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謠言,措手不及

    艾西的獨白

    我和千瑾之間的愛情,永遠就像乘坐旋轉木馬,我看得到在我前面的他,伸出手卻永遠都抓不到。

    我隱隱約約感覺到,千瑾隱瞞著我許多事,而我卻不知道這些事正一步步把我們的幸福推向懸崖。

    1

    在阿涼的勸說下,千瑾又回到了韓莎莎面前,韓莎莎醉倒在沙發上,姿勢不雅地靠在沙發里。

    “好了,不要鬧了,我送你回家吧。”千瑾朝韓莎莎伸出手,語氣溫和地說到。

    韓莎莎無法置信地抬起頭,睜大了盈滿淚水的大眼,似是受寵若驚地望著千瑾。

    她的表情,讓千瑾一陣愧疚,剛才的火氣也一下子都沒了。“走吧。”他的語氣又放軟了幾分。

    韓莎莎才大夢初醒般,顫巍巍地伸出手,抓住了面前那只好不容易向她伸出的溫柔的手。

    可是她剛站起來,就一陣頭暈目眩,千瑾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然后轉身把她背了起來。韓莎莎趴在千瑾的背上,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之前所有的所有委屈也一下子煙消云散了。

    她就知道千瑾是表面冷酷,其實內心還是非常善良溫柔的。

    送韓莎莎回到家后,千瑾正要離開,卻被韓莎莎拉住了手。

    “千瑾,不要走,今晚陪我好嗎?”坐在床上的韓莎莎楚楚可憐地望著他,濕潤的大眼似是要滴出眼淚似的,可憐的像只小兔子。

    可是千瑾還是狠心抽回了自己的手:“不要任性了,我走了。”說完,他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你不喜歡我了是不是?”韓莎莎的話讓他停下了腳步。

    千瑾頓了頓,轉過身,面無表情地說:“是。”

    千瑾的話就像一道晴天霹靂劈在韓莎莎頭頂,她頹然地跌坐在床上,臉色比紙還要蒼白。

    以前幸福的一幕幕在她腦海里像膠片般一一閃過,現在在她看來不過是個美麗而易碎的夢境。

    她仰著臉,淚眼朦朧地望著千瑾,雙唇微微顫抖著問:“你從來沒有喜歡過我,你一直以來喜歡的都是你姐姐艾西,對不對?”

    千瑾沒有否認,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千瑾的冷漠,千瑾的坦白,就像鞭子狠狠地抽打在她心上,疼得她快要窒息了。

    “那你之前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你把我當代替品是不是?”她心里非常不甘心,就算答案是殘酷的,她也要知道。

    “對不起。”千瑾依舊沒有否認,只是默默地垂下頭。

    “紀千瑾,我恨你!”韓莎莎的聲音絕望的鳥兒般凄厲。

    “你恨我吧,我不求你原諒,我們就到此為止吧。”千瑾說完便轉身走出了房間。

    “你們兩個不會有好下場的——”

    韓莎莎怨毒詛咒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千瑾僵直了后背,一步步走出了韓莎莎家。

    艾西不知道千瑾是什么時候回家的,她等千瑾一直等到深夜,后來實在熬不住了,倒在床上睡著了,她只記得在她睡著前千瑾都沒有回家。

    可是第二天,千瑾卻像個沒事人一樣出現在餐桌前,只是他的臉色有點蒼白,眼瞼下也有淡淡的黑眼圈,整個人看上去沒什么精神。

    “千瑾,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我替你請假,你在家里好好休息?”醫生曾經叮囑過千瑾要注意休息,艾西怕他會頂不住,所以便開口建議道。

    “不用了,我沒事。”千瑾淡淡地笑了笑,笑容卻有些蒼白。

    聽他這么說,艾西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心里還是有點擔心。

    吃完早飯后,千瑾便騎著腳踏車載著艾西一同到了學校。到了學校后門的停車庫前,千瑾停下了腳踏車,艾西跳了下來。

    站在車庫外等千瑾停好腳踏車出來,艾西說了聲傍晚見,就要轉身離開,卻聽到千瑾叫她。

    “什么事……”艾西的話還沒有說完,千瑾就低下了頭,蜻蜓點水般在她的唇上印上一聞。

    咔嚓!

    艾西一楞,似乎聽到不遠處傳來照相機按快門的聲音。

    她趕緊推開千瑾,有些生氣地說:“干什么?被人看到了怎么辦。”

    “沒人。”千瑾笑了笑,氣色比前面好了許多。

    艾西轉著頭在四周看了看,確實沒看到一個人,心里才安心了些。

    “那我去上課了。”艾西嬌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轉身往美術樓走去。

    千瑾站在原地看了她一眼,也往建筑樓走去。

    與千瑾分開后,艾西剛走進美術樓,就碰上了神清氣爽的米琪。

    “好甜蜜哦,看到你們一起來上學的哦!”米琪眨巴眨巴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笑嘻嘻地調笑著艾西。

    “討厭,不許取笑我!”艾西的臉一下子紅了,嬌嗔地瞪了米琪一眼。

    “我沒取笑你,我只是羨慕你啦。”米琪嘿嘿笑了笑,黑亮的大眼里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艾西嘟了嘟紅唇,不想和她計較。

    “對了。”米琪突然想起什么,打開書包拿了一封信出來,遞給艾西,“剛才我碰到了卓亞凡,他讓我把這個交給你。”

    “……哦。”米琪沒想到經過上次的事后,卓亞凡還會給她寫信,艾西愣愣地接過米琪遞給她的信。

    這時,上課鐘聲響了起來,兩人不再磨蹭,趕緊走進教室。

    卓亞凡給艾西的信上沒有多寫什么,只是寫著有話對她說,約她無休時間在教學樓后的小樹林見。

    艾西猶豫了半天,最后覺得還是去一下比較好,畢竟兩人都是同學,而且卓亞凡一直對她挺好的。

    于是,吃完午飯,艾西一個人來到信上約定的地點。卓亞凡已經早早地等候在那里了,看到艾西似乎有點激動,臉上洋溢著驚喜的笑容。

    “艾西,我以為你不會來!”卓亞凡上前一步,想要去拉艾西的手,卻被艾西躲開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嗎?”艾西面無表情地問道。

    卓亞凡低下頭,似乎是感覺到自己剛才的舉動有點失禮了,臉上流露出尷尬。但很快,他又抬起了頭,臉上恢復了燦爛的笑容:“艾西,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我真的很喜歡你……之前你要去留學,我真的很后悔,自己為什么沒有把你留下來。后來你決定不出國了,我很高興,我覺得是老天給我的一個機會,我一定要把握住!”

    看到如此執著的卓亞凡,艾西實在不忍心打擊他。可是她不得不拒絕卓亞凡,艾西搖了搖頭,愧疚地說:“對不起,卓亞凡,我不可能接受你的。”

    “為什么?”卓亞凡震驚地望著艾西,就像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似的困窘。

    艾西為難地望著眼神執著而熱情地望著她的卓亞凡,輕聲說:“我們只是同學,我不喜歡你。”

    “艾西,我喜歡了你一年多了,你應該知道的。”雖然聽到艾西這么說,可是卓亞凡還是不甘心。

    “我知道,可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強。對不起卓亞凡,你不要把感情放在我身上了,多尋找尋找身邊的女孩子吧。”對于卓亞凡的糾纏,艾西感到非常地為難。

    “為什么為什么?”卓亞凡露出受傷的表情,但是很快又皺起了眉,目光犀利地望著艾西,問道,“你喜歡的是紀千瑾吧!”

    “你……”艾西無法置信地望著卓亞凡,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反應。這件事,為什么卓亞凡會知道?

    卓亞凡冷冷地笑了笑,似是讀出了艾西的心聲似的:“我知道,我早看出來了——你不要隱瞞了!”

    “沒有……你不要胡說……”艾西撇開臉,避開卓亞凡犀利得仿佛能夠看穿一切的目光。

    “你騙得了我,你騙得了自己嗎?”卓亞凡突然伸出手,抓起了艾西的手腕,逼迫她望著自己,“紀千瑾是你的弟弟,你們不可以在一起的,那是違背道德的!”

    2

    艾西用力掙扎著,卻無法掙脫卓亞凡鉗制著自己的手,她慌張地望著突然變得很可怕的卓亞凡,解釋著說:“可是我們并沒有血緣關系。”

    卓亞凡不屑地笑了笑:“你以為這個原因就可以掩飾你們骯臟的行為嗎?你們名義上還是姐弟,有這層關系在,你們就永遠不能在一起!”

    卓亞凡的話一字一句都像是冰冷的利箭,射在她心上,在她心上射得千瘡百孔。

    “不!”艾西臉色蒼白,驚恐地喊道。

    “你們倆是不會有結果的,艾西,早點醒悟過來吧,你不可以愛紀千瑾的,我才是最適合你的!”卓亞凡抓著艾西地手,執著得讓人害怕。

    “不,不要再說了!”艾西用盡了全力掙脫了卓亞凡地手,然后像只受驚地小鹿般像后退了兩步,警惕地望著卓亞凡。

    “艾西……”似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控,卓亞凡流露出愧疚的表情,看著受驚不小的艾西,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快上課了,我回教室去了。”艾西匆匆說完,就轉身跑了。

    “你們倆在一起不會有好結果的!”

    卓亞凡詛咒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就像一支帶著劇毒的利箭,射向艾西。

    艾西心里一驚,卻依舊沒有停下腳步,很快就跑出了林子。

    翌日中午。

    太陽有些烈,天空白得發亮。

    艾西一上午都心神寧的,仿佛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

    昨日,卓亞凡的話就像是個詛咒似的,一直纏繞在艾西的心上,讓她耿耿于懷。

    她一直以為只要她和千瑾堅定一條心,就不會在意別人的目光,可是事情真的到了眼前,卻不像她想象中那樣。

    原來她還是非常在意世人的目光的。

    艾西跟著人群走出了教學樓,可是剛走出教學樓,就有一片片白色從天空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

    仔細一看,才發現都是些宣傳紙。

    “怎么回事啊?”

    “天上怎么掉下來那么多紙來?”

    學生們看到天上不斷飄落紙頁,全都抬起頭,疑惑地望向天空。這么多的紙從天上掉下來,太奇怪了?

    艾西也停下了腳步,仰起頭,望向天空。

    其中一張,在半空晃悠悠地,最后飄到艾西跟前,落在她腳邊。

    艾西楞了楞,從地上撿起紙來。

    可是才看了一眼,她整個人就像被晴天霹靂劈中似的,驚得一動不動。

    上面赫然印著她和千瑾接吻的照片,照片下面還寫著許多不堪入目的話——

    美術系二年級的艾西和弟弟紀千瑾的不倫之戀!

    簡直有違道德!令人發指!

    兩個人不要臉,姐弟相戀!

    看著那些不堪入目的話,艾西的臉比紙還要蒼白。天陽的光線那么的強烈,眼前的一切白得似乎都在發光,艾西突然感覺頭暈目眩。

    她掐著手里的紙,雙腿一軟,跪坐在地上。

    “這上面說的都是真的嗎?居然有姐弟相戀這種事,簡直太變態了!”

    “紀千瑾這個人真是不正常,搞了那么多女人,連自己的姐姐都搞!”

    “這種事居然在我們學校發生,簡直太惡心了……”

    周圍議論紛紛的聲音傳入了艾西的耳朵,就像可怕的咒語般侵蝕著艾西的神經。

    艾西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可是那些議論的聲音依舊源源不斷地鉆進自己的耳朵,她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

    “住口!住口——”

    她用力大吼著,試圖讓世界安靜下來,可是沒用,那些聲音依舊在她耳邊回響著,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那些宣傳紙依舊源源不斷地從天上飄落下來,

    多得似乎是要把她淹沒。

    “夠了!夠了!”

    艾西從地上站了起來,伸長了胳膊抓著那些從天上掉下來的宣傳紙,然后用力得把它們撕碎。

    可是,那些宣傳紙依舊接連不斷地從天上飄落,無論她怎么撕,都撕不完。

    周圍的人像看瘋子般看著幾近崩潰的艾西。

    就在這時,一雙溫柔的臂膀,把艾西擁進懷里。

    “看什么看!看夠了沒有!滾開!滾——”

    她聽到千瑾的聲音歇斯底里地喊著。

    看到千瑾揮舞著雙手,朝眾人咆哮著。

    那些看好戲的人慢慢地散開,最后只剩下他們兩人。

    艾西突然渾身一軟,仿佛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似的,癱軟在千瑾的懷里。

    “艾西!”千瑾焦急地打量著懷里的艾西,如畫般的眉緊緊地蹙在一起,臉上的表情既心疼又焦急。

    “千瑾……我們該怎么辦?我們該怎么辦……大家都知道了……”艾西抬起頭,雙眼空洞地望著千瑾,源源不斷的眼淚從她空洞的眼眶里滾落下來,“他們都覺得我們好變態……所有人都在嘲笑我們……”

    “他們怎么想就隨他們去吧。”千瑾咬著牙沉著聲說道。

    “可是在那么多人鄙夷的目光下,我們該怎么生活……?”艾西的表情是那么的迷茫,就像是只在天空飛翔了很久失去了方向的鳥兒。

    “只要艾西在我身邊,我不管別人怎么想!”千瑾用力地抱緊艾西,似是要將她揉進自己身體里,融為一體似的。

    “千瑾……我們是不是不正常……我們是不是錯了……”艾西在千瑾懷里抽泣著,悲傷得讓千瑾都要心碎了。

    “沒有……沒有!我們只是偶然間成了姐弟……是命運對我們不公平……”千瑾用力抱著艾西,似乎只有這樣做他才能得到安全感。

    聞訊趕來的米琪,看到眼前的情景,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看到在千瑾懷里,哭得像個淚人似的艾西,心里又疼又難過。

    可是很快她就反應了過來,蹲下身把地上的宣傳紙一一撿起來,撿完所有宣傳紙后,她走到千瑾身邊,對他說:“你帶艾西回家休息吧,我會幫她請假的。”

    “謝謝你。”千瑾向米琪感激地點了點頭,然后就打橫抱著艾西,向學校外走去。

    米琪手捧著厚厚的一疊宣傳紙,望著抱著艾西越走越遠的千瑾,神色凝重。

    她沒想到事情會搞成這樣,她低頭望著手里的宣傳紙,心想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看到千瑾的背影消失后,米琪就捧著宣傳紙來到學校后面的焚燒爐,點燃了爐子,把宣傳紙全丟了進去,在熊熊的火苗中化為灰燼。

    3

    美術系二年級的艾西和弟弟紀千瑾的不倫之戀!

    簡直有違道德!令人發指!

    兩個人不要臉,姐弟相戀!

    居然有姐弟相戀這種事,簡直太變態了!

    這種事居然在我們學校發生,簡直太惡心了……

    睡夢中的艾西睡得極其不安穩,白天的場景像電影膠片般一遍遍在她腦海了浮現,那些犀利的語言,還有那一張張帶著鄙夷和唾棄的表情的臉,爭先恐后地擠進她的腦海。

    “不……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艾西痛苦地囈語著,淡而細長的眉緊緊地蹙著,白皙光滑的額頭上滲滿了汗。

    “艾西!艾西!”千瑾喚著被夢魘纏住的艾西,只見艾西突然驚叫了一聲睜開了眼睛,驚恐的大眼里溢滿了淚水。

    “艾西,你是不是做了噩夢了?不要怕,我在這里。”千瑾把她摟進懷里,溫柔地安慰著她。

    艾西在千瑾懷里瑟瑟發著抖,夢里的景象仿佛還在眼前,讓她驚魂未定。

    千瑾感覺到艾西的身體不停顫抖著,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像在哄一個小嬰兒似的溫柔。

    “千瑾……我夢到無論我們走到哪里……都有很多人在嘲笑我們指責我們……”艾西用著帶著哽咽地聲音囈語般說道,聲音空洞而迷茫,就像那對沒有焦距的雙眼。

    “艾西,你不要擔心,不管發生什么事我都會保護你,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誰要敢嘲笑你指責你,我就揍他!”千瑾抱著艾西,咬牙切齒地發誓,午夜般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閃爍著意志力堅韌的光芒,似乎可以把一切都摧毀般堅韌。

    “千瑾……”艾西像被線牽住的木偶般,緩慢地抬起頭,用著迷茫的眼神望著千瑾。

    千瑾扶著艾西,讓她平躺在床上,然后拉過被子蓋在她身上。“我會守著你的,你安心睡吧。”他坐在床邊,握著艾西的手,溫柔地安慰道。

    艾西這才安心地閉上眼睛。

    精神一放松后,疲勞就席卷而來,在千瑾地守護下,艾西很快就沉沉地墜入了夢鄉。

    這次她終于沒有再做惡夢了。

    晨曦穿破窗簾,絲絲縷縷地灑落進臥室。

    艾西緩緩地蘇醒過來,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眼,就是千瑾靜靜沉睡的臉,如嬰兒般安靜。

    艾西愣愣地望著千瑾,心里暖暖的,就像被陽光普照了一樣。千瑾果然像他說的那樣,陪了她一夜。

    想到這里,她覺得自己好幸福,再大的不幸和困難似乎都可以克服。

    似乎是感覺到了艾西的視線似的,千瑾也慢慢地醒了過來。只見那兩片像又長又密的睫毛像蝶翼般顫了顫,然后緩緩地睜開。

    “早。”線條柔和的嘴唇微微上揚,千瑾微笑著望著艾西,黑曜石般烏黑的眸子如蒙了一層水霧般,波光瀲滟,美得讓人無法直視。

    “呃……早……”艾西害羞地低下了頭,白皙透明的雙頰浮現了兩片櫻花般嬌柔的粉紅。

    “我先去梳洗了,等會兒樓下見。”千瑾知道艾西在害羞,笑了笑,站了起來,轉身走出了房間。

    誰知,剛走出房間,就碰上了方淑華。

    “千瑾,你怎么從艾西房間里出來?”方淑華皺著眉,疑惑地望著看上去剛剛睡醒的千瑾。

    千瑾心里一驚,但很快就鎮定下來,臉上是點滴不漏的平靜表情:“艾西昨晚有點不舒服,所以我在照顧她。”

    “艾西怎么了?要不要緊?”一聽到艾西病了,方淑華立刻擔憂地問道。

    “有點感冒,已經沒事了。”千瑾淡淡地笑了笑安慰道。

    “那就好,洗洗下樓吧,我做了早餐。”方淑華沒看出異樣,叮囑了一句,就轉身下樓了。

    還好沒被看穿……千瑾暗暗地松了口氣。

    艾西洗漱換好衣服下樓,看到方淑華和千瑾都已經坐在餐廳里。

    “艾西,聽千瑾說你感冒了,沒事吧?”方淑華看到艾西,立刻站了起來,走上前摸了摸她的額頭。

    “嗯,已經好了,阿姨不用擔心。”艾西淡淡地笑了笑。

    “那就好,多吃點早餐,你身子太弱了。”方淑華看她體溫正常,臉色也過得去,便放心了。她給艾西盛了一碗粥,然后笑吟吟地說,“我做了你最喜歡吃的皮蛋瘦肉粥,多吃點。”

    “難得你有空在家做早餐,今天不忙嗎?”正在低頭喝粥的千瑾開口問道。

    方淑華轉過頭望著千瑾說:“我放公司的員工去旅游了,所以我這兩天在家休息。”

    “阿姨為什么不去呢?難得放假,好好去放松下不是很好。”艾西喝了一口粥,望著方淑華說道。

    方淑華笑了笑,說:“我去了他們就拘謹了,玩起來也放不開,而且我也好久沒在家和你們相處了。”

    “嗯,阿姨在家休息也好。”艾西也笑了笑,繼續低頭喝粥。

    “明后天就是雙休,不如我們全家去度假村吧!”方淑華望著艾西和千瑾,突然建議道,溫潤的眼睛里閃爍著期待和興奮的光芒。

    “度假村?”千瑾一楞。

    艾西卻非常地開心,點著頭說:“好啊,我們全家還沒一起出去玩過呢!”

    “嗯,就這么決定了!”方淑華握著拳頭說,“我讓可為也把雙休空出來,全家好好去玩下!”方淑華一臉的興奮,一下子仿佛年輕了十歲似的,

    看到方淑華和艾西都那么雀躍,千瑾便也不反對。難得她們倆都那么高興,或許去度假也能讓艾西放松下心情,忘記那些不高興地事情。

    吃完早餐后,兩人便一起出發,來到了學校。

    “就是他們耶,還好意思來學校,太不要臉了……”

    “這女的我認識,是二年級美術系的,居然和自己的弟弟相戀,太不正常了,枉費長了張這么清純的臉……”

    “這個紀千瑾真下流,糟蹋這么多女生不說,連自己的姐姐都要染指,變態極了……”

    一路上都是指指點點的聲音,有唾棄的,有鄙夷地,有批判的。艾西努力自己不要在意那些話,可是那些議論依舊像利箭般射向她,把她射得體無完膚。

    千瑾用力握著她的手,毫無表情地臉如大理石般堅毅,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閃爍著堅定的光芒。艾西跟著他,一步步走向教學樓,每一步都是那么艱難,仿佛踩在刀刃上似的,而眼前的道路仿佛永遠沒有盡頭。

    “好了,你進去吧,有事打我手機。”千瑾把艾西送到教室門口,然后依依不舍地望著她。

    “你放心吧,我沒事的,你去自己教室吧。”艾西點了點頭,臉上用力擠出一個虛弱無力的笑容。

    千瑾望了她一會兒,猶豫了一下,才轉身離開,心里卻依舊不踏實。

    望著千瑾離開,艾西才轉身走進了教室。

    “真是不要臉啊,還讓弟弟送到教室,變態的戀情也不掩飾下,我都替他們害臊……”

    “噓,輕點,免得她聽到……”

    “聽到又怎么樣,做得出還怕人說嗎……”

    “之前看她哭得楚楚可憐的樣子,以為是疼惜自己的弟弟呢,原來是弟弟被人搶走了,心里不甘心,這種女人真夠虛偽的……”

    教室里,正圍坐在一起聊天的幾個女生,看到艾西走進來,低著頭湊在一起竊竊私語。

    雖然她們的聲音不大,可是艾西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那些議論聲像是冰冷而堅硬的冰雹,無情地朝她砸來,砸得她體無完膚。

    艾西握著拳頭,強忍著就快要奪眶而出的淚水,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這時,米琪也走進了教室,她興高采烈地走到艾西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問:“今天好些了嗎,有吃早餐嗎?我買了你喜歡吃的金槍魚三明治,要不要吃?”

    話還沒說完,米琪就發現艾西的臉色蒼白得嚇人,她皺起眉,擔憂地問:“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我沒事。”艾西臉色蒼白地搖了搖頭,硬擠出一個虛弱的笑容,“謝謝你米琪,給我帶了我最愛吃的金槍魚三明治。不過我已經吃了早飯了,留到中午吃吧。”

    “呃……哦。”米琪看艾西不說什么,便也不好追問,于是猶豫了下,把三明治交給艾西,然后走到艾西后排的位置坐下。

    隨著任課老師走進教室,米琪也漸漸忘記了剛才的事,認真的上起課來。

    4

    午休的時候,艾西被同班同學通知去趟教務科,說是教務主任有事找她。

    教務主任怎么會突然找她?會是什么事呢……

    艾西帶著疑惑的心情來到教務科,卻看到千瑾也在。

    連千瑾也叫了來,艾西隱隱約約覺得不會是好事。她看了看千瑾,千瑾朝她輕輕地點了點頭,似是在安撫她,讓她不要擔心。

    教務主任看到他們都到了,便開口說:“最近在學校聽到了關于你們不好的傳言。”

    “主任,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艾西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教務主任的臉色,心里隱隱有些不安。

    “是這個。”教務主任拉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張傳單放在了桌子上。

    艾西看了看,居然是昨天灑滿了學校各個角落的傳單,連教務主人都收到了!

    “這上面說的是真的嗎?”教務主任坐在辦公桌前望著他們,臉色鐵青。

    千瑾拈起桌子上的傳單,不以為然地看了眼,然后兩手一揉,把傳單揉成一團。然后在教務主任震驚的眼神中,手一揚,把揉成團的傳單扔進了身后的垃圾桶。

    艾西覺得這樣的事情似乎發生過,這家伙還是一點都沒變……連在教導主任都不放在眼里。

    “紀、千、瑾——你干什么!”教務主任站了起來,怒目瞪著千瑾,圓潤的臉氣得通紅。

    艾西戰戰兢兢地瞄著千瑾,額頭冒著緊張的汗。這家伙做事之前也沒點顧及嗎……

    千瑾不以為然地笑了笑,似乎根本沒有感覺到教務主任的怒火似的,輕松地笑了笑:“主任,這樣的謠言你也信,明顯是莫須有的罪名。我和艾西的感情是很好,可是那只限于姐弟間的感情。”

    “那……那那張照片怎么說!”教務主任生氣地指著千瑾,氣得手指都顫抖了。

    艾西拼命地向千瑾使著眼色,暗示他要收斂點。這可是在教導主任面前,而不是在他的小弟面前啊!

    可是千瑾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到艾西在給他使眼色,依舊笑得不可一世。

    他攤了攤手,用失望的眼神望著教導主任說:“教導主任,也虧你執教那么多年了,這都看不出來嗎?那明顯就是用PS軟件合成的,現在在年輕人中間很流行。”

    “你這么說……”教導主任頓時被他說得啞口無言。那張傳單已經被千瑾扔進垃圾桶了,教務主任也無法再查證,只能鐵青著一張臉,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那些只是小孩子的惡作劇,主任你那么忙就別廢功夫理會那些了,我和姐姐都不介意,是不是,姐姐?”他望向站在一旁,早就嚇得一身冷汗的艾西問道,還特別強調了“姐姐”兩個字。

    艾西一下子愣住,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能滿頭大汗地僵在原地。

    “也……也也是,我也覺得是惡作劇,所以才叫你們來了解下情況的,既然是這樣,那事情也清楚了。你們倆回去上課吧。”教務主任看到事情也無法挽回,所以趕緊給自己下了個臺階下。

    “小事一樁,不必在意,那我們先出去了。”千瑾沖教務主任禮貌地笑了笑,然后拉著僵在原地的艾西,走出了辦公室。

    “千瑾,你剛才真是太亂來了!”

    一走出辦公室,艾西就生氣地對千瑾說。嘴上這么說,不過艾西不過不得不承認千瑾的應變能力可真快……

    她當時可是像白癡一樣傻在那里了,要不是千瑾,后果還不知道會怎么樣呢。

    “嚇著你了,不好意思,不過事出突然,我也沒有辦法。”千瑾抱歉地笑了笑,突然又捏著拳頭,咬牙切齒地說,“誰知道那個卑鄙的家伙還告狀到教務主任那邊去!”

    艾西愣了愣,隨即也疑惑起來,誰到底那么恨她和千瑾,非要把他們逼到絕路上呢……

    千瑾伸出手,搭在艾西的肩膀上,望著她的眼睛安慰:“放心吧艾西,無論發生什么事,我都會保護你的!”他深邃的眸子里閃爍著堅定的光芒,讓艾西渾身一震。

    是啊,只要千瑾在身邊,她就會很安心。這或許是對他們的愛情的試煉……

    艾西微笑著點了點頭。

    黃昏。

    校園內一片死寂,夕陽把天空涂成赤紅色,似乎是要滴下血來。

    千瑾在籃球館內獨自打著籃球,運球的聲音砰砰砰地回響在空蕩蕩的籃球館內。卓亞凡走進體育館的時候,千瑾正好投了一個標準的三分球,漂亮得讓卓亞凡忍不住拍手。

    千瑾聽到拍手聲轉過頭,看到卓亞凡時眸子里的溫度驟然冷了幾分。

    “千瑾,你約我過來是為了打籃球嗎?可惜我不擅長。”卓亞凡望著千瑾,并沒有察覺到他眸子里的冷意,像往常般笑吟吟地說道。

    “不是。”千瑾不去管那個一路滾遠的籃球,轉過身一步步朝卓亞凡走近。

    卓亞凡有絲詫異,察覺到了千瑾的異樣,干笑著企圖維持和諧的氣氛:“那你叫我過來干什么呢?談心嗎,找個咖啡館更合適吧……”

    “不,這里更合適,沒人打攪。”千瑾的聲音冷得沒有一絲溫度,精致的臉繃得緊緊的,如大理石般堅毅。

    “呵呵,千瑾你是要和我說什么悄悄話嗎?我很樂意聽啦,不過今天太晚了,我還有事,不如明天我們約個地方再說。”卓亞凡感覺千瑾有點不對勁,想找個借口開溜,可是千瑾卻一步上前,抓住了他的衣襟。

    卓亞凡還沒反應過來,挨了千瑾一拳。那一拳絕對不是開玩笑,用得力道非常重,卓亞凡一下子懵了,眼前一片漆黑。

    “千瑾!你干嘛打我!我有做什么事惹你生氣了嗎?”卓亞凡捂著腫起的半邊臉,幽怨地望著千瑾,表情非常委屈。

    “你偽裝的很好,唯一的疏漏就是去學校的復印室復印。”千瑾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說道。

    卓亞凡的臉色瞬間煞白,他完全沒有想到,千瑾會知道這件事。

    不過既然他知道了,自己也沒有必要隱瞞了,卓亞凡的臉色突然一變,臉上溫和的笑臉被諷刺的冷笑給替代:“我也不怕你知道,我公布的全都是事實,你們確實做了違背天倫的事。”

    “這是我和艾西的事,和你沒有關系!你對我怎么樣都沒關系,但是我不允許你傷害艾西!”千瑾說話的同時,又狠狠地揍了卓亞凡一拳。

    卓亞凡被打飛在地上,半天都起不來,可是他依舊固執地掛著諷刺的笑容,用犀利的語言奚落千瑾:“惱羞成怒了嗎?你的樣子好丑啊,這個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你為什么要愛上自己的姐姐呢?你們真是太變態了。”

    “住口!”千瑾沖上前去,瘋狂地對卓亞凡拳打腳踢。

    卓亞凡并不求饒,倒在地上神經質般哈哈哈笑著,讓千瑾快要抓狂了。

    “閉嘴閉嘴閉嘴!”

    千瑾像是在踢一個沙袋似的,好不留情地踢著卓亞凡,可是雖然被施暴的是卓亞凡,更加痛苦難受地卻是他。

    “艾西跟著你不會幸福的……你給不了艾西將來的,你們會后悔的!”

    卓亞凡的嘴角被打破了,殷紅的血順著嘴角流下來,他的雙眼赤紅,張著破損的嘴角詛咒著。

    千瑾打累了,最后踢了他一腳,然后不再看他,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出了籃球館。

    “哈哈哈——哈哈……”

    卓亞凡瘋狂的笑聲從背后傳來,像一個可怕的詛咒般讓他無處可逃。

    千瑾緊緊地捏著拳頭,壓抑著回去繼續揍他的沖動,一路走遠。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