨如瀑布一般從天空傾倒下來,將姚若葉整個人淋得渾身濕透,就像從水中撈出來一樣。

    她失魂落魄地走在雨中,灌了鉛似的雙腳踏進水坑,濺起泥濘的水珠。突然,所有的力氣像是被抽走了一樣,姚若葉身子變得軟弱無力,一下癱倒在地上。

    “姚若葉!”

    一個熟悉的人影急匆匆地進入視線。是澤玖瀾!

    澤玖瀾正好在附近辦事,準備回去的時候遇上大雨。他望著傾盆大雨,總覺得心神不定,似乎有什么事要發生。就在這時候,他一抬頭,便看到丟失了靈魂般的姚若葉倒在對面街道上。

    澤玖瀾單手一撐,飛速地跨過路旁的鐵欄,從川流不息的車流中飛奔而來,急切地跑到姚若葉身旁。

    “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不打傘?”他脫下外套罩在姚若葉的頭頂,卻完全不顧自己,傾盆大雨很快把他也淋濕了。

    姚若葉縮在澤玖瀾的外套里,怔怔地低著頭。水氣模糊了她的眼睛,那對水晶般無瑕剔透的眼睛此時有點朦朧。

    看到姚若葉滿腹心事的模樣,澤玖瀾微微俯下身,以平時的角度望著她的眼睛,語氣依然平靜,卻透著掩蓋不住的溫柔:“發生什么事了,若葉?”

    姚若葉怔怔地抬起頭,望著澤玖瀾如大海般深邃的湛藍色的眼睛,彎彎的柳眉輕輕蹙起。

    “隊長……這個世界上為什么會出現夢魘呢?”她訥訥地問,聲音在大雨中有些飄渺。

    澤玖瀾微微愣了一下,大雨淋濕了他的頭發,雨水順著烏黑的發絲流到他如大理石般冰冷光滑的臉上。

    “……不知道。”他面無表情地回答,湛藍色的瞳仁就像死水一樣沒有任何波瀾。

    “他們害死了那么多人!”姚若葉突然激動地攥住澤玖瀾的前襟,大聲說道。罩在她頭頂的外套掉了下來,啪地一聲落在地上。

    “它們為了自己能夠存活下去吞食人類的靈魂,奪走了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怎么可以這樣?怎么可以為了自己而去傷害別人……爸爸媽媽……是他們害死了爸爸媽媽……”

    姚若葉的聲音越發低沉,她痛苦地低下頭,雙肩因為情緒過分激動而瑟瑟顫抖著。大雨無情地淋在她的身上,雖然已經渾身濕透了,可是卻毫無知覺似的依舊無動于衷地站在大雨里。

    也許,藏在她心中的痛,可能連這大雨都沖不去。

    澤玖瀾的面色有些難看,他的眼底蒙著一層黯淡的光。他扶住姚若葉的肩膀,小心翼翼地問:“若葉……你怎么了?”

    冰涼的溫度透過姚若葉薄薄的單衣,傳到澤玖瀾的手心。他才發覺姚若葉渾身冰涼,透著一股寒氣,使得他不禁緊張起來。

    今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她去了哪里?為什么情緒變得如此激動?

    ……

    突然,姚若葉捏緊了拳頭,指尖深深地掐進肉里。她倏地抬起頭,水晶般晶瑩剔透的眼睛里燃起憤怒和仇恨的火焰。

    “我恨夢魘!”

    轟——

    姚若葉的話就像是一道響雷劈在澤玖瀾的頭頂。他的身體一下變得僵硬,臉色蒼白,扶著姚若葉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夢魘根本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是他們奪走了爸爸媽媽的生命!我絕對不會原諒它們!我要消滅所有的夢魘,我一定要讓夢魘從這個世界上完全消失!”姚若葉咬牙切齒地說,瞳仁深處燃燒著熊熊的仇恨之火,仿佛要把整個世界的惡魔燃為灰燼。

    澤玖瀾望著被仇恨沖昏了頭的姚若葉,臉色十分難看,眼底的黯淡越積越深,仿佛是濃濃的散不開的霧。他撇開頭去,手臂從姚若葉的肩頭沉重地滑落下來。

    澤玖瀾抿了抿有些慘白的唇角,失魂落魄地站了起來。他緊緊捏著拳頭,微微顫動著,似乎在隱忍著什么。他踉踉蹌蹌地向前走去,就像是受了極大的打擊似的整個人在大雨里搖晃了一下。雨水順著他的五官流下,仿佛是一道道傷心的眼淚。

    倏地,他沖進無人的街道,狂奔起來。

    那個倉皇的身影,仿佛極力地想要逃避什么。

    “隊長!”姚若葉站在原地大喊著他的名字,焦急的聲音在大雨里聽起來有點凄厲。

    可是澤玖瀾仿佛沒有聽到似的,沒有停下腳步。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朦朧的雨幕中。

    就在大雨傾盆的時候,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個修長的身影立在樹蔭下。

    冷獵渾身已經濕透,他安靜地遙望著痛苦倒地的姚若葉,望著她被澤玖瀾攬在懷里,望著她憤怒地吼出那些話。

    他的眼底是那樣的幽遠和深邃,所有的玩世不恭在這一刻消失殆盡。

    這時,冷獵感到自己的心微微有些疼痛。

    時間在無人察覺的時候,一天天流逝過去。

    自從情人節那天的襲擊事件后,夢魘就想突然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出現過。

    雖然U.I.S依然嚴密追查襲擊事件的真兇,可是仍舊毫無所獲。

    沒有離奇事件發生的七星學院平靜得幾乎有些異常。

    午后溫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瀉進教室,在地面上映出深深淺淺的光暈。窗戶外的樹枝在微風中輕輕搖晃著,在窗臺上投下斑駁的影子。

    姚若葉坐在位置上,一手支著下巴,愣愣地發呆。那個大雨天,澤玖瀾被雨淋濕的臉,痛苦掙扎的湛藍色瞳仁,在她腦海里揮之不去。

    隊長那天是怎么了……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

    “姚若葉!”

    倏地,頭頂傳來一個叫聲,嚇得姚若葉差點從椅子上滾下來。

    “有!”她趕緊站了起來,高高地舉起右臂。

    “哈哈哈哈哈……”

    頓時,教室里發出一陣爆笑,所有同學張大了嘴巴揚起了頭毫不顧忌地哈哈大笑。

    姚若葉一頭霧水地眨巴眨巴晶瑩剔透的眼睛,忽地意識到什么漲紅了臉窘迫地地下腦袋。

    “姚若葉,考試不及格上課還敢開小差!你看看自己的試卷,這次只考了四十九分!”戴著典雅的金邊眼鏡的女老師拿著課本啪啪啪地拍著講臺,臉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痛心疾首的表情。

    “對不起……”姚若葉死命地低著腦袋,委屈地咬著下唇認錯道。

    “唉……”老師有點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后朝所有學生說,“這次期中考試沒及格的好好回去復習,下個星期參加補考。”

    “唉——怎么辦啊……”姚若葉郁悶地趴在桌子上,整個人就像是棵被霜打過的茄子似的焉焉地抬不起頭。

    夢魘……夢魘……夢魘……

    深夜,姚若葉一個人翻窗爬進悄聲無息的圖書館,打開大燈后便一頭扎進書推,開始辛苦地找尋。

    這兩個字不停地在她的眼前環繞,想長了小翅膀一樣。姚若葉迅速地翻著圖書,然后一本又一本的書被她胡亂地扔到身后,迅速地聚成一座小山。

    “可惡!怎么一個字都沒有!”她氣惱地大叫,一甩手將一本書從頭頂上拋了過去。她又趕緊掏出下一本,快速地瀏覽起來。

    立刻,她的額頭上冒出三條黑線。

    “真本也是!明明上面寫著‘七星學院大事全記錄’,竟然記錄的全都是文藝活動!文藝活動有夢魘重要嗎?”

    姚若葉氣得快跺腳了,憤憤得合上書本,又迅速得在書堆里翻起來。突然,她的手停了下來,眼睛一輛,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起來。

    “哇啊啊!奇聞異事錄!!這里面肯定會有!”她興高采烈地把一本顯得十分破舊的書從書堆麗抽出來。還沒來得及拍拍上面的灰塵,她就迫不及待地翻開內頁,查看里面的文字。

    三秒鐘之后——

    “破書!!!”

    一本飛揚著灰塵的書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倏地落在門口。

    就在這時,“吱吱呀呀”的聲音適時地響起。

    姚若葉一驚,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

    “誰!”

    門被人從外向內打開,一個影子從門縫里映了出來。然后,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從門背后出來,一臉“你在干嗎”的表情。

    “管理員爺爺!”姚若葉頓時安心了下來,她拍拍胸口,笑嘻嘻地說,“是你啊!嚇死我了!”

    管理員看看被姚若葉翻亂的書,好脾氣地詢問道:“姚若葉同學,圖書館已經閉館了……”

    “我知道!就是因為人少,我才現在來的!”姚若葉大大咧咧地回答道,一點都不像是私自進來的模樣。

    她望著一排排的書架,撅著嘴巴郁悶地管理員問:“管理員爺爺,你在圖書館工作了很久,你知道有什么關于‘夢魘’的資料嗎?”

    管理員一臉僵硬的表情,他盯著地上亂七八糟的書,差點昏倒:“這些書都是你翻亂的?!……”

    “我等下會收拾的,你快告訴我!圖書館哪里有夢魘的資料?”姚若葉打斷管理員的話,迫不及待地問著。

    管理員愣愣地看了他一眼,茫然地問:“‘夢魘’是什么?”

    這段時間,他一直忙著查找所有關于夢魘的資料。因為她在U.I.S級的級別太低,還不能進入U.I.S特別資料庫。所以,她只能天天泡在圖書館,希望能夠從如汪洋般浩瀚的書堆麗尋找一點點蛛絲馬跡。

    姚若葉幾乎把整個圖書館都翻了個遍,卻連“夢魘”兩個字都沒見到,更不用說有價值的資料了。不僅如此,被她翻得亂七八糟的圖書,花了好幾天才將它們一一放回原處。

    結果就是,根本沒時間復習功課,這下考試開了紅燈,要怎么補救啊!

    吃過晚飯,姚若葉沒有去U.I.S總部報到,而是拿著課本來到了圖書館,準備溫習功課。

    晚上,偌大的圖書館空無一人,管理員趴在桌子上打著瞌睡,嘴邊的口水都快要流到桌面上。

    姚若葉挑了張靠窗的位置坐下,攤開書本做起習題,可是課本上面復雜的方程式卻讓她陷入一片云里霧里。

    “哎呀……這是什么意思……還有,這道題該怎么解呢……”姚若葉咬著鉛筆頭,眉頭糾結得像根麻花,小臉皺成一團。可是,無論她怎么冥思苦想,都不得其解。

    她用力地抓抓頭發,煩悶得快要撞墻了。

    “可惡!這些題目怎么這么難啊!啊!根本就比U.I.S的入隊考試還難嘛!”

    “讓我看看,這些算術題有那么厲害?”倏地,她的頭頂響起一個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

    姚若葉驚愕地抬起頭,看到一雙湛藍色的眼睛正帶著淺淺的笑意望著她。

    “隊長!你怎么會在這里?”姚若葉驚喜地睜大眼睛,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笑容不知不覺地爬上了她的臉上。

    “聽說某人因為U.I.S的原因,考試不及格,所以我來看看。”澤玖瀾的神情有著平常看不到的柔和,他拖開一張椅子在姚若葉對面坐下。

    “那個……隊長你快幫幫我把!我被這些討厭的算術題折磨得頭發都要掉光了!”

    想到考試不及格,下個星期還要補考,姚若葉就欲哭無淚。她抓著澤玖瀾的胳膊哀求,仿佛手里抓的根救命稻草一樣。

    澤玖瀾淡淡地笑了笑,挪過課本問:“哪道題?”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姚若葉望著課本指著上面的算術題,突然覺得自己大多數都不會,郁悶得整個人都矮了一截。

    “呵呵,不要氣妥。”澤玖瀾拿起筆和稿本,幫姚若葉講解起答題步驟。

    “引進函數y=1/X此函數在區間(-∞,0)和(0,+∞)上都是減函數……已知,當條件A、B或D之一成立時,均有1/a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